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他山之石

吴七章:现代水墨画《柚》与《琯溪蜜柚往事》(文摘)

按:据报导,以柚香四海、生态平和为主题的第六届中国(平和)蜜柚节将在10月16日至19日在平和县城召开,届时将有文艺晚会、琯溪蜜柚订货会等活动。看着章弟几年前所写的《琯溪蜜柚往事》,也勾起我儿时的一些美好记忆:一样的盼蜜柚、一样的玩柚灯,也常到舅妈家,这都是60年前的事了。那时蜜柚可还是稀罕之物呢!那时小孩子吃蜜柚是一纤一纤地剥着吃;不像现在满山遍野的蜜柚,可以大口大口地吃。说起舅妈,我还记起一件有趣的事——记得舅妈还喝过我的“童子尿”呢,民间传说这“童子尿”可是疗伤的良药呀……
于是特将《琯溪蜜柚往事》摘录转载,同时也找出他2005年的作品现代水墨《柚》随文发表。并祝第六届中国(平和)蜜柚节圆满成功!

《琯溪蜜柚往事》(文摘)
小时侯,每年中秋节之前,就天天盼着舅妈送蜜柚来,盘算着如何雕刻蜜柚灯
年年都有那么令人兴奋的一天,放学回家,草草吃了午饭,便埋头做那柚灯。先在蜜柚皮上划圈掰开,取出里面的瓤瓣后,在柚皮上镂空刻上—些字和图案,再插上一小截蜡烛,接着用绳子套上,一头系在小竹棍的一端,一个完整的蜜柚灯便制作好了。到了晚上,也是我最开心的时刻,点着蜡烛,提着蜜柚灯到处跑,烛光映出的 “和平、幸福”图案,在大街小巷中穿梭、闪烁着……玩累了,回家吃瓤肉,听妈妈讲舅妈家的陈年旧事……
我曾在西林村看了些蜜柚的史料,都是我妈妈从未讲过的。明贡生张凤苞所撰《西圃李公墓铭》云:“……公事农桑、平生喜园艺,尤喜种抛(抛即蜜柚),枝软垂地,果大如斗,甜酸可口,闻名遐迩……” 西圃李公,是目前见诸于文字的最早的蜜柚人。《闽杂记》(清咸年七年,施鸿保著)云:“闽中诸果,荔枝位美人,福橘为名士,若平和抛则侠客也,香味绝胜”。足见琯溪蜜柚早在明清时期,已享有盛誉。
妈妈曾说过:那年乾隆皇帝下江南至江西,感冒,那时适逢平和县令(江西人氏)回家探亲,即把带回的琯溪蜜柚进贡乾隆,乾隆吃了,感冒痊愈,龙心大悦,即降旨“江西人氏平和县令发进百粒蜜柚为贡” 。之后,同治皇帝又赠“西圃印记”印章一枚及青龙旗一面,作为贡品标记和禁令。这是琯溪蜜柚作为贡品的印证,也是对西圃公培育的琯溪蜜柚的最高赞誉。李公西圃,名如化,字可平,生于嘉靖七年,系侯山李氏一世祖居士公的第十八代孙,是培育琯溪蜜柚的第一成功者。
年近耄耋之年的大哥回忆说:他从小就没见过舅舅。舅妈瘦小身材,但精明勤快,过着自给自足生活。我家虽住集镇,但生活拮据,青黄不接时总要让他和二哥前往借粮摘菜。舅妈家单门独院,很是幽静。房子坐西北朝东南,方圆一亩多地以荆棘为墙,竹门总是虚掩着……现在想来,很像农家别墅。园内十几棵蜜柚,大多披地而长,如《西圃李公墓铭》所云“枝软垂地”,累累硕果挂满枝头。大哥说,蜜柚成熟季节,到舅妈家园子里的果树下,席地而坐,随手摘来,掰开便吃,真是“酸甜可口”,“香味绝胜”。临走时,舅妈还教大哥说:“傻孩子,吃过后要把果皮埋掉,别让人知道果熟可吃,会来偷的。”
舅妈上溪园的住宅和果园,与《西圃李公墓铭》中记载的西圃公果园相符;贡品琯溪蜜柚为舅妈一家种植,“西圃印记”及青龙旗为舅妈一家所有,这在西林村家喻户晓。据我表侄说:当年清廷赐印两枚,其中一枚为“西圃印记”,玉质,印文呈葫芦状、朱文。在文革期间成了“四旧”被抄而不知去向。另一枚为寿山石类,瘦长型,后人以为能治疮疾,将它磨用了。至于青龙旗早就不知所踪。
舅妈名红柿,早年丧夫,一手管理琯溪蜜柚,确实不易。苍天有眼,溪园风水宝地仍在,琯溪蜜柚良种仍在。现在舅妈的后代依然在为琯溪蜜柚忙碌着。
摘自吴七章《琯溪蜜柚往事》
(原注——参考文献:《西圃李公墓铭》、《闽杂记》、《琯溪蜜柚》)

