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我的诗

珍贵的回忆

这首自由诗是2001年秋天回母校参加厦门大学化学系57级-61届同学聚会后写的,虽然诗中用了三个省略号……,但仍觉得有一些话不吐不快,所以便加了一些注释。虽如此,还是意犹未尽呵!

发表在 我的诗 | 珍贵的回忆已关闭评论

甲申岁末会友五首

—-亦灵亦思偕洪朱二君同赴茂名会见海天同学

亦灵年年到羊城,
客座研究探微生。
久未谋面常相忆,
一年一见许多情。

二亦兴会黄岗边,
驱车茂名约在前。
海角天涯终可聚,
琯溪一别五十年。

大雨滂沱海天情,
预订酒家喜相迎。
车上车下急相认,
往事如烟慢品评。

又见锡裕却偶然,
二十年前聚武汉。
亦灵设宴三人饮,
雪染霜缀弹指间。

灵伴朱君初相见,
却道小溪是故园。
本来应是旧相识,
西山同学高二年。

附记:2004/12/21傍晚我如约抵穗,歇脚广测招。18点,灵朱从洪处归,得见,面生的朱源水君竟是中学高两班同学!是夕,广科院广微所宴灵,同往,席间知冬至。翌晨,地化所洪锡裕君来,上次见面是1984年在武汉,两次见面均甚意外。共进自助早餐,毕,四人同赴茂名。高速初通,车极少。近午12点抵茂名。大雨中多次问路,终见五十年未见的小学初中同学陈海天。径赴酒家,有槟榔芋薏米煲、X鸡等名肴,灵喝二杯装白酒,好酒量!餐毕,晴。到海天家,喝茶,照相。17点许离茂,约22点抵广微专家公寓。二亦聊至凌晨2点,眠。12/23 7点起床,餐毕,漫步黄花岗,登一步一低头石阶,凭吊七十二烈士石碑。照相。约10点小冯车来,道别,离穗返番禺。
2005/1/8 亦思于番禺

发表在 亦思亦录, 我的诗 | 2条评论

钢光印象:T铁之歌八首

钢光印象:T铁之歌八首

一.

在美丽的珠江之畔
有一座闪亮的
T铁之城——钢光
走进钢光
只见姹紫嫣红的杜鹃
爬满围墙
苍翠欲滴的绿树芳草
更是抢眼
院子里修剪齐整的九里香
像少男少女刚刚美容梳妆
那三棵高俊的大叶榕
犹如钢光娇健的雄姿
苍劲 挺拔 潇洒 茁壮
呵!不是花园,胜似花园 (2004/11)
(更多…)

发表在 亦思亦录, 我的诗 | 4条评论

七亦‘考古’终于尘埃落地

亦X?亦X?六亦?七亦?经过近两个月往复来回无线有声的‘考古’,广州-武汉-平和-北京-漳州,有的翻箱倒柜寻找老照片,有的打开尘封多年的记忆八宝箱。想当年,正当高中青春期,思想最为活跃,最富幻想,最有追求,最多美梦,最爱……。我们几个住在镇上常在一起晚自习的同学,便不时会有海阔天空漫无边际地聊天,真是一段令人难于忘怀又已蒙上了厚厚尘土的少年时光……亦X亦X就是那时候的‘产品’。这次,先是文华肯定他就是亦望,随后肇庆来电,说阿涛至今尚未忘记自己是亦曼,最后,肇璋与我不约而同地都想起了亦雲。呵!终于水落石出,恢复了同学少年的本来面目,哈哈:) 原来是‘七亦’也:
亦毅——卢两位
亦灵——何添福
亦然——吴肇庆
亦望——朱文华
亦曼——曾瑞涛
亦雲——吴肇璋
亦思——吴五福 (2004-12-2)

附‘考古’诗:

四十七年前
我们
一群乳臭未干的小伙
六亦?七亦?
往事如烟也……
如今
只记得
亦毅——卢两位
亦灵——何添福
亦然——吴肇庆
亦望——吴肇璋?
亦思——未满18岁的我
还有
亦X——曾瑞涛
亦X——朱文华?
呵呵
等待来日”考古”吧 ( 2004-10-09)

发表在 我的诗 | 3条评论

辞旧岁

腊月的寒风吹来,
梅花依然开放了,
花瓣儿轻漫地戏舞着……
梅花呀,
知了否?过了今宵,
一年又将匆匆飘过? (1960/12)

发表在 我的诗 | 辞旧岁已关闭评论

为劳逸结合而写

朋友们,当你们伏于案头,
凝视着天花板在沉思:
——钻进分子里
和原子底电子层里,
——捉捕那
圆滚滚光溜溜的熵,
——迷神于《矛盾论》,
是普遍矛盾或特殊矛盾,
而疲劳了一整天之后,
朋友们,来吧!
呵!短发的长辫子的朋友们!
路旁那红艳艳的野花,
池边那娇滴滴的莲荷,
滩沿那白乳乳的柔波,
在向你们招手呢!
去吧,呵!朋友们!
去打球游泳翻双杠,
去下棋唱歌嘭恰恰!
夕阳美景,
清风畅吹,
我们三三两两,
纵情谈吐,
捧出己心,心比夕阳美!
倾出衷情,情似清风畅!
看哪!翘着尾巴的银燕,
在绿水草叶间遨游,
鼓着眼球的金鱼,
在蓝天白云里驰飞,
那么,你们一天的疲劳,
都将随风去也!
你们欢歌,
你们跳跃,
你们如像触了电流!
你们的血管里,
重又充满了激流般的红色热汁。
朋友们!去吧!
以更大的革命干劲,
―――再去解剖矛盾!
―――再去捉捕熵!
―――再去大闹原子宫! (1960/6)

发表在 我的诗 | 为劳逸结合而写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