分类目录归档:井底天(书法)

读慕理《走进东南快报社》之后

慕理博文写道:“大学生时代,我对编报就有兴趣,那时班报是用蜡纸一字一划刻印的……报头还是我用一块木头刻出来,回忆起这段历史,真让人回味……”
确实,人到老年爱怀旧,学生时代的点点滴滴都会是最美好的记忆!
看了这段回忆文字,也触动了我的“回忆神经”——我从初中时搞黑板报开始,就与之结下不解之缘了,油印小报、油印刊物、墙报等等,也曾为《福建日报》画过题花呢……
呵,呵!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不知你有无保存一些当年的痕迹?——有如你那《鸡血疗法》照片——这将会更生动呢……
我倒是无意中幸存有几件“当年足迹”的小纸片,时而看看,也颇为感慨呢……:
1953初二《少年时自画像》
1958化学系大二《战斗快报》报头
1963实验室《实验通讯》刊头
1967实验室《天地转造反报》报头
1980《福建日报》题花之一
1985晚会舞台巨幅《地矿之声》
1986卡拉OK厅巨幅《歌舞》稿
1994《晋江投资指南》封面
2007实验室建室50周年题写《测试》

发表在 井底天(书法) | 一条评论

我涂《福通》

去年“十一”三兄弟结伴回老老家永定时,侄儿福通要我写一幅字——他看到过我涂写给文璇的似字非字、亦字亦画的《文璇》……
清明节要回老家,就用排刷赶忙涂了福通二字,恰好六弟和学文侄今年也回琯扫墓,就交差了。
在这幅《福通》上还题了:
惜福知福勤造福
变通灵通万事通

发表在 井底天(书法) | 3条评论

草书横披二幅

小陈为新居的装修早就说了给他写两幅横披,还说就写唐诗“远上寒山……”及“白日依山……”。这于他是自有偏爱,于我却心里暗乐——因为写过不止一 次了,所以比较的驾轻就熟,不用翻查字典什么的。由于平时很少写字,待到动笔时,往往很难有自己满意的作品。如果是写过了的,那写起来就比较有把握些。自 己觉得每写一次都有所长进,看起来顺一些。忽然想起,曾见过一幅栩栩如生的“虎”字,据说是写了一千幅才得来的上乘之作……一千幅啊,啊啊,可见手上功夫 得来之不易。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桑叶红于二月花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发表在 井底天(书法) | 2条评论

一幅嵌名诗隶书

生兴//文璇//宇宏//《文璇茶庄》
生花妙笔兴业勤,
文思如虹璇同心。
宇光兆禧宏图展,
茶香万里铁观音。
这首嵌名诗也算是白话诗,因为其中没有生僻的字,也没有深奥的词,近乎白话。诗中人由于文化所限,而没有更高的要求;我呢也由于水平所限而没有更好的货色。
无论是诗,无论是字,因为是自己人,所以不管好坏随意出手。
晒晒吧。

发表在 井底天(书法) | 2条评论

《百福图》之二

去年写过一幅《百福图》(算是之一了),无规则的错落参差排列,觉得效果尚好,当时就答应山景文青,等他们搬迁新居时也写一幅聊表祝贺。今年4.26他们终于搬迁新居了,那天我也去凑热闹,看到客厅墙面位置,以前那一幅《百福图》形制并不合适,所以就改为长条横幅,于是也就有了这幅《百福图》之二了,同时字体也有所变化,不那么单一了。我把两幅摆在一起,做个对照。
《百福图》之二:(40 x 180)cm

《百福图》之一:(60 x120)cm

发表在 井底天(书法) | 《百福图》之二已关闭评论


以马内利——这是为海景乔迁补壁所书。
4月26日海景乔迁新居,那天我也去了,我问海景写什么好?他未加思索随口便说:写以马内利吧。
何为以马内利?百度了一下:
以马内利,就是「上帝与我们同在」,或「上帝现身在我们当中」。
 
根据马太福音,以马内利指耶稣
Imanuel—— 以马内利
Ima—— 同在,在一起
Nu—— 我们的名词变化
el ——上帝 ,很多旧约的人的姓名 最后一个字都喜欢取个 el
 
另下载几张图片,又找出太乙赠我之《圣经》拍了一张照片,作出如下拼图:

发表在 井底天(书法) | 6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