发表在 他山之石 | 一条评论

一个震撼所有中国人的演讲(转载/节选)

读了慕理博客里转载的《一个震撼所有中国人的演讲》,感触良多,并有留言:
精彩讲稿,无有八股。
读之有味,颇多感触。
值得转载,广为传读。
祖国复兴,我心祈福。

高震东,教育家。台湾忠信高级工商学校创办人兼董事长,“忠信教育法”创建人。山东潍坊人,1930年生,1948年移居台湾。办学三十年来,以教育尽现国学精粹,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精髓……他早于1992年便应云南省台办及教委的邀请到云南省做教育访问。迄今,足迹遍及祖国大地,应邀到祖国一百余所院校讲学,作过两百多场专场演讲,观众达二十万人次。目前,受聘为全国八十多所大专院校的荣誉、客座或兼职教授。高震东先生所到之处,其演讲产生强烈轰动,也引起一定争议

一个震撼所有中国人的演讲

——台湾忠信高级工商学校校长高震东在北师大的演讲(节选)

同学们,你们说“天下兴亡”的下一句是什么?(台下声音:“匹夫有责”)——不,是“我的责任”。如果今年高考每个人都额外加10分,那不等于没加吗?“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等于大家无责。“匹夫有责”要改成“我的责任”,我是这样教我的学生的。所以说,现在我们大陆教育办得不好,是我高震东的责任,只因为这样,我才回祖国专门举办道德方面演讲。(掌声)“以天下兴亡为已任”是孟子思想。
禹是人,舜是人,我也是人!他们能做到的,我为什么不能呢? “ 天下兴亡,我的责任”,唯有这个思想,我们的国家才有希望。我们每个学生如果人人都说:学校秩序不好,是我的责任;国家教育办不好,是我的责任;国家不强盛,我的责任……人人都能主动负责,天下哪有不兴盛的国家?哪有不团结的团体?所以说,每个学生都应该把责任拉到自己身上来,而不是推出去。我在台湾办学校就是这样,如果教室很脏,我问“怎么回事?”假如有个学生站起来说:“报告老师,今天是32号同学值日,他没打扫卫生”。那样,这个学生是要挨揍的。在我的学校,学生会这样说:“老师,对不起,这是我的责任”,然后马上去打扫。灯泡坏了,哪个学生看见了,自己就会掏钱去买个安上,窗户玻璃坏了,学生自己马上买一块换上它——这才是教育,不把责任推出去,而是揽过来。也许有些人说这是吃亏,我告诉你,吃亏就是占便宜,这种教育要牢牢记在心里,我们每个中国人都要记住!
学校更应该训练学生这种“天下兴亡,我的责任”的思想。校园不干净,就应该是大家的责任。你想,这么大的一个校园,你不破坏,我不破坏,它会脏吗?脏了之后,人人都去弄干净,它会脏吗?你只指望几个工人做这个工作,说:“这是他们的事。我是来读书的,不是扫地的。”——这是什么观念?你读书干什么?读书不是为国家服务吗?眼前的务你都不服,你还能为未来服务?当前的责任你都不负,未来的责任你能负吗?水龙头漏水,你不能堵住吗?有人会说:“那不是我的事,那是总务处的事。”这是错误的。一般人最坏的毛病是这样:打开水龙头后,发现没水,又去开第二个,第二个也没有,又去开第三个——这样的学生,在我学校是要被开除的!连举一反三都不懂,第一个没水,第二个会有吗?你就没想到水会来吗?人无远虑怎么能行?作为一个干部,作为一个人,都要想到后果,后果看得越远的人,越是一个成功的人。一个只管眼前,不顾将来的人,不是一个好干部,不是一个有用的人。……从自己身边做起,我们国家才有希望——这就是 “天下兴亡,我的责任”积极负责的道德观念,这就是道德教育。 (更多…)

发表在 他山之石 | 一个震撼所有中国人的演讲(转载/节选)已关闭评论

T恤风采//吴七章-合德轩

盛夏时节话T恤。
什么是T恤?
“恤”是英文Shirt(衬衣)一词的音译;而“T”是无领、短袖衣服的象形符号。T恤是保留了英文”T”的形和“shirt”的音,是个中英文的混血儿词汇。
T恤过去多叫文化衫,原本作为内衣穿着,但现在已成为男女老少普遍适用的上衣。
T恤常常配有文字或图案作装饰,印花千奇百怪,古典的、现代的、人物的、风景的、写实的、抽象的……;材质也形形色色,纯棉的、超细纤维、高弹纤维、高分子……;样式设计更是林林总总,背心式、有袖式、露腹式……。可以说,T恤已经发展成为夏季服装最活跃的品类了。新型的材料、流行的款式、美丽的彩印以及恰当的搭配,就能展示青春与健康的活力,也成了夏天的流行风采和一道魅力风景。

