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团聚//“天生”瓜果//福清光饼

天气爽朗晚来秋,
“动车”福清老人游。
久别老友喜团聚,
“天生”瓜果堪风流。
晚秋时节,11.2单位组织了70多位离退休老人参加“动车”福清一日游,不知怎的,旅游车早早地提前一个钟就把大家送抵动车站,不过这正好为平时大都蜗居在家的老人们提供了难得的唠嗑机会。

我上月末已首试动车到福州,这算是二试了。其实初乘动车也没什么特别新鲜的感觉——就是快!不过,说来车厢倒也宽敞、干净,没有令人心烦的噪音,还备了一些杂志、画报让旅客翻阅浏览打发时间,这似乎更让人感到“哇,这么快就到了!”我在回程时才注意到电子显示屏数字在不停地闪烁:(时间)18:40///(时速)247km/h///内温24°C///外温19°C。

这次秋游主要是参观福清《天生农庄》——据说是个1078亩的生态园,有玫瑰园、白菜园、百花园……等等,还有个”天生第一峰”。其实我看既非“天生”,也无“山峰”。不过此行仍颇有一些值得回味之处,主要有三:

一是在福建省闽东南地质大队宏路基地见到许多久别多年的同一(地质)战线,甚至同一(实验室)战壕的老朋友;
二是“百菜园”的累累瓜果让我大开眼界印象深刻,禁不住频频举起相机拍摄留影,据说都是些太空种瓜果呢
三是初赏了有四百多年历史的“福清光饼”。这福清光饼虽是早有所闻的,只是见着粗贱,路边小摊货色,既没诱人的外表,也没有美味的内陷,所以从来见了就没有欲望。不曾想回程路上,遇有光饼小摊,大巴司机竟然热心停车相助,众多男女同伴竞相购买,大袋小袋五元十元地,好不热闹……如此地受青睐,实在大出我之所料。不过我虽心动,却不曾出手。直至老李让我咬过品过之后,果然有些特色——只只金黄,坚硬难啃,嚼之有味,愈嚼愈香,我这才从小魏处掏来一袋,也算是平生第一回……

[福清光饼]
福清光饼选料精良,制作方法特殊,看着金黄悦目,闻着喷香诱人,吃着酥脆适口,远非四川麻饼、北方烧饼可比。光饼以精面粉为主要原料,配以适当的食盐和碱,加水揉成面团,捏成饼状,拍上芝麻,中间打孔,稍醒发后,放人事先烤红的特制的饼炉内,再用当年新采的松针点燃烘烤到酥脆再铲下。
据说多高明的福清光饼师傅也只能在福清才能烤制出这种酥脆喷香的福清光饼,一旦离开福清到其他地方烤制,饼也就没那么香,那么酥了。然而,在福州地区百多种地方风味小吃中,光饼是最粗最贱的一种。不过,也不可小觑了它——因为它还是大有来头的啊。
据福州府志记载:明嘉靖四十二年(公元1563年),戚继光率军入闽追歼倭寇,不想连日阴雨,军中不能举灶,戚继光便命烤制一种最简单的小饼,用麻绳串起挂在将士身上充当干粮,大大方便了作战歼敌。后来,这小饼流入民间,不但普遍食用,而且还成为祭祀神灵祖先必备的供品。后人感念戚公,便把这种小饼叫作 “光饼”。 ……兵士们发现烧饼虽可充饥,但多食易上火,不易消化,常发生便秘。聪明智慧的福清人便在面团中加进食盐增加口味,加进碱可助消化,拍上芝麻可润胃肠,可去燥火。
其制作方法也十分有趣——用的是一口高近两米、直径约有一米的外裹黄泥的大缸。先用成捆的松枝在缸内点起冲天大火把缸壁烧“白”,缸底只剩余烬,然后把做好的饼胚,由两人合作,伸手入缸,飞快准确地贴在缸壁之上,若是迟缓一点,就怕那光着的手臂要烤出泡来。由于烤光饼时面对着的是一只大火缸,所以不分冬夏,两人都打着赤膊。他们一个递胚,一个接胚往缸里贴,身子一伸一欠,一俯一仰,动作敏捷,配合默契,再加噼噼啪啪的贴饼声,仿佛音乐伴奏,节奏感十分强烈。不消十分钟,几百只光饼便全部贴完,然后再用炭火慢慢把饼烤熟。

anyShare分享到:
此条目发表在亦思亦录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