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亦思亦录

我的2008

再过几个钟头2009年元旦的钟声就要敲响,如果也用一个字来概括我的2008年,我想应该是“网”字。

我的退休生活是平淡的,散漫的,简单的。不用准点上下班,无需忙忙碌碌,没有事业的追求,没有诸多矛盾和压力,不用观言察色与小心翼翼,没有黑脸与白眼,没有操不完的心,没有烦恼,也没有闪光的斑斓……

但,有一个亮点——因特网。我每天大都是早餐之后,有时更是早晨洗漱之后就打开电脑。首先是看看自己的个人网站《五福在家 自得其乐》,有无评论或留言或消息什么的。再看看邮箱,有无亲朋好友的消息。接着便是自由浏览了。

浏览天下大事,首选凤凰与新浪,其次是新浪网的“综合体育”。自从7月份改为不限时宽带之后,就多了浏览电子版报刊,最常阅读的是《参考消息》、《广州日报》、《美术报》。其他的还有《环球时报》、《京华时报》、《新京报》、《泉州晚报》……等。有时也在线看看电影。

更多的是,不时更新《五福在家 自得其乐》——或短文、或图片、或自己写的字、或转载……一年来,总共更新约77次。至今在i170网站,浏览数已达1166073(网址:wuwufu.com);2月份以后又在百度备份。个人网站就像自留地,一有空闲就会来转转;也像自己的孩子,会百般关爱。

这 里应该特别提到的是老伴对我的宽容,她理解我的偏好和执着,所以便包揽了几乎所有的家务。我么只是每天做做果酱,多为芭乐、桃子、青枣、苹果、胡萝卜、柚 子等混合搅拌而成。再就是每周做一次馒头。其它的便自由灵活掌握了,最多给她当个下手。这样我的时间就多了,所以做起事情来,还是可以从容不迫地慢慢来。 顺带一句,老伴做家务之外的几乎所有时间,都在看年初在深圳时儿媳送她的两大册《求医不如求己》,宝贝似的,甚是钟爱,并在自己身上东敲敲,西按按,一年 来持之以恒,兴致不减,而且功效初现,感觉良好……

年初曾到深圳与儿子儿媳小住,期间曾去一次广州番禺,会了几位朋友。也曾到香港一遭,走马观花。秋高气爽时节,曾随同单位老人们到火山岛地质公园一游。

回老家两次。一次清明节扫墓,拜祭先人;另一次5月底岳母仙逝(享年89岁),最后送她一程。也难得见到不少亲友同学。

年末陪同章弟与弟媳郊游,难得登临清源山山顶……

每月都会到图书馆借4本书。所看的书较杂,但没有看过小说。

有时应约也写写毛笔字及签名设计,还设计了一个商标《文璇茶庄》。

慢跑或散步几乎每日必修,但并不定时,灵活处之。

血糖偏高,血压正常。基本不吃药,暂时还不用常跑医院或药店。

大概如此,我的2008。

别了,我的2008!

发表在 亦思亦录 | 一条评论

震,一个字表征2008

2008年即将过去了。

据报道,12月12日是日本的“汉字之日”,日本汉字能力检定协会在京都清水寺宣布,“变”字被选为最能象征2008年世态的汉字。征集活动中共收到111208 件投稿,其中6031件选择了“变”,选择“变”的理由包括日本首相短期内换人、提倡“变革”的奥巴马当选美国下任总统、全球金融形势动荡不安等。

如果我们也有这样的征集活动,立足国情,我认为“震”是最能最能象征2008年世态的汉字。理由有三:

1.2008.5.12下午2点28分,我国汶川发生强烈地震,举世震惊

2.2008.8.8开幕的北京奥运会大获成功,让中国骄傲,让世界震撼

3.2008年末美国华尔街金融危机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强烈震荡

于是写下几个“震”字,聊表纪念。

 

 

 

发表在 亦思亦录 | 震,一个字表征2008已关闭评论

“摸着老君鼻,吃到一百二”

