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药多名,害了百姓(文摘)


《读者》2012年第8期—药品为何“马甲”多
发表于:2012年04月08日 作者:郭兴
 按照国际惯例,一种药品通常有三种名字:化学名、通用名和商品名。当然,中国国家药物管理局对此也有具体的规定,即药品的化学名和通用名由国家药典和药品管理部门制定,但商品名由厂家制定。正由于这后一项规定,给许多药品的改名和多名创造了条件。
  在我国,近几年具有多种名称的有200多种常用药品。其中,有4个药名的占20%,5个药名的占25%,6个药名的占25%,7个药名的占15%,还有15%的药名在10个以上,有的药有20多个名,最多的是40多个名。所有这些具有多种名称的药都是换汤不换药,基本内容不变,只是包装或个别成分改变,疗效更是一致。
  而且,具有多种名称的药大多是治疗公众常见病多发病的药物,如感冒、胃病、糖尿病、心脏病、高血压、炎症等常见病、多发病和慢性病。不过,抗生素类、心脑血管类等药品具有多种名称的现象最为严重,也最让人弄不明白。名字最多的一种药是罗红霉素,它属于大环内酯类抗生素,竟有40多种名称。它的其他名称略举如下:严迪、利君沙、仁苏、罗力得、迈克罗德、郎素、罗希红霉素、肟西红霉素、罗迈新、业立希等。
  另一种抗生素头孢曲松钠的多种名称仅次于罗红霉素,有28个名称。它的另外的名字如下:头孢三嗪、罗氏芬、丽珠芬、茵必治、茵得治、抗菌治、康力舒、赛扶欣、塞夫松、消可治、999罗塞嗪、果复美、安塞隆、诺塞芬、昊宁、血嗪、凯塞欣、速克淋、罗基素、头孢氨塞三嗪、海曲松、头孢泰克松、亚松、三嗪噻肟头孢菌素等。
  预防和治疗心绞痛的药物单硝酸异山梨酯也有21个名字。
这种一药几十个名的情况都会让专业人员如坠五里云雾中,更何况普通公众。因此,如果普通公众有了病要想自己选药用药便十分危险,他们会面临吃错药的陷阱。
一种药既然按国际惯例有三种名,常用的是通用名,为何有人热衷于为药品起多种名称?用句俗话说就是,指望换了马甲别人就认不出来,这样药品生产和营销者就可以明目张胆地提价,从而获取高额利润。
  从一些药物改名后的价格就可以看出其中奥秘。
  注射用的维生素C,4角钱一支,改名伟喜,卖23元。价格是原来的57.5倍。
  阿司匹林,原来一片3分钱,改名为巴来尔后,一片卖到了0.63元,价格是原来的21倍。
  扑尔敏,以前一片3分钱,改名为息斯敏后,一片为0.99元,价格上升为以前的33倍。
  桂利嗪,原价4元钱一瓶;改名为脑力静后,价格上升为30.5元一瓶,是原来的7.6倍
  给药品换上不同的马甲,高兴的是厂商、经销者和医疗行业(因为80%的药是通过医院销售的),可痛苦的是普通公众。他们不仅要付出比以往高出几十倍的钱来买药,而且常常为这些不同名称的同一种药犯糊涂,因而会产生更多的隐患,如多吃药、吃错药。
  所有人都深受其害
  制药和医疗行业暴利之后,该行业的人也会深受其害。比如,以平均每种药4个商品名来计算,对于一般常用药品,一名医生需要记住六七百个药名,而临床药师需要记住五六千个。这些数字不仅在考验专业人员的记忆,也在为他们埋下-隐患。最大的隐患是,医生给病人开具的两种或多种不同名称的药品可能就是同一种或同一类药品,结果自然是重复用药,增加药品的毒副作用,引发不良后果。如果出现严重的医疗事故,病人和家属就得找医院和医生讨说法,打官司,甚至发展到“医闹”,不和谐的祸根就埋下了。
  给药品换上不同的马甲还有人文和经济方面的隐患。
……
  所以,一药多名,危害不浅。现在,中国卫生主管部门已经表示要彻底整顿一药多名的现象,而且要求医生以后开处方一律用药品的通用名。但愿这些措施能让公众早日结束面对一药多名的困境。
                     (依娜摘自《百科知识》2012年第2期)

anyShare分享到:
此条目发表在剪报&文摘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