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性变故——故乡行之二

我之所以在有生70年后才第一次踏上父亲出生的故土,那是因为没有机会。可那个我心中的神秘之乡,却是我无数次魂牵梦绕的地方!这其中有着一些颇富有戏剧性的隐秘……
父亲少年时便告别爹娘离乡背井走出那贫瘠的小山村,沿途打工一路辗转到一百公里以外的平和琯溪,给吴名山(即祖父)收养,本姓黄也改姓吴。这也是我们六个同胞兄弟有姓黄有姓吴之缘由……
我在6兄弟中排行老三。父亲母亲常提起:在我出生几个月的时候,本来要把我送回永定象湖山老家,过继给伯父做儿子。后来,由于我头上长疮,母亲怕得不到疼爱,所以这事就搁下了几年后,老四降生了。据说是长得又白又胖的,这就满足了父亲的愿望,几个月后便被抱回老家给伯父做儿子。啊,啊!不想他这一呆就是六十多年!这次他见到我,也感慨万千地说:三哥,我是替你来受苦的啊!——这让我内心掠过一丝惶恐、一丝内疚!似乎上天有一只巨手在操弄着我们的命运啊,当初如果……啊,啊!是我头上那疮改变了我的命运,否则,我和老四的命运就得掉个个,历史就得改写了……
往矣!一切都成为了过去,老四也到了颐养天年的时候了。我对他说:……苦尽甘来了,你在村里也算是有名望的文化人呢!况且,如今在六兄弟中你也堪称最好的了——大儿、二儿都有不错的工作,并早已成家,大孙就要考大学了;三儿正带薪读研究生;甚至外孙都已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可我,外孙女才念小学四年级,孙子么还遥遥等待之中呢!

anyShare分享到:
此条目发表在亦思亦录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戏剧性变故——故乡行之二》有 1 条评论

  1. wuwufu说:

    (百度)
    网友:林慕理
    2009-10-12 06:44 评论:
    客家人向来重视教育,后代个个成才!

    吴五福
    2009-10-12 08:26回复:
    也许是吧,穷则思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