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你不知道

这些事,也许你不知道。我以前就不知道。
看似平常的“你-我-他”的出世,其实是一件极其伟大的生命奇迹。
最近翻阅吴清忠的《人体使用手册》,下面是郑辛遥为该书所绘插图之第一张漫画:

该书写道:人体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而制造方法却很简单,一对男女在一起,一不小心就会制造出一个人来……

多么简单,又多么浪漫!

要说简单确实很简单:精子1+卵子1=人1

但是,上面的方程是有条件的,只有特定的精子加特定的卵子在特定的严格条件下才可以实现。所以在这简单的背后是另有隐情,另有精彩呵!

请看下面摘录的资料,它们也着实让我大为惊讶。
继续阅读“也许你不知道”

看着五十年前的老照片

去年这个时候,我正在办理第二次退休。一眨眼工夫,一年就悄然无声地过去了!不过,其实别说是一年,就是十年,几十年又怎样?也是弹指一挥间啊!下面这张老照片,就是52年前——福建平和中学初中毕业师生合影,也恍若昨天的事。看着,虽然影像模糊,眉目不清,但似乎还能唤起我五十多年前的依稀记忆,这一张张稚气的脸庞,就是当年同学少年啊!可如今都已是七十上下的老人了;而当年稚气少年眼里英年倜傥的老师们,如今却更是步履蹒跚的老者,有的甚至已经作古了。呵呵!时光匆匆,人生碌碌,岁月沧桑,有去无回!

下列名单中桔黄色是当年的老师,蓝色则是现今仍或疏或密有着电话或E-mail联系的同学。每当我写出一个名字,我的脑海里都会隐约浮现出当年那活灵活现的音容笑貌,尽管是那么短暂,稍纵即逝,但却很享受啊,这大概就是人们幻想的所谓时光隧道效应吧?!

我怀念昔日的同学少年。我期待联系更多的旧时同窗。我希望有人来对名单补遗或更正,使之成为一份完整的名单。
继续阅读“看着五十年前的老照片”

一件纪念品的初步构想

  19/12我和老伴到三明参加了福建地质实验室部分老同志联谊活动,这次活动由徐锡麟、卢燕平、徐志伟、黄碧燕发起,参加联谊活动的有:外地的刘治、衷楷、赖声扬、陈来茂、苏立小、陆继良、刘嘉斌等。当地的石耀和、施雅琴、梅翠红、李淑媛、宋彩珍、陆振球、金茂英等。以及闽西实验室的同志。
  福建省地质中心实验室(即福建省地质测试研究中心的前身)1957年成立以来几经波折变迁,先是1965年由于备战,从福州搬迁三明,1986年又回迁福州。各地质队实验室从1958年起,也历经几上几下,分分合合的曲折历程……
  五十年就这么走过来了。当年风华正茂的我们,如今却已步履迟钝满头白发了。现在,大都已退休,解甲归田,尘埃落定了。
  我们怀念创业的年代,我们怀念共事的情谊!大家不约而同地盼望相聚2007!
  一切在酝酿之中……
  大家推举我为2007的聚会设计一个纪念品。
  三明回来后我在大潘的网页上看到一个水晶图件,不禁眼睛一亮!这不就可以作为我们的纪念品么?!

我赋予水晶四方体新的寓意:

中间管状的斜孔——抽象地代表”实验测试”——可看成是重砂鉴定的双目显微镜镜筒,岩矿鉴定的偏光显微镜镜筒,光谱分析的碳棒,极谱分析的电极,化学分析的滴定管、比色管、量筒、试管……
水晶之光亮、洁净的材质——这正是实验测试的最基本特质,标志着实验测试的精密、准确与科学。
水晶之坚实稳固四方形体——标志着实验测试数据的不可随意更改的唯一性、客观性与权威性。
一个侧面为草书”测试”——看似杂乱交错,潦草之中自有规律也。这也寓意实验测试的繁而有序,章法自在。

另一侧面为篆书”福建地质实验”(1957—2007)

问题是能否被接受认可?能否找到合适的制造厂家?

愿这可爱的自留地伴我同行,永远!

我这个年近古稀之人的网页其浏览数也可以超20万了!

首先得感谢我儿子wlj的鼓励和经常的帮助;其次要感谢i170为我提供了这美好空间和优质服务!

两年前,我儿wlj帮我建了《五福在家 自得其乐》网页,我便把尘封多年侥幸保存下来的所谓诗、字、标志设计、签名设计等摆了上去。都是一些过时了的东西,甚至有一些是四、五十年前的东西了,我就随心所欲一回吧,人们爱怎么看怎么说,就随他们去罢。但,就自己而言,一来是可作为回味早年往事的引子;二来可作为旧时同学、新老朋友的谈资笑料;三来也可留给儿孙将来作为一种纪念,尤其是其中类家谱的东西。我想,当他们老了的时候,这些东西将愈显珍贵,就像我现在很渴望多知道一些父辈爷辈的东西一样。当然,以后他们看不看终归是他们的事,我也管不着了。

我把这个网页看作是自己的一块自留地。想栽种什么果蔬花草,就种什么果蔬花草。当然,妖艳诱人的罂粟花是绝对不在考虑之列的。这块自留地,如今虽谈不上是苍翠欲滴瓜果满园,但也自觉郁郁葱葱生机盎然呢。现在每当茶余饭后或亲友来访,便会到自留地来,走马观花,评长论短,指指点点,但说无妨,这不正是《五福在家 自得其乐》么!

呵!可爱的自留地!它是我自由的园地。它也是亲友聚会的平台。它给了我许多快乐。

愿这可爱的自留地伴我同行,永远!

我播种快乐,我耕耘快乐,我收获快乐,我享受快乐!

怀念卢两位(卢鸣)同学

四年前,悄悄地你离我们远去
没有张扬,甚至连亲朋好友
也不肯透露半点消息
只带走不多的烦恼和割舍不掉的牵记
却给我们留下太多遗憾和沉重的记忆
……

其实,你就在不远的某个远处
只是没有地址,也没有归期
但是,我知道你无时不在倾听
我们不尽的哀思、念想和心绪
冥冥之中给我们前行的力量和勇气
……

我知道,我们终会再次相遇
虽然,日子还有些遥遥无期
在不知什么时候的时候
在不知什么地方的地方
我们还能像从前那样漫谈畅叙——
……

(2006/9/16)

复lxh信

原文《七亦‘考古’终于尘埃落地》:http://wuwufu.com/?p=100

lxh:你好!久违了,你都已升级了!
谢谢你看了我的网页!唉,要是你爸还在那该有多好啊!!我们有太多太多值得回忆的东西来回忆,你爸又很勤于笔耕,每次给我写信都是3—4张纸,谈如何为研究生备课上课,谈时政谈出游,谈家乡谈同学,谈家事谈饮食,谈买车谈修房,谈晓东谈晓华,甚至谈养龟谈养鸟,观察笼里笼外鹦鹉嬉闹调情的种种趣事……他还几次邀我们到上海,一起到苏州无锡等地游玩,说家中有房,吃住方便……唉!唉!哪知走得如此匆忙!不要说我们还尚未享受回忆,甚至没有半句话别……我很珍惜同他的友情,我很怀念同他的友情,我还保存着他写给我的许多信件,隔一段时间我便会拿出几封来读一读,好像他并没有走,而是出了远门,我好像是在读刚收到的远方来信……(亦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