发表在 他山之石 | 一条评论

速写选载//吴七章-合德轩

下 面这些速写选自1997年出版的《吴七章速写作品集》(参见其个人主页 http://hi.baidu.com/wqz707),七章弟在自序中写道:画家写景写人写物,实为写意抒情。所谓触景生情是也。速而记之为速写。速 写大多为创作素材,但也可单独成画,且往往因其急就而别具情趣。余致力教学近三十载,在第二课堂中顺手牵羊,速写不断。面对真山真水,有所感而发,有所思 而作,其乐融融。
吴七章简介:1946年生,合德轩主。1968年毕业于福建师院艺术系。中国美术家协会福建分会会员、福建省美术教学研究会会员、漳州市美术教学研究会常 务理事、平和县美协主席、平和一中高级教师。虽已退休,却画笔未搁,创作不断,合德轩灯光常亮,所办美术培训班也方兴未艾。

武夷山-竹笋峰

 

长卢人家





武夷山-大王盔甲

 


林中



武夷山-玉女千秋

 

自右上向左:武夷怀旧//三平桥//霞寨火烧楼//一砖一瓦//狮子峰//灵通雄风

自右上向左:灵通大帽之巅//宝峰草垛//云洞岩//武夷山巨柱擎天//灵通一指峰//灵通虎跑

发表在 他山之石 | 速写选载//吴七章-合德轩已关闭评论

七章油画《梅》

下面是七章弟油画另一近作《梅》,也是似字似画现代派风格的东东。我找了一些梅花加以衬托:

发表在 他山之石 | 一条评论

七章油画新作——《林语堂故居》

[公开] 主题:[杂谈] | 标签:亦思亦录,他山之石 | 浏览数(1107) | 评论数(3) | 2009-04-24

清明节回老家看到七章弟的油画新作——《林语堂故居》,他虽有一个自己的网站,但无暇把玩,长期“荒芜”着未更新,我就抢先拍了照片就抢先拿来发表了,同时辑录了一些有关林语堂的文字。

林语堂(1895——1976),福建-漳州-平和-坂仔是他的诞生地,是他魂牵梦绕的故乡

林语堂先生是中国现代著名小说家、散文家、幽默大师,被美国文化界列为20世纪智慧人物之一。他一生创作等身,文坛成就卓著。数次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他堪称闻名世界的文化使者,将中国古老的文化介绍给西方读者,又将西方的传统文化介绍给中国读者。所以他撰联自说“两脚踏东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

林语堂故居就坐落在坂仔中心小学后园。这是一幢在凤凰、木兰等参天大树的掩映下的普通砖木结构民房,共有五间相连小屋,呈“同”字形,面积不足120平方米,庭院中有一眼水井。位置恰好在前后两进平房中间,卵石围墙,熏石板井埕。其中右上角那一间带有小阁楼,1895年10月10日林语堂就诞生在小阁楼中。 林语堂的父亲林至诚于1880年前后来坂仔镇传教,是坂仔礼拜堂第一任牧师。林语堂就在这个小教堂中接受启蒙教育,直到10岁才离开坂仔前往厦门读书。林语堂的文章写到坂仔的文字达上万字之多:“我是漳州府平和县人”、“如果我有一些健全的观念和简朴的思想,那完全得力于闽南坂仔之秀美的山陵……

80岁的林语堂,在他回忆童年的时候,用了一段文字专门来写故居的这口百年老井:

在家,男孩子规定是 应当扫地,由井上往缸里挑水,还要浇菜园子。把水桶系下井去,到了底下时,让桶慢慢倾斜,这种技巧我们很快就学会了。水井口上有边缘,虽然一整桶水够沉 的,但是我很快就发觉打水满有趣,只是厨房里用的那个水缸,能装十二桶水,我不久就把打水推给二姐做。”(《八十自叙》)

林语堂先生在国外度过了三十多年的时光,但他身在异国他乡,心却眷恋祖家故籍。他在《四十自叙》里写的:“我本龙溪村家子,环山接天 号东湖,十尖石起时入梦,为学养性全在兹。”诗中“东湖”便是坂仔的雅称,十尖、石起都是坂仔的高山。在林语堂的笔下,“坂仔村之南,极目遥望,但见远山 绵亘,无论晴雨,皆掩映于云雾之间”。这绵绵不尽的群山,给林语堂先生留下了多少美好的回忆。

站在林语堂故居后门,可以看到林语堂极力推崇的青山,也就是他文中写到的十尖石起,这些青山造就了林语堂的高地人生观和幽默性灵、闲适平和的精神境界。在故居的后门,当年林语堂乘船离开故乡前往厦门求学的西溪依然静静流 淌。西溪流域不长,与数公里外另外一条溪合流,称为双溪,直到县城地方与另外的溪合流,构成九龙江发源支 流——花溪。但这条小溪给了林语堂和小伙伴捉虾嬉戏、与赖柏英做游戏以及曼妙航程的无限欢乐……

发表在 他山之石 | 3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