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方泛滥&看病贵

《参考消息》2010-05-31载文:媒体分析《养生歪说何以在大陆泛滥》
题1:《求医不如求己?偏方泛滥》
绿豆水是养生王道?生吃泥鳅治百病?在中国大陆,各式各样的养生偏方,吸引无数的民众追随仿效。专家认为,“看病难,看病贵”让大陆民众对正统的医疗体系既反感又失望,才是这些偏方邪说屡禁不止,春风吹又生的根本因素。
“这不是张悟本的问题,是养生业的问题”,长年关注大陆健康议题的媒体人认为,张悟本只是恰巧被“绿豆水议题”推到台面上。他说,过去曾流行注射鸡血,后来流行气功,众多的民间养生秘诀中虽然不乏实用方法,但各种没有科学根据的东西也一并流传。
再者,大陆大力推动医疗改革,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严重,专家指出,对现代医疗保障的失望导致了人们的排斥心理,从而倒向预防、养生。一本名叫“求医不如求己”的书,正说明了老百姓这种心理。
(台湾《联合报》2010-5-30)

题2:看病贵
第一次在北京看医生,被医药费吓了一跳。一盒五颗的抗生素、三盒共18颗的化痰止咳药片,再加上一盒16颗的喉糖,加起来超过500元人民币(下同,104新元),这还不包括近700元的诊费。
诊费高昂或许和诊所客户主要是外国人有关,但几盒普通的药竟然这么贵,还是令人有点难以置信。
之前对中国医药卫生体制并不是特别了解,但同事告诉我,即使到北京一般的医院看病,医药费其实也未必低,需要数百元。因此当他们生病,如果是普通的伤风感冒,往往都会选择靠自己在外买药服用。
可见看病吃药对许多社会民众来说,还是一种过分沉重且不必要的生活负担,能免则免。由此推论,医药卫生服务在社会底层的人眼里,很可能更是遥不可及。生病不仅折磨身体,也很可能是一场家庭经济灾难。
虚高的药价,近日再次成为一个媒体关注的话题。上周中央电视台《每周质量报告》报道,一种出厂价仅为15.5元的癌症辅助治疗药物芦笋片,经过医药公司、医药代表、医生等环节,最后从湘雅二医院售卖到患者手中的价格竟然高达213元。这个被视为药价扭曲的典型案例引发的讨论和关注,凸显了中国药物价格制定的不合理过程,以及病患作为消费者只能被动接受的弱势地位。有专家告诉《新京报》,药品的生产成本其实仅占药价的不到5%,药价形成的大部分利润是被销售环节所吞噬。由于药品并非一般的商品,拥有向病患建议使用何种药品的医生在其中扮演了关键的角色。据业内人士估计,医生回扣部分占药品零售价的20%左右,直接导致了药品高定价的情况。
医药卫生是民生的重要部分,其体制建设也是完善社会保障制度过程中不可回避的改革挑战,药品价格的合理性显然是一个必须正视的问题。
据官方媒体新华社本周引述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有关人士透露,发改委将采取四项措施,包括对属于企业自主定价的药品,加强市场购销价格调查;对政府指导价药品加强成本审核;建立基本药物动态调整机制;研究改进药品价格管理方法,以进一步降低虚高药品价格。计划中的官方举措反映了官方对当下的药品价格存在不合理之处有所意识,但和许多领域的系统性改革一样,药价虚高不过是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过程中所必须解决的问题之一。药价合理化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医改的成功,而在这方面,政府的执行能力和执政观念至关重要。
医疗卫生领域牵涉巨大的财政投入,在中央和地方政府资源有限以及更重视经济发展的情况下,医改往往未获得足够重视,再加上市场化导致医疗公益性下降和以药养医的制度弊端,进一步导致医改难上加难,直接影响了民生。
(新加波《联合早报》2010-05-28文章)

anyShare分享到:
此条目发表在剪报&文摘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偏方泛滥&看病贵》有 1 条评论

  1. wuwufu说:

    [引用这个评论] X1936 2010-06-03 评论

    强盗从来都说自己是替天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