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之一

平平常常的某一天
我看见那个长筒玻璃杯
还有院子里玉兰树那苍翠的叶片
忽然想起刚参加工作那会儿——
实验室就在福州东大路旁
那时我正年轻
22岁,48年前……

那时候
我住三楼宿舍,办公桌就在床边
桌上摆着一尊断臂维纳斯石膏像
石膏像旁有一个水晶花瓶
花瓶里有苍翠的玉兰叶一片
玻璃板下面还有一首小诗
《惜别南普陀前》……

那时候
我们常在稀疏昏暗的路灯下
三五结伴在人行道上漫步聊天
不经意地往西往西
经温泉路口,过旗汛口,直至东街口
在回来的路上
我会轻摘玉兰叶一片……

那时候
泡温泉浴算是一大享受
难得到了星期天
我们总是第一批下水的浴客
在清澈的温泉里尽情浸泡,互相搓背
淋浴后,在躺椅上轻闭倦了的双眼
昏昏欲睡飘然若仙……

平平常常的某一天
我看见那个长筒玻璃杯
还有院子里玉兰树那苍翠的叶片
忽然想起刚参加工作那会儿——
实验室就在福州东大路旁
那时我正年轻
想着,想着,就有了《回眸》二篇……

anyShare分享到:
此条目发表在鱼目混珠(诗)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回眸之一》有 1 条评论

  1. wuwufu说:

    (百度)
    林慕理
    2009-08-13 08:56 评论:
    我读大学时,你住东大路,我曾多次找见过你,一晃就是四十三年了!

    网友:wwq
    2009-08-13 09:17 评论:
    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好美!

    gubaqier
    2009-08-13 17:10 评论:
    学生时代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