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七章:现代水墨画《柚》与《琯溪蜜柚往事》(文摘)

按:据报导,以柚香四海、生态平和为主题的第六届中国(平和)蜜柚节将在10月16日至19日在平和县城召开,届时将有文艺晚会、琯溪蜜柚订货会等活动。看着章弟几年前所写的《琯溪蜜柚往事》,也勾起我儿时的一些美好记忆:一样的盼蜜柚、一样的玩柚灯,也常到舅妈家,这都是60年前的事了。那时蜜柚可还是稀罕之物呢!那时小孩子吃蜜柚是一纤一纤地剥着吃;不像现在满山遍野的蜜柚,可以大口大口地吃。说起舅妈,我还记起一件有趣的事——记得舅妈还喝过我的“童子尿”呢,民间传说这“童子尿”可是疗伤的良药呀……
于是特将《琯溪蜜柚往事》摘录转载,同时也找出他2005年的作品现代水墨《柚》随文发表。并祝第六届中国(平和)蜜柚节圆满成功!

《琯溪蜜柚往事》(文摘)
小时侯,每年中秋节之前,就天天盼着舅妈送蜜柚来,盘算着如何雕刻蜜柚灯
年年都有那么令人兴奋的一天,放学回家,草草吃了午饭,便埋头做那柚灯。先在蜜柚皮上划圈掰开,取出里面的瓤瓣后,在柚皮上镂空刻上—些字和图案,再插上一小截蜡烛,接着用绳子套上,一头系在小竹棍的一端,一个完整的蜜柚灯便制作好了。到了晚上,也是我最开心的时刻,点着蜡烛,提着蜜柚灯到处跑,烛光映出的 “和平、幸福”图案,在大街小巷中穿梭、闪烁着……玩累了,回家吃瓤肉,听妈妈讲舅妈家的陈年旧事……
我曾在西林村看了些蜜柚的史料,都是我妈妈从未讲过的。明贡生张凤苞所撰《西圃李公墓铭》云:“……公事农桑、平生喜园艺,尤喜种抛(抛即蜜柚),枝软垂地,果大如斗,甜酸可口,闻名遐迩……” 西圃李公,是目前见诸于文字的最早的蜜柚人。《闽杂记》(清咸年七年,施鸿保著)云:“闽中诸果,荔枝位美人,福橘为名士,若平和抛则侠客也,香味绝胜”。足见琯溪蜜柚早在明清时期,已享有盛誉。
妈妈曾说过:那年乾隆皇帝下江南至江西,感冒,那时适逢平和县令(江西人氏)回家探亲,即把带回的琯溪蜜柚进贡乾隆,乾隆吃了,感冒痊愈,龙心大悦,即降旨“江西人氏平和县令发进百粒蜜柚为贡” 。之后,同治皇帝又赠“西圃印记”印章一枚及青龙旗一面,作为贡品标记和禁令。这是琯溪蜜柚作为贡品的印证,也是对西圃公培育的琯溪蜜柚的最高赞誉。李公西圃,名如化,字可平,生于嘉靖七年,系侯山李氏一世祖居士公的第十八代孙,是培育琯溪蜜柚的第一成功者。
年近耄耋之年的大哥回忆说:他从小就没见过舅舅。舅妈瘦小身材,但精明勤快,过着自给自足生活。我家虽住集镇,但生活拮据,青黄不接时总要让他和二哥前往借粮摘菜。舅妈家单门独院,很是幽静。房子坐西北朝东南,方圆一亩多地以荆棘为墙,竹门总是虚掩着……现在想来,很像农家别墅。园内十几棵蜜柚,大多披地而长,如《西圃李公墓铭》所云“枝软垂地”,累累硕果挂满枝头。大哥说,蜜柚成熟季节,到舅妈家园子里的果树下,席地而坐,随手摘来,掰开便吃,真是“酸甜可口”,“香味绝胜”。临走时,舅妈还教大哥说:“傻孩子,吃过后要把果皮埋掉,别让人知道果熟可吃,会来偷的。”
舅妈上溪园的住宅和果园,与《西圃李公墓铭》中记载的西圃公果园相符;贡品琯溪蜜柚为舅妈一家种植,“西圃印记”及青龙旗为舅妈一家所有,这在西林村家喻户晓。据我表侄说:当年清廷赐印两枚,其中一枚为“西圃印记”,玉质,印文呈葫芦状、朱文。在文革期间成了“四旧”被抄而不知去向。另一枚为寿山石类,瘦长型,后人以为能治疮疾,将它磨用了。至于青龙旗早就不知所踪。
舅妈名红柿,早年丧夫,一手管理琯溪蜜柚,确实不易。苍天有眼,溪园风水宝地仍在,琯溪蜜柚良种仍在。现在舅妈的后代依然在为琯溪蜜柚忙碌着。
摘自吴七章《琯溪蜜柚往事》
(原注——参考文献:《西圃李公墓铭》、《闽杂记》、《琯溪蜜柚》)

anyShare分享到:
此条目发表在他山之石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吴七章:现代水墨画《柚》与《琯溪蜜柚往事》(文摘)》有 1 条评论

  1. wuwufu说:

    (百度)
    思乡曲!
    评论者: 林慕理 2010-10-14 1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