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高考

今年高考已经结束了。说高考牵动着千百万颗心,实在不为过!报载2007年高校招生报名人数约1010万人,那就是说,它牵动着的不止是千百万颗心,而是千百万个家庭啊!
然而仔细想想,与三十年前恢复高考时的情形相比,其实似大可不必如此紧张的。据说今年计划招生567万人,预计录取率为56%;而三十年前的1977年,参加高考人数高达570万人,却仅有27万人被录取,录取率5%都不到,这才叫千军万马争过独木桥啊!
继续阅读“回想高考”

《保尔班》同学聚会追记

平和一中《保尔班》高中毕业同学50周年聚会4月8日在母校举行了座谈会。28位同学及部分同学夫人出席座谈会,92岁的林钦慈老师、84岁的杨大来老师和82岁的卢镇荣老师应邀出席并即席讲话,会上向三位老师送匾,表达感恩之情,县教育局长陈耀灯和母校校长赖乐生也到会讲话,座谈会由叶亚谅主持。9日游览了三平寺,据说广济祖师公灵感显赫,驰名中外;参观了坂仔林语堂故居,曾撰联自说“两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的幽默大师林语堂就是在这里出生并度过他的童年。晚上在《喜来福》会餐,席间大家举杯频频,颇尽酒兴。
…… 记忆之中,从小溪老城中心——三角坪西行市尾菜市穿过坎头路,便是一条不知走过多少遍的不长的小路,小路右侧有个农械厂,小路左侧是一条数米宽的小河,过了河表牌坊就是母校的东大门了,牌坊南面是体育场,记得东大门近邻还有一片芭乐园,夏天这里可是纳凉读书的好去处呢。后来大门移到了南面,也气派多了。南大门面对“溪园”村落,这便是驰名的平和“琯溪蜜柚”的发源地了。走进校门……呵!这就是多少次梦中萦绕的亲切的母校!
继续阅读“《保尔班》同学聚会追记”

青春似梦《保尔班》

(按:接到通知,下个月将在家乡举行《平和一中保尔班同学高中毕业50周年聚会》,还说要出刊一本纪念小册子,要求每位同学写一篇文章什么的。于是就写了一首小诗,拼凑了这篇杂感准备交差。)

青春似梦保尔班,

如烟往事也斑斓。

慢慢变老五十载,

友情依旧相聚难。

人生无常路漫漫,

坦然淡然得自然。

华年奉献未虚度,

有诗有酒乐天年。

我翻出了1957年《保尔班高中毕业师生合影》的老照片,呵!思绪一下子回到五十年前……一切都恍若昨天啊。看着,看着,虽然影像模糊,眉目不清,但似乎还能唤起当年的依稀记忆,这一张张稚气的脸庞,就是当年同学少年啊!可如今都已是七十上下的老人了;而当年稚气少年眼里英年倜傥的老师们,如今却更是步履蹒跚的老者,有的甚至已经作古了。看着,看着,我脑海里不由隐约浮现出当年那活灵活现的音容笑貌和烂漫天真,尽管是那么短暂,稍纵即逝,但却很愉悦很享受啊!这大概就是人们幻想的所谓时光隧道效应吧?!

呵呵!时光匆匆,人生碌碌,岁月沧桑,有去无回!

我怀念少年时光。我们曾经年轻,我们曾经追求理想,梦想爱情,寻觅希望,憧憬未来……

回想1957年,我们都是怀着那颗铭刻有奥氏名言的赤诚之心,走进大学,走进社会……我们虽然没有饱尝过战争的苦难,但却也经受了动乱的洗礼。在半个世纪的漫漫人生道路上,奥氏名言和保尔-柯察金那钢铁般的英雄形象,一直陪伴着我们,激励着我们,鼓舞着我们!

诚然,我们每一个人的机遇大不相同,景况也很不一样,但是,我们都在各自不同的岗位上,为祖国,为人民的建设事业奉献了毕生精力,可谓鞠躬尽瘁!

因为热爱生活,生活便甜美芬芳;因为热情工作,工作便出色美丽。

我很乐意再次高声朗颂:“人生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属于我们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在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呵!我们都老了,但愿我们在生命临将终结时,也能问心无愧地说:我们没因虚度年华而悔恨。

借此机会,

我要感谢母校的多年培育!感谢老师的谆谆教导!

也感谢《保尔班》这个令人一生难以忘怀的集体!

最后,我还要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是他们把我带到了这个世界上。

叔叔安息吧!

呵呵!黑色的3.18!是日傍晚,噩耗传来,我早年参加新四军的叔叔,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与世长辞了,享年87岁。惊闻噩耗,顿觉脑子一片空白,心中凄然怅然,若有所失,不胜悲痛!我在闽六兄弟——三阳、四维、五福、六鳌、七章、九龙等联名赠联以表深切的敬意和沉痛的哀悼:

南征北战戎马生涯劳苦功高鞠躬尽瘁成千秋伟业

东进西展奋斗终生光明正大风范长存留万世芳名

我叔长期对我等晚辈多方关怀、教诲和鼓励,不胜感激,怀念之余,特影印其来信笔迹一封,以资纪念,寄托我们的哀思与念想。

叔叔安息吧!我们永远怀念您!

叔叔笔迹-a1

 

叔叔笔迹-a2

也许你不知道

这些事,也许你不知道。我以前就不知道。
看似平常的“你-我-他”的出世,其实是一件极其伟大的生命奇迹。
最近翻阅吴清忠的《人体使用手册》,下面是郑辛遥为该书所绘插图之第一张漫画:

该书写道:人体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而制造方法却很简单,一对男女在一起,一不小心就会制造出一个人来……

多么简单,又多么浪漫!

要说简单确实很简单:精子1+卵子1=人1

但是,上面的方程是有条件的,只有特定的精子加特定的卵子在特定的严格条件下才可以实现。所以在这简单的背后是另有隐情,另有精彩呵!

请看下面摘录的资料,它们也着实让我大为惊讶。
继续阅读“也许你不知道”

看着五十年前的老照片

去年这个时候,我正在办理第二次退休。一眨眼工夫,一年就悄然无声地过去了!不过,其实别说是一年,就是十年,几十年又怎样?也是弹指一挥间啊!下面这张老照片,就是52年前——福建平和中学初中毕业师生合影,也恍若昨天的事。看着,虽然影像模糊,眉目不清,但似乎还能唤起我五十多年前的依稀记忆,这一张张稚气的脸庞,就是当年同学少年啊!可如今都已是七十上下的老人了;而当年稚气少年眼里英年倜傥的老师们,如今却更是步履蹒跚的老者,有的甚至已经作古了。呵呵!时光匆匆,人生碌碌,岁月沧桑,有去无回!

下列名单中桔黄色是当年的老师,蓝色则是现今仍或疏或密有着电话或E-mail联系的同学。每当我写出一个名字,我的脑海里都会隐约浮现出当年那活灵活现的音容笑貌,尽管是那么短暂,稍纵即逝,但却很享受啊,这大概就是人们幻想的所谓时光隧道效应吧?!

我怀念昔日的同学少年。我期待联系更多的旧时同窗。我希望有人来对名单补遗或更正,使之成为一份完整的名单。
继续阅读“看着五十年前的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