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去年事,晚年遇故知;老友情依依,往事常历历

时间过得真快!2009这么快就过去了!已经年过古稀了,总想让日子过得慢一点,可是你越想让日子过得慢,日子似乎越过得快……
回想自己这一年的休闲生活,最让自己感动的是晚年遇故知——“遇”,有预先约定的见面,有偶然的相遇,有网上视频的见面,有在电话里“不见其人,但闻其声”的重逢;这“故知”,是离别二三十年,甚至四五十年的老同学、老同事……呵,呵!这一辈子从小学到中学大学,以及几十年的工作经历,见过的人无数,可是能在经年的记忆中即使是若隐若现的就不多了,而能让你时而挂念甚至萌生见面欲望的就更少了。
清代文学家厉鹗赠友人的一副对联云相见亦无事,不来忽忆君这是对友情的绝妙诠释。总觉得友情也是一种缘分,我心向往,再长的岁月,都不曾互相遗忘,再远的距离,都时时彼此记忆。这种情谊永远留驻心间,总是时时温暖着我们渐渐老去的心。
盘点去年事,晚年遇故知;老友情依依 往事常历历……
1月 在QQ视频与离别20多年现在上海的原单位总工蔡Y炳重逢。说来有趣,那是“三顾茅庐”啊——我不经意地从朋友处拿到他的QQ号,但,两次“加他好友”,他都回复“拒绝”,老人不随便交友,真有“不和陌生人说话”的味道啊!可我锲而不舍,第三次“加他好友”,他只得“明察”了,一看是“福建泉州”——呵,呵!终于恍然大悟,抱歉连连……以后我们便不时见面聊天了。
2月 联络了60年代福州实验室老同事——一天,忽然接到三十几年渺无音讯的老同事黄C美来自梅县的电话,原来他从老赖处得知我的电话……;从老王处拿到电话,联络了离别二十几年现在榕城的老同事陈C杰……
3月深圳,欣逢朱J发、杨X贤、吴X鸿、冯Z渊、黄L瑞、张X华、胡L辉——算是“他乡遇故知”了,不过,才一年未见……
4月 在南靖见了几位亲戚,也与二十几年前喜调回乡的阮D仁、张X玲见了面(去年11月从黄Y树打听到电话)。过后他报知漳州的肖J,所以不久我就接到肖的电话。
月末,二十几年未见的、在漳州工作时的默契搭档李Q团带着小车到泉州来看望老朋友,单位招待他,共进午餐之后,我还当了一回向导,去拜访一些老同事。
5月 实验室老同事上海的汪Z义、平湖的杨Z兴,已经三十多年毫无音讯,最近从在昆明的老孙处知道了我的电话,但却打到深圳我儿处……也是喜出望外了!后来还在QQ上见了面,也聊得痛快!看到杨传来打羽毛球的硬朗身姿照片,不由想起30多年前我俩一起打球情景……。不过他却说已经装了心脏起搏器云云。
联络到39年前我下放某煤田钻机劳动的同事曾K辉,虽同在一个城市却音讯全无,如今听到熟悉的声音,互道惊喜!翌日他便约了当年一起的涂J家一同来我家小坐,回忆起当年在深山老林的许多人、许多事……这也引发我写了一篇《我的艰苦岁月……》长长的散文。
6月 在网络由林M理牵线联络到中学时候低班同学现在北京的叶C源,呵,52年了!当年风华正茂的稚嫩少年,如今都老了。不过他老骥伏枥,仍在各地奔走为核电事业授课正忙!并不时传来一些美妙有趣的视频;联系了离别十几年如今同是退休老人的老同事陈W秀
7月 由望京华牵线在网上联络到在上海的中学高班同学林X乾,如今也不时发来一些漂亮的视频;曾K辉说当年同在一个钻机的金C表如今还在老年大学半义务上班呢,就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很容易地如愿见了面。
8月 一天,在QQ上有一位自称“金老者”的欲“加我好友”……原来是十几年前退休回常州老家的老同事金Z有,他从上海蔡工处知道……
9月 这个月的最后一天回老家去,当晚就约见中学同窗好友联系密切的吴Z庆,攀谈甚欢。还见了卢L生、曾X庭
10月 有生70年来第一次回父亲的故乡永定小山村,这是当年的老苏区,屋前还保留着一片原生态树林,可见有多山!难得三弟兄结伴同行。在老老家见到了多年未见的大弟、堂弟及许多亲人。值得一提的是,见到去年在网上相认现在厦大读研的T赠侄,格外亲切;
托人带到三明询交的小纸片有了回音——一天忽然在电话里听到了久违的声音——39年前同是下放钻机劳动的天涯沦落人、“臭老九”占Y振,聊了半个多小时还意犹未尽……过后,又收到他从网络发来的他游历欧洲回来所著、印制精美的《旅欧游记》……
11月 出差榕城,见到许多实验室老相识:R发、S扬、Z楷、C杰、S超、L茂、D凤、X多等,也见到老同学M溢、L洋、M骞、R玉等,还有亲戚C惠、M生。多年不见,颇多感慨,有的一二十年未见,其中R玉更是50多年未见——当年的风华少女,如今已是老态龙钟了。她甚至打趣地说起少年时候的我:“特腼腆、特内向,偶尔在你家窄窄小巷子相遇,你总是侧目旁视,头一偏默然擦身而过,没有一句问候,更别说笑脸了,不知现在是否还这样……”
月末,在曾K辉嫁女婚宴上,又见到当年在深山老林同一个钻机劳动的顾F挺、林J民等,想当初相识时,他们几个都是刚参加工作的“小字辈”呢……
12月 在钟楼偶遇黄J泰,这是厦大时高班同学,他任职的华大与我们单位算是邻居了。十几年渺无音讯,原来他到新加坡多时了,刚回来几天,马上又要出去。就这么匆匆一见,但还是谈起了58大跃进年代一起赴永泰大炼钢铁的情景……
更不可思议的是,在1路公交车上偶遇福州东大路实验室时候的老同事卢S麟——文革前福州离别后的40多年里,偶见一二次。等到三年前我从广州退休回来,知道他就在同一座城里,可是多方打听,也打过许多电话,却踪影全无!如今,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呵!已经通了几次电话——蜻蜓点水地谈了上世纪60年代初的往事到文革到现在……正等待着哪一天对茶促膝聊个够呢……

anyShare分享到:
此条目发表在亦思亦录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盘点去年事,晚年遇故知;老友情依依,往事常历历》有 1 条评论

  1. wuwufu说:

    (百度)
    林慕理
    2010-01-01 18:36 评论:
    老友情依依, 往事常历历,来年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