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慕理《走进东南快报社》之后

慕理博文写道:“大学生时代,我对编报就有兴趣,那时班报是用蜡纸一字一划刻印的……报头还是我用一块木头刻出来,回忆起这段历史,真让人回味……”
确实,人到老年爱怀旧,学生时代的点点滴滴都会是最美好的记忆!
看了这段回忆文字,也触动了我的“回忆神经”——我从初中时搞黑板报开始,就与之结下不解之缘了,油印小报、油印刊物、墙报等等,也曾为《福建日报》画过题花呢……
呵,呵!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不知你有无保存一些当年的痕迹?——有如你那《鸡血疗法》照片——这将会更生动呢……
我倒是无意中幸存有几件“当年足迹”的小纸片,时而看看,也颇为感慨呢……:
1953初二《少年时自画像》
1958化学系大二《战斗快报》报头
1963实验室《实验通讯》刊头
1967实验室《天地转造反报》报头
1980《福建日报》题花之一
1985晚会舞台巨幅《地矿之声》
1986卡拉OK厅巨幅《歌舞》稿
1994《晋江投资指南》封面
2007实验室建室50周年题写《测试》

anyShare分享到:
此条目发表在差差书法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读慕理《走进东南快报社》之后》有 1 条评论

  1. wuwufu说:

    (百度)
    珍贵!珍藏!珍惜!
    评论者: 林慕理 2010-08-19 1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