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朦胧与清晰的事物


纪念朦胧与清晰的事物
(作者:阿多尼斯)

孤独是一座花园,
但其中只有一棵树。

我对水仙怀有好感,
但我的爱属于另一种花,
我叫不出它的名字。

干渴,
但只有我得不到的水,
让我止渴。

绝望长着手指,
但它只能抓住死去的蝴蝶。

太阳即使在忧愁的时候,
也要披上光明的衣裳。

死亡来自背后,
即使它看上去来自前方:
前方只属于生命。

世界让我遍体鳞伤,
但伤口长出的却是翅膀。
向我袭来的黑暗,
让我更加灿亮。

孤独,
也是我向光明攀登的一道阶梯。

遗忘有一把竖琴,
记忆用它弹奏无声的忧伤。

你的童年是小村庄,
可是,
你走不出它的边际,
无论你远行到何方。

作者简介
阿多尼斯是一位作品等身的诗人、思想家、文学理论家、翻译家、画家。他是当代最杰出的阿拉伯诗人、思想家,在世界诗坛也享有盛誉。其有关诗歌革新与现代化 的见解影响深远,并在阿拉伯世界引起很大争论。其有关诗歌革新与现代化的见解影响深远,并在阿拉伯世界引起很大争论。
《每周文摘》2010.4.20 第30期)

又:他的原名阿里•艾哈迈德•赛义德•阿斯巴,阿多尼斯是其笔名。1930年出生于叙利亚。迄今发表有《风中的树叶》、《大马士革的米赫亚尔之歌》、《这是我的名字》等22部诗集,并著有文化、 文学论著近20种及部分译著。其旨在重写阿拉伯思想史、文学史的巨著《稳定与变化》分4卷出版后,在整个阿拉伯文化界引起震动,被公认为研究阿拉伯文学及文化的经典著作。近年来,他还一直是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人选。
2009年3月作品首部中译本《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由译林出版社出版。
第二届中坤国际诗歌奖终评委会,经过投票评选出了A、B、C三个奖项,分别颁给北岛、阿多尼斯、赵振江。评委会对阿多尼斯诗歌的评价是:他诗中彰显的现代性,与阿拉伯世界中历来占据主流的保守理念实现了割裂,却与阿拉伯文化遗产中被遮蔽的变革精神完成了对接。他的诗往往穿越表象,直接书写最贴近存在本源的事物,同时不乏对现实的洞察与批判。他的诗因极富哲理和思想性而显得厚重,又借助想象和隐喻的翅膀而变得灵动。
中坤国际诗歌奖每两年举办一届,分别授予:全球范围内母语为中文,且创作成就卓著的诗人1名(A奖);全球范围内母语为非中文,创作成就卓著,作品已被译为中文,且对中国当代诗歌写作有重要影响的诗人1-2名(B奖);全球范围内对诗歌交流有突出贡献的中、外翻译家,批评家,出版家,诗歌活动家 1-2名(C奖)。
“艺术的技巧就是使对象陌生化,使形式变得困难,增加感觉的难度和时间的长度,因为感觉过程本省就是审美目的……”。阅读阿多尼斯的诗,可以清醒的体验到日常生活中熟悉的词语意象逐步地变得陌生化,因而通向了现实观感所不能经验的神秘维度。 阿多尼斯的诗,是燃烧的语言,燃烧的火焰闪着幽深的蓝光,同时充满疑惧,惶惑……

anyShare分享到:
此条目发表在剪报&文摘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