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剪报&文摘

据说最大的博士群体在官场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在杭州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最大的博士群体并不在高校,而是在官场。”在中国,官员凭借手中所掌握的各种资源,在博士考试中“脱颖而出”,甚至有的官员连正式的大学毕业学历都没有,却能一帆风顺摘得“博士帽”。(《钱江晚报》10月27日)
“学而优则仕”,继而“仕而优则学”,戴上“博士”、“荣誉教授”大帽不足为奇。就在去年,我国在建立博士点26年之后成功超越“英美”,一举成为世界第一“博士大国”。按说,本该赢得公众欢呼,抑或举国同庆,只可惜,公众并不买账,还有不少留洋学生诉苦,说外国根本不把中国的学位证、硕士证当回事儿。
举个例子,据西南大学研究生部相关人士透露,重庆市的区县党政一把手中,大约有一半在该校攻读博士学位。这种现象断不会只重庆才有。普通全日制的博士生尚且需要两到三年的学习研究,而官员带职读博,除去工作娱乐交际时间,所剩无几,如此境况下大多官员尚能两年就能拿到博士结业证书,其证书的含金量绝对是个问号。
官员掌管国家行政权力,如今,高校沦为行政力量的“后花园”,用最高学位证来换取官员手中的社会资源,这也是互相合作、互利互惠。在我国,学历的畸形崇拜影响广泛,甚至某个职位首先要求的便是“博士”、“硕士”学历,这为官员想方设法谋求博士学位滋生了土壤! 最大博士群不在高校在官场,说到底还是一种学术不端,当行政力量可以换取学术头衔时,学术界的浮躁之风、各种不合情理的学术氛围,也自然而然出现并泛滥了。

发表在 剪报&文摘 | 一条评论

读妻

妻 你是一本书
在岁月的阳台
读你额上的风和日丽
读你指头的春花秋果
每一个情节
都耐人寻味

妻 你没有迷人的封面
也没有粉饰的封底
任意翻开你的每一页
文字却别开生面意蕴无穷
每每读到季节的高潮
便是一心旷神怡的风景

妻 读你
我常常读得手不释卷
梦里的泪花
老是开在笨拙的嘴角
拥有你 我们的鸟巢
便拥有苹果的吉祥
阳光的斑斓

剪报(于一元)

发表在 剪报&文摘 | 读妻已关闭评论

汉字也开心

比对北说:夫妻一场,何必闹离婚呢!
巾对币说:儿啊。你戴上博士帽,也就身价百倍了。
尺对尽说:姐姐,结果出来了。你怀的是双胞胎。
臣对巨说:和你一样的面积。我却有三室俩厅。
晶对品说:你家难道没装修?
吕对昌说:和你相比,我家徒四壁。
自对目说:你单位裁员了?
茜”对晒说:出太阳了,咋不戴顶草帽?
个对人说:不比你们年轻人了,没根手杖几寸步难走。
办对为说:平衡才是硬道理!
兵对丘说:看看战争有多残酷,俩条腿都炸飞了!
占对点说:买小轿车了?
且对但说:胆小的,还请保镖了?
大对太说:做个疝气手术其实很简单。
日对曰说:该减肥了。
人对从说:你怎么还没去做分离手术?
土对丑说:别以为披肩发就好看,其实骨子里还是老土。
寸对过说:老爷子,买躺椅了?
由对甲说:这样练一指禅挺累吧?
木对术说:脸上长颗痣就当自己是美人了。
叉对又说:什么时候整的容啊?脸上那颗痣呢?
屎对尿说:干的和稀的就是不一样。
哭对器说:我哪里说得过你,你上面有两张嘴.下面还有两张嘴哟!

(剪报)

发表在 剪报&文摘 | 汉字也开心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