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井底天(书法)

难得出门……

前天(28/2)16:15老两口离泉飞深。景送机场。虽是阴天,可云层之上却是阳光灿烂!我们有如在云海上踏着银白色的波浪疾飞……
飞机准点抵达,取好旅行箱走出机场,只见儿子儿媳已在迎候……
离泉前夕写了几幅字,下面即其中之一幅。

唐张继诗: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发表在 井底天(书法) | 2条评论

废纸堆里的字

我从小喜欢看字,也比较注重写字。但是,除了小学时候习过字,却未曾拜过师,临过帖,平时也不常写,这当然指的是毛笔字。只是无论走到哪里,都会留意商家招牌或门上好看的字,奇异的字,驻足揣摩一番,还有书籍杂志,甚至旧报纸或包装纸上的字也不放过,这大概就是“心摹”了吧。如此这般,久而久之,我从小在所处人群里就被认为写字好手了。后来在工作的千人单位里,还被推举为书画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呢,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了,哈哈!也因此,遇有单位里举办书法展,或省里本系统的书法展,都会去凑凑热闹。不过,每当这个时候,大都不是一笔而就——写完了总会觉得哪里写得不好,再写,原来不好的地方改进了,可又会出现新的毛病,每次写2-3幅是常有的事,总之,难得满意。于是,只能劣中求好,勉强挑出一幅凑数了,这大概就是所谓“眼高手低”吧。
最近在一卷旧纸堆里就翻出几幅十七、八年前作废了的字稿。
其一:《南方来风》——学习口口口南巡讲话有感
其二:《祖国万年青明朝更好看》
其三:《喜气洋洋》祝贺侄黄杰林碧恋新婚大喜
其四:《羊年夏月双喜》
现在把这些当年作废的字稿加盖印章拍照放到自己的网页上,也算是留下一个曾经的脚印,权作纪念。也许,这也是闲着没事找事的无聊之举吧。
不过——自娱自乐,乐在其中呀!

南方来风(忽如一夜春风来 千树万树梨花开)


祖国万年青今朝更好看


喜气洋洋


羊年夏月双喜


发表在 井底天(书法) | 废纸堆里的字已关闭评论

记忆中的年味

年味渐浓,再有两三天就“过年”了,但我却感觉不到儿时的年味——时代不同了,现在的年味似乎更加现代化、群体化,更多的体现在春运春晚、电视广播、超市里;而我记忆中的年味,却是平民化、家庭化、个体化……现在不用几家围在井边擦洗锅碗瓢盆,几家排队磨米浆预备蒸年糕、发糕、萝卜糕,香片糕,不用磨炒米粉预备印各色糕仔,不用宰鸡杀鸭,不用油炸酥肉、卤猪头肉、做香肠、腊肠、五香杂菜,不用忙着赶着一年一件新衣裳,还有忙写春联、灶糖灶饼、香烛纸钱,鞭炮焰火,还要准备一个新的小碳炉,以便除夕年夜饭“围炉”呀……呵呵!大人忙乎,年关难过;小孩梦盼,正掰着手指头算,还有几天“过年”哪……
我已经好多年不写春联了。从前每年回家过春节,写春联就是我的任务,今年算是有幸重温这仅存的记忆中的年味——写了一副春联。不过这年味也变了味:我老家兄弟多,住的是低矮的平房,房子虽小,间数却多,所以门窗也多,每个门窗都要贴春联,再加上亲戚朋友知道了也要,所以就得写好多好多春联。现在我单门独户蜗居小套房,只写一副春联也就足矣……
这是一副家传的对联:合乎中庸堪作则///德止至善可为师。我几兄弟家都用这副对联,不同的是章弟家最正统——保留了祖父的笔迹,而且有机玻璃制作,这样也不用年年更新了。

附祖父墨迹:

昨日下载了picasa3处理图片比起原来的picasa2似乎更机动有趣,可以上下前后左右随意摆弄:

发表在 井底天(书法) | 一条评论

人间正道

为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
选取毛泽东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诗句
天若有情天亦老 人间正道是沧桑
书写了下面这副对联

发表在 井底天(书法) | 一条评论

远上寒山……

近日写了几幅字,拿出来晾晾吧,这是之三(给吴浅的):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桑叶红于二月花

发表在 井底天(书法) | 远上寒山……已关闭评论

字:横看成岭……

近日写了几幅字,拿出来晾晾吧,这是之二(给彩云志平的):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发表在 井底天(书法) | 字:横看成岭……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