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躺椅复活了

我 家这张断了线快散架的躺椅,在储物间躺了十几年,上面已布满厚厚的尘土了。用么不能用,扔掉么又舍不得。在广州打工10年余,早就把它给忘了。三年前刚从 广州回来那会儿看到它就想修了,可是找遍泉州城竟没有粗细合适的尼龙绳,甚至到深圳探亲时也遍寻超市而不见踪影。这躺椅由于倾斜程度可调节,又可随腰背形 状自然弯曲,所以躺着舒服,尤其适合老人使用。最近有时坐在木沙发上看电视,时间久了总感觉不适,于是又怀念起那快要下决心扔掉的破躺椅。

一个偶然的闪念,心想把粗电线去皮,里面的两根漆包线也许可以代替买不到的尼龙绳?想似可以,一试,却穿不过竹片的小洞,唉,就粗那么一丁点!!

昨天下午偶然在废物屉里看到一团旧电线——双股漆包线,目测比前面的漆包线要细那么一点点,一试——啊,恰好能穿过竹片的小洞,正正好也!

于是兴起,立马动手——在这大暑天里,专心致志,戴着花镜,用了三个钟头,尽管只穿裤衩赤膊,还是汗流浃背,手指麻痛,然而终于把它修好了。

啊,看到这又可让我服帖舒坦休闲一躺的躺椅,还想多说几句。

这张躺椅制作于70年代初在漳州实验室时候,好像只花了6-7元工钱。记得那时猪肉一斤0.76元,大米一斤大约1角钱。那个年代比较时兴自备木料请木工 做家具,同事朱集发做家具剩有木头,正好可做二张躺椅,就说让一张给我,我只要付工钱即可。值得一提的是,躺椅做好,竹片上也打了花纹,上了清油,可以交 付使用了。这时,同事们就指指点点评论开了,两张,肯定就有好有次——木料啊、花纹啊、颜色啊、做工啊等等。结果我们两人你推我让,他让我先挑,我让他先挑,谁也不拿。当然道理是明摆着:应该他先挑的……

啊,推让不过,终于还是我先挑了——既然是挑,按理就该挑好的,可我这时却觉得这是对我人品的考验——你既然这么信任我,谦让我,敬重我,那我也不能让你失望啊,所以,我就挑了较次的那一张……

anyShare分享到:
此条目发表在亦思亦录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我的躺椅复活了》有 3 条评论

  1. wuwufu说:

    [引用这个评论] Maizero 2009-07-26 评论

    好一张有故事的躺椅!

  2. wuwufu说:

    [引用这个评论] catwork 2009-07-30 评论

    恭喜 !

  3. wuwufu说:

    (从百度转)
    匿名网友
    2009-07-26 15:58 | 回复 | 删除 | 举报
    古老,原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