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亦思亦录

复lxh信

原文《七亦‘考古’终于尘埃落地》:http://wuwufu.com/?p=100

lxh:你好!久违了,你都已升级了!
谢谢你看了我的网页!唉,要是你爸还在那该有多好啊!!我们有太多太多值得回忆的东西来回忆,你爸又很勤于笔耕,每次给我写信都是3—4张纸,谈如何为研究生备课上课,谈时政谈出游,谈家乡谈同学,谈家事谈饮食,谈买车谈修房,谈晓东谈晓华,甚至谈养龟谈养鸟,观察笼里笼外鹦鹉嬉闹调情的种种趣事……他还几次邀我们到上海,一起到苏州无锡等地游玩,说家中有房,吃住方便……唉!唉!哪知走得如此匆忙!不要说我们还尚未享受回忆,甚至没有半句话别……我很珍惜同他的友情,我很怀念同他的友情,我还保存着他写给我的许多信件,隔一段时间我便会拿出几封来读一读,好像他并没有走,而是出了远门,我好像是在读刚收到的远方来信……(亦思)

发表在 亦思亦录 | 26条评论

享受回忆——三个老人的e-mail热线

享受回忆——三个老人的e-mail热线
我和LLK是高中同学,和CHT是小学初中同学,而我们三人同为初中同学。
我和LLK1957年高中毕业后,我到厦大化学系,他到南京工学院土木建筑系。毕业后他分配到大庆油田,开始几年还有通信,到了后来就音信渐稀及至全无了。自从58年大一暑假探家时,在家乡见了一面之后,直到1998/03/28才在广州再次相逢!一晃竟四十年!原来他离开大庆到郑州已将近30年了,这次出差广州,知道我在番禺而联系上的。接到第一次电话时,真有他乡遇故知,喜出望外之感呵!由于已通过几次长话,又预先约定了见面地点——广州江南西路石油燃气大楼,所以倒没有发生什么或尴尬或意外或其他有趣的事情。(LLK——两坤)。
我和CHT是小学四年级开始至初中同学,他说我俩小学时同桌呢,我却记忆模糊。初中毕业之后就各分东西。后来知道他读漳州一中,再后来就渺无音信了……直到前年,武汉同是初中同学的HTF,不知从哪里得来消息,知道他在茂名,所以电话约我,等出差广州时,一同前往与之相会,于是才有2004/12/22在茂名的雨中相会。原来他高中毕业后就读长春汽车拖拉机学院,工作在长春,28年前调到茂名。这一晃却是五十年呵!这次见面有诗为证,其一:二亦兴会黄岗边/驱车茂名约在前/海角天涯终可聚/琯溪一别五十年。 其二:大雨滂沱海天情/预订酒家喜相迎/车上车下急相认/往事如烟慢品评。(CHT——海天; 二亦——亦灵,亦思; HTF——添福,即亦灵)。
然而,LLK与CHT,他俩1954年离别之后,至今已五十二年了,尚无缘相见呢!
好在如今有了电脑,我们仨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
我同LLK的e-mail联络已经几年了。他老来兴起,赋诗填词,且颇有收获,有了新作,就发个e-mail。我建了《五福在家》个人主页,就请他浏览,如有更新也发个e-mail。每逢佳节,互相发个贺卡,问声好!有时也发个照片什么的,但那时的网联相对还是稀疏的。突然地,两个月前收到CHT的e-mail,说他也上网了。真太高兴了!我立即把这一消息告诉LLK,于是郑州——茂名——泉州就建起了一条e-mail热线。
这下可热闹了,人们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我们三个老头也一台戏呢!我们回忆了许多小时候的伙伴;回忆小学初中的老师,早先的房舍,小路,池塘;回忆家乡的风味小吃与特色糕点;回忆五十多年前的玩乐,考试,甚至恶作剧……呵呵!e-mail频繁地收发,一般隔天往返,有时当天即回。如果三两天没有信息,心里便觉得若有所失,而多了一份翘盼和念想。我们有回忆,有联想,有疑问,有答疑,有感慨,有兴叹,有焦急等待时的心燥,有不经意间得到时的惬意……
点滴记忆,无限情怀!真是乐在其中也!这般快乐,个中滋味,可以意会,却难言说……
有一位小字辈旁观者wxh评说:
三个老头,
用一条电子网络的绳子,
回放童年趣事,
不时,
发出感慨的笑声……
夕阳无限好,
尽情享受吧!
是呵是呵,我们正享受着回忆的快乐!

