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他山之石

同学会诗稿之五:李龙洋词一首

如梦令

牢记保尔名言,
人生如海共度。
忆岁月峥嵘,
无愧当年所誓。
奋进,奋进,
夕阳余辉不尽。

发表在 他山之石 | 同学会诗稿之五:李龙洋词一首已关闭评论

同学会诗稿之四:何添福诗一首

怀乡

平和和平,人杰地灵。
小溪溪小,雨顺风调。
三平平山,四方平安。
灵通通灵,天下奇景。
小学学晓,孺子可教。
中学学中,卧虎藏龙。
乡亲亲乡,感激不忘。
七亦亦耆,真情可意。

注1:小溪镇即平和县城。
注2:三平即灵感显赫的三平寺。
注3:灵通即旅游胜地灵通岩。
注4:七亦即七位同学——亦毅、亦望、亦曼、亦雲、亦灵、亦然、亦思。

发表在 他山之石 | 同学会诗稿之四:何添福诗一首已关闭评论

同学会诗稿之三:蔡漫溢诗二首

思念

毕业各奔前途,
友情经年未疏。
心中记挂同学,
同学思念我无?

七十感怀

人生七十古来稀,
我今七十何足奇。
前十幼小后十老,
中间只有五十年。
一半又在夜中过,
时不再来当珍惜。
而今难得同学会,
重叙友情如兄弟。
祝君养生多运动,
活上百岁亦可期。
改革开放形势好,
祖国昌盛有朝气。
社会和谐精神爽,
十年之后再团聚。

发表在 他山之石 | 同学会诗稿之三:蔡漫溢诗二首已关闭评论

同学会诗稿之二:赖两坤词五首

江城子 半个世纪后的聚会(新韵)
(2007-04-08)
同窗数载是前缘,
对书山,共登攀。
雾散新晴,蓓蕾沐春天。
热血一腔怀抱负,
擎巨笔,写宏篇。

流光易逝若云烟,
瞬息间,鬓阑珊。
风雨兼程,苦辣复酸甜。
盛事欢歌心不老,
重聚首,待来年。

蝶恋花 老同学离别四十周年聚会
(2004-05-01 追写)
远望西山千万里。
四十春秋,梦里常相忆。
今日相逢桑梓地,
举杯不识他和你。

寄语同窗休泄气。
少壮难留,一任由他去。
嗟叹白头无所益,
西斜丽日红天际。

鹊桥仙 三个老头的网趣(新韵)
(2006-09-15)
中原有我,闽南有你,
他在粤西端坐。
天南地北聚一堂,
一条线,一张网络。
他传近照,你发信件,
我献诗词习作。
老头三个弄新潮,
夕阳里,霞光闪烁。

卜算子 卢鸣同学逝世四周年祭
(2006-09-20)
风骤雨还狂,
烁烁星光灭。
音讯难传两渺茫。
四度春秋月。

枉自盼君归,
惟有空悲切。
待到重逢畅叙时,
彼岸同欢悦。

家中老炊事员(新韵)
(2007-01-09)
平生碌碌不得闲,
到老仍忙炉灶前。
脚踏晨晖临早市,
手拎鲜菜满提蓝。
精粗荤素巧搭配,
炸炒烹煎任喜欢。
席上家人夸味美,
厨中老者喜心田。

发表在 他山之石 | 一条评论

同学会诗稿之一:江洋泉诗一首

按:平和一中《保尔班》高中毕业同学50周年聚会时,要求每位同学交一篇作品,准备刊印纪念小册子,现在小册子正由亚谅、肇庆和林生等同学编辑之中,我们希望能早日见到这本小册子。在翘首等待之时,我手上正有几篇同学的诗词初稿,未征得他们同意,先行在这里发表,让其他同学先睹为快,也算是借花献佛吧。

《保尔班》断想

“他”轻轻地走来,
来到新生的中国,
来到刚揭匾的平和一中,
来到以他命名的班级。
——英雄的保尔班。
那是1954年,
秋阳正好,九畹争艳。

黑板的上方,脊墙的中央,
他那清癯而伟岸的身姿,
他那刚毅而亲切的眼神,
他那铿锵而臻美的格言;
都在简陋的教室里,
泛成
秋的贞风,春的辉光。

“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
“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
这不止是一则肺腑的心声,
这是英雄,
用自己年轻的生命,
用自己全部的精力
所玉成;
因而,是掷地千钧的座右铭!

自此之后,保而班人,
心印英雄偶像;
怀揣楷模箴言。
如磁铁,似海棉,
吮汲真知,
不负坐庠;
直至丰收的1957年。

在保尔操德琼浆中
浸染过的同伴,
毕业时刻,分手忒难。
不管工作的、升学的,
无论待业的、养病的,
一样离情依依,
一样别意浓浓;
以至于,阔别至今,
依旧,情何以堪!

五十春秋不言长,
三载往事确黯然。
素月分辉,不离书案,
风雨绸缪,互握挚攥。
所为是,
同谱青春生命的张力礼赞,
共铸益真善美的和谐乐章!

衷心地感谢,
感谢保尔。柯察金!
是“他”带着灵犀悄悄地走来,
来在平和一中,
来在我们的中间。
既然,他无私地来了!
那就必将在我们
保尔班人的心海
永存、永生。

烙印着峥嵘岁月的
母校基石,课堂子墙;
应和着笑语欢声的
琯溪清流,西山倩影。
不约而同地,
再次见证
保尔班人
永难忘怀的心迹历程。

(2007 春夜灯下 于桂林)

发表在 他山之石 | 同学会诗稿之一:江洋泉诗一首已关闭评论

也许你不知道

这些事,也许你不知道。我以前就不知道。
看似平常的“你-我-他”的出世,其实是一件极其伟大的生命奇迹。
最近翻阅吴清忠的《人体使用手册》,下面是郑辛遥为该书所绘插图之第一张漫画:

该书写道:人体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而制造方法却很简单,一对男女在一起,一不小心就会制造出一个人来……

多么简单,又多么浪漫!

要说简单确实很简单:精子1+卵子1=人1

但是,上面的方程是有条件的,只有特定的精子加特定的卵子在特定的严格条件下才可以实现。所以在这简单的背后是另有隐情,另有精彩呵!

请看下面摘录的资料,它们也着实让我大为惊讶。
(更多…)

发表在 亦思亦录, 他山之石 | 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