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他山之石

也许你不知道

这些事,也许你不知道。我以前就不知道。
看似平常的“你-我-他”的出世,其实是一件极其伟大的生命奇迹。
最近翻阅吴清忠的《人体使用手册》,下面是郑辛遥为该书所绘插图之第一张漫画:

该书写道:人体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而制造方法却很简单,一对男女在一起,一不小心就会制造出一个人来……

多么简单,又多么浪漫!

要说简单确实很简单:精子1+卵子1=人1

但是,上面的方程是有条件的,只有特定的精子加特定的卵子在特定的严格条件下才可以实现。所以在这简单的背后是另有隐情,另有精彩呵!

请看下面摘录的资料,它们也着实让我大为惊讶。
(更多…)

发表在 亦思亦录, 他山之石 | 一条评论

谈诗的一封信

二00二年,我的高中同学卢林生(1961年福建师院中文系毕业,平和教师进修学校中学高级教师。)对我《珍贵的回忆》一诗作了评析。一年前,他又曾来信,对我的被侥幸保存下来的几十首诗中的若干首作了评析。诚然,写诗是一种快乐,写诗评也是一种快乐;读诗是一种快乐,读诗评同样也是一种快乐。下面就是这封来信全文,立此存照。(注:我的被侥幸保存下来的几十首诗,就在本网站之《鱼目混珠》栏目里,这些所谓的诗,正如栏目的冠名,鱼目混珠罢了。)
(更多…)

发表在 他山之石, 我的诗 | 谈诗的一封信已关闭评论

一位语文老教师的诗评

诗评作者卢林生同学,1961年福建师院中文系毕业,平和教师进修学校中学高级教师。

我2001/10/22——10/24从广州回母校厦大参加化学系毕业40周年同学聚会,从祖国各地包括香港前来参加者80多人,其中多数同学是毕业40年后第一次见面,那情,那景,确实令人激动,让人久久难以忘怀。由于有了这样的情感酝酿,我回到广州便有了一首小诗《珍贵的回忆》。后来卢林生同学读了这首诗,写了一些感想、评语。

上个月12-13日,我回老家后直接赶赴厦大参加毕业45周年同学聚会。虽然也很开心,见到了一些想见的及多年未见的同学,还意外见到了从美国回来的谢应瑞老师,已经太遥远而又让人回味无穷的大学生活,似乎又呈现在眼前。然而,相对而言,这次聚会心情平静了许多,似乎找不到上次那般的感觉了……不过,毕竟是一次难得的聚会,而且,还不知有没有下一次呢!那就借花献佛,用卢林生同学这篇诗评,并附上5年前我的小诗《珍贵的回忆》,为这次聚会留个纪念吧。
(更多…)

发表在 他山之石, 我的诗 | 一位语文老教师的诗评已关闭评论

琯溪蜜柚往事(转载)

小时侯,每年中秋节之前,就天天盼着舅妈送蜜柚来,盘算着如何雕刻蜜柚灯。

年年都有那么令人兴奋的一天,放学回家,草草吃了午饭,便埋头做那柚灯。先在蜜柚皮上划圈掰开,取出里面的瓤瓣后,在柚皮上镂空刻上—些字和图案,再插上一小截蜡烛,接着用绳子套上,一头系在小竹棍的一端,一个完整的蜜柚灯便制作好了。到了晚上,也是我最开心的时刻,点着蜡烛,提着蜜柚灯到处跑,烛光映出的 “和平、幸福”图案,在大街小巷中穿梭、闪烁着……玩累了,回家吃瓤肉,听妈妈讲舅妈家的陈年旧事……

我曾在西林村看了些蜜柚的史料,都是我妈妈从未讲过的。明贡生张凤苞所撰《西圃李公墓铭》云:“……公事农桑、平生喜园艺,尤喜中抛(抛即蜜柚),枝软垂地,果大如斗,甜酸可口,闻名遐迩……” 西圃李公,是目前见诸于文字的最早的蜜柚人。《闽杂记》(清咸年七年,施鸿保著)云:“闽中诸果,荔枝位美人,福橘为名士,若平和抛则侠客也,香味绝胜”。足见琯溪蜜柚早在明清时期,已享有盛誉。
(更多…)

发表在 他山之石 | 3条评论

合德轩随想(转载)

祖父吴名山、号南寮。按三哥所云,如果活着的话,今年为125岁。他对易经颇有研究、当时为一方百姓看风水择日,也堪称小城一名流。祖父的座右铭是:合乎中庸堪作则,德止至善可为师。所以祖父的商号为合德。

祖父三兄弟,原曾祖日子拮据,二祖父从小送人,三祖父过门入赘。祖父有了一片家产后招呼二祖父三祖父回家住在一起。继祖父、二祖父、三祖父之后,孙辈兄弟十几个,人丁甚旺,合德人中有军械高官、高级工程师、高级教师、画家、经济师、设计师,还有其他专家,人才辈出。八十年代末,我也赶时髦、凑热闹给自己画室命名为合德轩。

我兄弟数人今已各奔西东,但祖训不忘。不管居南住北,个个都把祖父手书“合乎中庸堪作则,德止至善可为师”这副对联延用至今。我还多了条横批:代代相传,虽文采平平,但敬上精神尚在。祖父九泉有知,理应欣慰。(吴七章 2006/9/9)

发表在 他山之石 | 合德轩随想(转载)已关闭评论

幼年时所读的第一首诗

雪花 (引自课本)

一片一片又一片,
二片三片四五片,
六片七片八九片,
飞入芦花都不见。

发表在 他山之石 | 幼年时所读的第一首诗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