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他山之石

快抓紧妈妈的手

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献给地震中死去的孩子们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5月15日23:11
2008-05-15 15:46:11 新浪网友 IP:58.244.104.*

孩子
快抓紧妈妈的手
去天堂的路
太黑了
妈妈怕你
碰了头

抓紧妈妈的手
让妈妈陪你走

妈妈

天堂的路
太黑
我看不见你的手
自从
倒塌的墙
把阳光夺走
我再也看不见
你柔情的眸

孩子
你走吧
前面的路
再也没有忧愁
没有读不完的课本
和爸爸的拳头
你要记住
我和爸爸的摸样
来生还要一起走

妈妈
别担忧
天堂的路有些挤
有很多同学朋友
我们说
不哭
哪一个人的妈妈都是我们的妈妈
哪一个孩子都是妈妈的孩子
没有我的日子
你把爱给活的孩子吧

妈妈
你别哭
泪光照亮不了
我们的路
让我们自己
慢慢的走
妈妈
我会记住你和爸爸的模样
记住我们的约定
来生一起走

发表在 他山之石 | 快抓紧妈妈的手已关闭评论

林语堂文选《我的家乡》(转载)

按:闲来无事 ,抱来《平和县志 》,随便翻翻,发现竟载有一代鸿儒林语堂文选《我的家乡》。这是1971年他已76岁高龄时所写,刊登于台湾《福建月刊》的一篇怀乡文章。平时少见有关家乡的文字,更难得见名人笔下的家乡,急急读来,倍感亲切,颇为兴奋。兴奋之余,特转载之。
林语堂(1895——1976),福建-漳州-平和-坂仔是他的诞生地,是他魂牵梦绕的故乡。他早年住上海,后居美国,晚年定居台湾。
林语堂先生是中国现代著名小说家、散文家、幽默大师,被美国文化界列为20世纪智慧人物之一。他一生创作等身,文坛成就卓著。数次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他堪称闻名世界的文化使者,将中国古老的文化介绍给西方读者,又将西方的传统文化介绍给中国读者。所以他撰联自说“两脚踏东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
美国图书馆学家安德鲁说:东方和西方的智慧聚于他一身,我们只要稍微诵读他的著述,就会觉得如在一位讲求情理的才智之士前亲受教益……
华盛顿大学教授吴纳孙说:林语堂是一位伟大的语言学家,优良的学者,富于创造力和想象力的作家。不宁惟是,他是一位通人,择善固执,终于成为盖世天才……
林语堂先生在国外度过了三十多年的时光,但他身在异国他乡,心却眷恋祖家故籍。他在《四十自叙》中曾写道:“我本龙溪村家子/环山接天号东湖/十尖石起时入梦/为学养性全在兹……”平和属龙溪地区专署,东湖即坂仔的别称,十尖、石起是坂仔的两座高山。

林语堂:《我的家乡》
我经常在赞美本省同胞的纯朴、勤劳,以及他们所具有的种种美德。这种赞扬是很自然的流露。因为本省同胞多半是从福建漳州、泉州一带迁来台湾的。他们性格上的特点,我自己是漳州人,当然很了解。
我是漳州府平和县的人,是一个十足的乡下人。我的家是在祟山峻岭之中,,四周都是高山。家乡的景色,是我在纽约的生活时所梦寐不忘的。生活在纽约的高楼大厦之间,听着车马喧嚣,恍然若有所失。我经常思念起自己儿时常去的河边,听河水流荡的声音,仰望高山,看山顶云采的变幻。
可能是老年人思想较近乎自然,而儿时家中自然的环境,也使我喜欢老年人,我觉得人是最难对付的,大家闹,大家气,争权夺利,难免要得精神衰弱病。儿时我常在高山上俯看山下的村庄,见人们像是蚂蚁一般的小,在山脚下那个方寸之地上移动着。后来,我每当看见人们奔忙、争夺时,我就觉得自己是在高山上看蚂蚁一样。
一个人在儿童时代的环境和思想,和他的一生有很大的关系。我对于家乡的环境所赋予我的一切,我都感到很满意。
我心中的家乡,也有它严肃、保守的一面,我年小的时候,妇女们都缠足,限制了妇女们的活动范围,使她们足不出户。
在镇上,每家人家的门口,都挂着一面竹帘子,妇女们只能躲在屋子里,隔着竹帘往外看,而在外面街上的人,却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形。这些重要的限制,据说是朱熹老夫子所赐予吾乡的。当然这只是没有考证的传说。
我的家乡充满了自然美,像院子里种着龙眼树、荔枝树、柿子树,引得我们做小孩子的经常用目光在树梢上摸索。
家乡的兰花——尤其是剑兰,是非常著名的。其他好像是夜百合、含笑、银角等等的,在别的地方很难一见。
家乡的出产,好像是白土粉,是妇女们化妆的必需品,,家乡的珠砂印泥,民国初年卖到七块大头一两;家乡出产的金箔都是用真金槌打制成,比纸张还薄;另外像剪绒纸花,也是以精致闻名。
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漳州的“虎渡桥”,青石砌成的大桥墩子上,架着整块的三尺见方两丈多长的大石梁,一根根并排,一组组衔接着,连接着几十丈宽的江岸。这么厚重的石头,当初是如何安放上桥墩去的,我至今仍然不解。

发表在 亦思亦录, 他山之石 | 一条评论

林语堂故乡——平和坂仔风光(转载照片)

偶尔浏览家乡的平和网,突然眼睛一亮,发现了这一组照片,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家乡竟有如此美妙的山川景色,真可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次山中”啊!这也表明,美在于发现,美可以创造。特转载之,与朋友们共享。

发表在 亦思亦录, 他山之石 | 一条评论

同学会诗稿之六:卢德政诗一首

按:平和一中《保尔班》高中毕业同学50周年聚会时,要求每位同学交一篇作品,准备刊印纪念小册子,现在小册子正由亚谅、肇庆和林生等同学编辑之中,我们希望能早日见到这本小册子。在翘首等待之时,我手上正有几篇同学的诗词初稿,未征得他们同意,先行在这里发表,让其他同学先睹为快,也算是借花献佛吧。

珍重

逝者如斯,生者珍重。古稀不稀,毕竟年高。
看开看开,保持心态。嘻嘻哈哈,寻找快乐。
如此这般,必定安康。“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发表在 他山之石 | 同学会诗稿之六:卢德政诗一首已关闭评论

同学会诗稿之五:李龙洋词一首

如梦令

牢记保尔名言,
人生如海共度。
忆岁月峥嵘,
无愧当年所誓。
奋进,奋进,
夕阳余辉不尽。

发表在 他山之石 | 同学会诗稿之五:李龙洋词一首已关闭评论

同学会诗稿之四:何添福诗一首

怀乡

平和和平,人杰地灵。
小溪溪小,雨顺风调。
三平平山,四方平安。
灵通通灵,天下奇景。
小学学晓,孺子可教。
中学学中,卧虎藏龙。
乡亲亲乡,感激不忘。
七亦亦耆,真情可意。

注1:小溪镇即平和县城。
注2:三平即灵感显赫的三平寺。
注3:灵通即旅游胜地灵通岩。
注4:七亦即七位同学——亦毅、亦望、亦曼、亦雲、亦灵、亦然、亦思。

发表在 他山之石 | 同学会诗稿之四:何添福诗一首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