泉州有个清源山——又名齐云山、泉山。海拔498米。古人称之为“闽海蓬莱第一山”。离城仅3公里。

清源山有个羽仙岩,因有老君石像,遂称老君岩。山不高而时见云雾缭绕。

老君岩下有一尊老子石雕坐像——全国重点保护文物——它是我国现存最大、雕技最绝、年代最久的道教石雕造像,因此文史界人士戏称之为“老子天下第一”。它虽历经千年风雨沧桑,依然栩翎如生。你看他左手扶膝,右手凭几,垂耳飘髯,目光炯炯,呵!这生动逼真的造型,精美传神的韵味,夸张写意的线条,质朴淳厚的内涵,使这尊老君石像显得格外慈祥可亲,令人心驰神往,充满了一种温馨的人情味。

在民间,这尊老子石像还是健康长寿的象征。泉州有句俗语:摸着老君鼻,吃到一百二,(闽南话“鼻”、“二”同韵),意思是说,谁能摸到老君的鼻子,可以活到一百二十岁。可是真要摸着他的鼻子也不容易呢!——须知:坐像高5.63米,厚6.85米,宽8.01米呀!

那天我们一行游览至坐像前,正有导游给她带团的驴友们拍“摸鼻照”呢。我们也效仿着照张“摸鼻照”留念吧——虽未真摸着鼻子,但也看似摸着鼻子呀!——即使未能活上一百二,一百岁也好呀!长寿之心,人皆有之。哈哈!

顺便记上一笔,那天我们一行有男有女老中青四人都登临山顶,而后又徒步缓缓下山来。

发表在 亦思亦录 | 4条评论

画家的眼睛

上个月中旬末Z弟及弟媳来泉州待了两三天,我陪他们到清源山、开元寺、西湖公园、闽台缘博物馆……各处走走看看,我俩都随带相机一路聊天一路拍照。其间,我发现我俩所取镜头有相似之处——取景照人,也有不相同之处——他是连树根,屋顶,地面,绿丛……都拍。但回家在电脑上一瞧,呵!他拍的那些毫不起眼的平常景物,都成了一幅幅美图,这很令我惊诧。原来他有一双画家的眼睛,他能在平常的事物中发现常人发现不了的美。难怪他出门常带照相机,就在这“咔嚓咔嚓”之中,搜集积累着创作素材。

同样的道理,在日常生活中,在普通人群里也隐藏着许许多多的“美”,等待着人们去挖掘,去发现,只是也需要有一双像画家一样的眼睛。

 

发表在 亦思亦录, 未分类 | 7条评论

还是不可思议

昨日浏览《广州日报》看到一则新闻,说是素有“华邮之王”的“红印花加盖小字当一元” 邮票,1996年首次拍卖最终以180万元拍出,而在2006年嘉德春季拍卖会上,这枚邮票又以242万元的高价刷新了“红印花小字加盖当一元”的拍卖世界纪录……

呵呵!什么是不可思议?这就叫不可思议!

我google了一下,原来:

红印花8种加盖票中,以加盖小字当1元票最为罕贵,根据集邮家多年探索研究,迄今有实物或照片为凭者存世共31枚,其中30枚为新票,另1枚为销八卦戳的旧票。因旧票为仅有的孤品,被视为国宝级珍邮,现作为镇馆之宝珍藏于中国邮票博物馆。其目录牌价为300万元人民币。

也是仅此而已。非集邮之人,实难理解。小小一枚邮票值300万元呀——

 

发表在 亦思亦录 | 一条评论

读印

最近读了一方印章,即国画大师李可染的“七十始知己无知”,他说:“现在不知不觉已是七十以外了,我总结了一下,刻了一方图章”七十始知己无知”,意思是天地之大,万物之广,道理之深,自己所学所知,微不足道。总结自己,七十生涯,深感无知,要从”零”学起。”


在欣赏了这方寸之间美妙的线条之余,也更加感悟到知识之无边无艮及古人所云活到老学到老的深意。如今自己也已年届七十了,审视一生所经所历,感触良多。细想,即使是自己所从事了一辈子的专业,也还是知之甚少,微不足道,更不要说专业以外的了。回想大学时以为懂得很多,到毕业后才知道什么都不懂;到了中年,正如孔子所说“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又以为什么都懂,到了晚年才觉悟其实还是什么都不懂!

呵呵——还好,学习也是一种快乐,尤其是学习自己所兴趣的东西。

发表在 亦思亦录 | 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