发表在 亦思亦录 | 6条评论

蓦然回首,她在灯火阑珊处

蓦然回首,她在灯火阑珊处……
我说的是一种心情,一种感觉。她,是指地矿部功勋单位——福建省闽东南地质大队基地的院落。她坐落在清源山东南麓,西距泉州约5公里,东邻华侨大学约2公里。

事情是这样——上个月,我儿wlj给我发来两张google卫星地图,一张地质队的,另一张泉州汽车站附近的,问:找到家了吗?我找呀找,在福(州)厦(门)公路泉州东门外仕公岭路段北侧1公里处,呵!绿茵丛中有个几十幢楼房的院落,这便是了。但,知人却不知面,找不着北。于是Email鲁加,他即刻又发来一张放大的地图。再找呀找,呵呵!真是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她在灯火阑珊处……我终于看到了她那久违了的既熟悉又亲切的面容——那十几幢宿舍楼,那办公楼、地质楼、实验楼,那树、那山、那交错的小路,还有那篮球场、门球场、汽车教练场以及场上的教练车……呵呵!一切都历历在目啊!我在这儿生活了十五年,又离别了11年……地图竟这么精确而又清晰!我正慢慢地溜达溜达……

看着地图(点击查看大图),不由回想起1981年,地质系统体制改革,由原省地质四、五、七、九四个队合并,在泉州组建成立了福建省闽东南地质大队,负责宁德、莆田、泉州、漳州、福州、厦门等地区的地质找矿工作。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历史总是这样曲折迂回地前进……这一次,也算是一次轰轰烈烈的壮举了,这支新组建的地质队竟是一支千人之大军!而同样由四个实验室合并组建的福建省地质矿产局泉州实验室也有85人之众。乘此改革之风,我便由工作了十年的花果之乡漳州,来到了历史文化名城泉州。
一提起”地质”,人们就会联想到深山老林,渺无人烟,爬山涉水,风餐露宿……的确,刘少奇就称地质队是和平时期的游击队。社会上甚至流传有民谣:有女不嫁地质郎,一年四季守空房,有朝一日回家转,带回一堆旧衣裳。想想过去,看看现在,实在不可同日而语!当年,地质队有这样的基地,这样的花岗岩楼群,这样的队伍规模……在全国也是少见的,难怪多有前来参观者,确实也大大地风光了一回……

发表在 亦思亦录 | 2条评论

记忆故乡

故乡永远是梦与幻不尽之源泉。尤其是老年人记忆中儿时的故乡,经常让人在睡梦中流连忘返……

发表在 亦思亦录, 慢慢变老 | 2条评论

你的名字有故事吗?

