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鱼目混珠(诗)

青春似梦《保尔班》

(按:接到通知,下个月将在家乡举行《平和一中保尔班同学高中毕业50周年聚会》,还说要出刊一本纪念小册子,要求每位同学写一篇文章什么的。于是就写了一首小诗,拼凑了这篇杂感准备交差。)

青春似梦保尔班,

如烟往事也斑斓。

慢慢变老五十载,

友情依旧相聚难。

人生无常路漫漫,

坦然淡然得自然。

华年奉献未虚度,

有诗有酒乐天年。

我翻出了1957年《保尔班高中毕业师生合影》的老照片,呵!思绪一下子回到五十年前……一切都恍若昨天啊。看着,看着,虽然影像模糊,眉目不清,但似乎还能唤起当年的依稀记忆,这一张张稚气的脸庞,就是当年同学少年啊!可如今都已是七十上下的老人了;而当年稚气少年眼里英年倜傥的老师们,如今却更是步履蹒跚的老者,有的甚至已经作古了。看着,看着,我脑海里不由隐约浮现出当年那活灵活现的音容笑貌和烂漫天真,尽管是那么短暂,稍纵即逝,但却很愉悦很享受啊!这大概就是人们幻想的所谓时光隧道效应吧?!

呵呵!时光匆匆,人生碌碌,岁月沧桑,有去无回!

我怀念少年时光。我们曾经年轻,我们曾经追求理想,梦想爱情,寻觅希望,憧憬未来……

回想1957年,我们都是怀着那颗铭刻有奥氏名言的赤诚之心,走进大学,走进社会……我们虽然没有饱尝过战争的苦难,但却也经受了动乱的洗礼。在半个世纪的漫漫人生道路上,奥氏名言和保尔-柯察金那钢铁般的英雄形象,一直陪伴着我们,激励着我们,鼓舞着我们!

诚然,我们每一个人的机遇大不相同,景况也很不一样,但是,我们都在各自不同的岗位上,为祖国,为人民的建设事业奉献了毕生精力,可谓鞠躬尽瘁!

因为热爱生活,生活便甜美芬芳;因为热情工作,工作便出色美丽。

我很乐意再次高声朗颂:“人生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属于我们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在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呵!我们都老了,但愿我们在生命临将终结时,也能问心无愧地说:我们没因虚度年华而悔恨。

借此机会,

我要感谢母校的多年培育!感谢老师的谆谆教导!

也感谢《保尔班》这个令人一生难以忘怀的集体!

最后,我还要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是他们把我带到了这个世界上。

发表在 亦思亦录, 鱼目混珠(诗) | 青春似梦《保尔班》已关闭评论

谈诗的一封信

二00二年,我的高中同学卢林生(1961年福建师院中文系毕业,平和教师进修学校中学高级教师。)对我《珍贵的回忆》一诗作了评析。一年前,他又曾来信,对我的被侥幸保存下来的几十首诗中的若干首作了评析。诚然,写诗是一种快乐,写诗评也是一种快乐;读诗是一种快乐,读诗评同样也是一种快乐。下面就是这封来信全文,立此存照。(注:我的被侥幸保存下来的几十首诗,就在本网站之《鱼目混珠》栏目里,这些所谓的诗,正如栏目的冠名,鱼目混珠罢了。)
(更多…)

发表在 他山之石, 鱼目混珠(诗) | 谈诗的一封信已关闭评论

一位语文老教师的诗评

诗评作者卢林生同学,1961年福建师院中文系毕业,平和教师进修学校中学高级教师。

我2001/10/22——10/24从广州回母校厦大参加化学系毕业40周年同学聚会,从祖国各地包括香港前来参加者80多人,其中多数同学是毕业40年后第一次见面,那情,那景,确实令人激动,让人久久难以忘怀。由于有了这样的情感酝酿,我回到广州便有了一首小诗《珍贵的回忆》。后来卢林生同学读了这首诗,写了一些感想、评语。

上个月12-13日,我回老家后直接赶赴厦大参加毕业45周年同学聚会。虽然也很开心,见到了一些想见的及多年未见的同学,还意外见到了从美国回来的谢应瑞老师,已经太遥远而又让人回味无穷的大学生活,似乎又呈现在眼前。然而,相对而言,这次聚会心情平静了许多,似乎找不到上次那般的感觉了……不过,毕竟是一次难得的聚会,而且,还不知有没有下一次呢!那就借花献佛,用卢林生同学这篇诗评,并附上5年前我的小诗《珍贵的回忆》,为这次聚会留个纪念吧。
(更多…)

发表在 他山之石, 鱼目混珠(诗) | 一位语文老教师的诗评已关闭评论

怀念卢两位(卢鸣)同学

四年前,悄悄地你离我们远去
没有张扬,甚至连亲朋好友
也不肯透露半点消息
只带走不多的烦恼和割舍不掉的牵记
却给我们留下太多遗憾和沉重的记忆
……

其实,你就在不远的某个远处
只是没有地址,也没有归期
但是,我知道你无时不在倾听
我们不尽的哀思、念想和心绪
冥冥之中给我们前行的力量和勇气
……

我知道,我们终会再次相遇
虽然,日子还有些遥遥无期
在不知什么时候的时候
在不知什么地方的地方
我们还能像从前那样漫谈畅叙——
……

(2006/9/16)

发表在 亦思亦录, 鱼目混珠(诗) | 8条评论

珍贵的回忆

这首自由诗是2001年秋天回母校参加厦门大学化学系57级-61届同学聚会后写的,虽然诗中用了三个省略号……,但仍觉得有一些话不吐不快,所以便加了一些注释。虽如此,还是意犹未尽呵!

发表在 鱼目混珠(诗) | 珍贵的回忆已关闭评论

甲申岁末会友五首

—-亦灵亦思偕洪朱二君同赴茂名会见海天同学

亦灵年年到羊城,
客座研究探微生。
久未谋面常相忆,
一年一见许多情。

二亦兴会黄岗边,
驱车茂名约在前。
海角天涯终可聚,
琯溪一别五十年。

大雨滂沱海天情,
预订酒家喜相迎。
车上车下急相认,
往事如烟慢品评。

又见锡裕却偶然,
二十年前聚武汉。
亦灵设宴三人饮,
雪染霜缀弹指间。

灵伴朱君初相见,
却道小溪是故园。
本来应是旧相识,
西山同学高二年。

附记:2004/12/21傍晚我如约抵穗,歇脚广测招。18点,灵朱从洪处归,得见,面生的朱源水君竟是中学高两班同学!是夕,广科院广微所宴灵,同往,席间知冬至。翌晨,地化所洪锡裕君来,上次见面是1984年在武汉,两次见面均甚意外。共进自助早餐,毕,四人同赴茂名。高速初通,车极少。近午12点抵茂名。大雨中多次问路,终见五十年未见的小学初中同学陈海天。径赴酒家,有槟榔芋薏米煲、X鸡等名肴,灵喝二杯装白酒,好酒量!餐毕,晴。到海天家,喝茶,照相。17点许离茂,约22点抵广微专家公寓。二亦聊至凌晨2点,眠。12/23 7点起床,餐毕,漫步黄花岗,登一步一低头石阶,凭吊七十二烈士石碑。照相。约10点小冯车来,道别,离穗返番禺。
2005/1/8 亦思于番禺

发表在 亦思亦录, 鱼目混珠(诗) | 2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