我的名字叫五福,但我在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七,而我的晚辈又称呼我三叔,三伯,三舅……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这是为什么?
我们兄弟姐妹的名字都是我祖父取的。祖父吴名山,号南寮,对易经对书法都有一定的造诣,人称 ‘南寮仙’,百多年前在平和设有‘择日馆’,家居合德巷,现家中尚有一家传手书对联:合乎中庸堪作则/德止至善可为师,还有一避邪咒语口传后世:乾元亨利贞,天地引吾行……
我有四个姐姐,二个哥哥,四个弟弟。如果按先来后到排列,应是大姐,二姐,三哥,四姐……但不,而是男女分列,女列依次为月华,月英,宝珠,宝玉,老三是男的,于是男列依次为三阳,四维,五福,六鳌,七章,八贤,九隆。这便是为什么我排行第七,名字却叫五福,而又被晚辈称呼为三……之缘由了。
何为五福呢?据最古老的《尚书》记载,五福大意为第一福长寿,第二福富贵,第三福康宁,第四福好德,第五福善终。五福齐备,应是幸福的最高境界了。然而,人一生的境遇能有这么完美的应是少之又少的,这只不过是人们的一种美好祈盼罢了。况且,对于幸福,自古以来就有种种不同的理解与定义,如:
马克思说:斗争就是幸福。
法国诗人哥德说:幸福寓于真正的劳动和创造之中。
古希腊学者亚里士多德说:所谓幸福的生活是指依赖道德的生活。
还有人认为健康即幸福;为别人即幸福……等等,等等。
‘五福’这名字就本义而言不能说不好,但,‘吴五福’呢?就未必。由于吴与无、吾均同音,所以多解也!然而,一个人的名字,本来就是符号而已,不必太看重了。回想我从小到老,就曾经用过好些名字:五福,亦思,牧童,吴艾,任愁,聊天,五湖……等等,其中有的名字背后也许隐藏有故事,但大都只是或作为写文章笔名,或为了写在新书扉页上,或签于信末,如此而已。总之,只是一个记号罢了。当然,人们都喜欢自己有个好名字——好叫,好听,易写,易记,意思又好的名字。我给儿子取的名字‘吴鲁加’,自我感觉就不错:愚笨而且有加!哈哈:) 但前面冠以‘吴’,作‘无’解,则也并非那么愚笨,恰到好处也!联想苏东坡有诗云: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也有些意思呢!前几年也曾为一广州老朋友的孙子取名‘朱可亮’,朱与珠同音,亮与靓同音,直白,响亮,意思也好,小时候是‘靓仔’,长大了将来必定成材呢!所以这名字颇受青睐、赞赏。况且,日后小伙伴们在一起玩乐,总喜欢互相叫绰号,那他的绰号一定是‘诸葛亮’了! (2004/11/23)

发表在 亦思亦录 | 一条评论

甲申岁末会友五首

—-亦灵亦思偕洪朱二君同赴茂名会见海天同学

亦灵年年到羊城,
客座研究探微生。
久未谋面常相忆,
一年一见许多情。

二亦兴会黄岗边,
驱车茂名约在前。
海角天涯终可聚,
琯溪一别五十年。

大雨滂沱海天情,
预订酒家喜相迎。
车上车下急相认,
往事如烟慢品评。

又见锡裕却偶然,
二十年前聚武汉。
亦灵设宴三人饮,
雪染霜缀弹指间。

灵伴朱君初相见,
却道小溪是故园。
本来应是旧相识,
西山同学高二年。

附记:2004/12/21傍晚我如约抵穗,歇脚广测招。18点,灵朱从洪处归,得见,面生的朱源水君竟是中学高两班同学!是夕,广科院广微所宴灵,同往,席间知冬至。翌晨,地化所洪锡裕君来,上次见面是1984年在武汉,两次见面均甚意外。共进自助早餐,毕,四人同赴茂名。高速初通,车极少。近午12点抵茂名。大雨中多次问路,终见五十年未见的小学初中同学陈海天。径赴酒家,有槟榔芋薏米煲、X鸡等名肴,灵喝二杯装白酒,好酒量!餐毕,晴。到海天家,喝茶,照相。17点许离茂,约22点抵广微专家公寓。二亦聊至凌晨2点,眠。12/23 7点起床,餐毕,漫步黄花岗,登一步一低头石阶,凭吊七十二烈士石碑。照相。约10点小冯车来,道别,离穗返番禺。
2005/1/8 亦思于番禺

发表在 亦思亦录, 鱼目混珠(诗) | 2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