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之外另有《天书》……

从来,我对与文字有关的文字都有一种特别的喜好,可以说是钟爱,几已成癖。

两年多前有一次逛书城看到韩美林所著的《天书》,便爱不释手,尽管就我而言价格不菲,我还是要我儿子网购了两本,一本给章弟,一本自留,而且写了一篇博文:《天书看不懂,确实很漂亮》(点击) 。文中写道:  逛书城 / 偶见有《天书》/ 著者韩美林 / 盛名早传扬 / 急急打开看 / 一字也不识 / 似字又非字 / 确实很漂亮 / 趣味又养眼 / 细细慢品尝。

2009年也写过一篇博文:《红崖天书之谜》(点击)。

2008年还写过一篇博文:《富有创意的符号》(点击)。其中写道:

这是我去年在报上看到的似字非字的东东——

    初看它,似曾相识。

    定睛看,并不相识。

细琢磨,却也认识。

它就是CHINA 

    有味道,颇有创意!

    说它似字,是因为它不仅具有汉字的方块外观,而且具有汉字的基本构件;

    说它非字,是因为你在任何一本字典里都不可能找到它。

    后来才知道,原来这个所谓“富有创意的符号”就是大名鼎鼎的世界级的当代艺术家徐冰《新英文书法》的一幅作品

原来徐冰上世纪80年代就凭借一部包括他本人在内没有任何人能够读懂的文字作品《天书》而一夜走红。从1999年开始,徐冰转向寻求文字符号的无国界沟通,他收集了上万个图形标识,用这些符号又写成了一本说什么语言的人都能读懂的《地书》《天书》表达了他对现存文字的遗憾.,而《地书》,则表达了他一直在寻找的“普天同文”的理想……

一.徐冰的《天书》

徐冰从1987年开始创作《天书》,表达他对现存文字的遗憾。他默默地用四年时间以康熙字典和古书中的汉字部件重新制造了4000多个“假汉字”, 整个装置作品由几百册大书、古代经卷式滚动条以及被放大的书页组成。它们是由徐冰手工刻制的四千多个活字版编排印刷而成,制作工序极为考究。然而在这些精美的“经典”里读不出任何内容,作品中的文字包括徐冰本人在内没有任何人能够读懂。

然而,这件作品的组装形式、书籍的装帧品质、刻字的精致程度……都使该作品成为20世纪80年代当代艺术创作中的典范之作而震撼了艺术界。在全球各地所受到的追捧超出徐冰本人的想象。然而,它之所以受到如此关注,在于它庞大的体量给人带来的惊叹以及那些谁也看不懂的汉字。批评家从语言学、哲学等角度对其进行了各种解析,将其誉为当代艺术史上的一部伟大作品。

二.徐冰的《地书》

所谓天书是看不懂的书,而地书则是谁都能看得懂的书。《地书》系列看上去像一本图画书,由一系列图形标识记录了一个人人都可以识读的故事。从1999年开始,徐冰转向寻求文字符号的无国界沟通,他收集了上万个图形标识,用这些符号构成各种语言背景的人都能理解的《地书》。 “我在《地书》符号库中会吸收人类所有符号表达方式,包括旗语、手语,包括网络上这种‘火星文’符号。”

 “《地书》系列实际上是现实世界中的文字,我们不做任何发明,任何符号都是已经存在的,这种文字是社会性、大众化的,不分年龄和种族,没有教育程度的差别,是超越空间的。”《天书》和《地书》“这两本书有共同之处 : 不管你讲什么语言,也不管你是否受过教育,它们平等地对待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天书》表达了我对现存文字的遗憾. 而这本《地书》,则表达了我一直在寻找的普天同文的理想。”

三.徐冰的《新英文书法》

徐冰开始研究“新英文书法”是在1994年。他把二十六个字母改造成类似汉语中的偏旁部首,由此再将英文单词组装成中文方块字。

   “新英文书法”,顾名思义,即将英文字母与中文笔画相结合,它的阅读规 律是从左到右,从上到下,从外到里。但书写的时候不一定完全遵照这个规律,有时一个字出现太过频繁,就会有所调整,上下结构有时会写成左右结构。徐冰先生以这种独特的方式将英文和方块字结合,创作出了无数令人叹为观止的佳作。

“新英文书法”是艺术家设计的一种看起来像中文,但实为英文的新的书写形式。它模糊了中西方文华的界限,使得大众文化与精英文化相交融,让懂中文的人和不懂中文的人同样感到惊异,引起了东西双方的极大兴趣。面对这些来自“英语文化的东方书法”,参与者会获得一种从未有过的经验。荒诞赋以严肃,诡秘藏于平易,徐冰先生的艺术就是这样以亦谐亦庄的面目让人去追寻其若现若隐的意义。

资料:

徐冰(1955-)生于重庆。1977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1981年毕业留校任教,1987年获中央美术学院硕士学位。1990年移居美国。2008年回国担任中央美院副院长。在国际领域,徐冰与蔡国强、古文达、黄永砯一起,并称中国当代艺术的“海外四大金刚”。他最经典的作品,当属 《天书》———徐冰将汉字的各部首重新排列组合,“创造”出4000多个谁也不认识的汉字,印在巨大的书册和经卷上,震撼了全世界。

徐冰的创作主题始终围绕汉字展开,从早期的《天书》到现在的新英文书法,在他看来,汉字是中国文化凝聚成的黑洞,充满了太多无法表白的意义与情感的累积。作为一个艺术家,徐冰非常机智地将汉字拆解成更微小的要素,巧妙地偷换成变形的罗马字母,使表面上看来是中文的方块字,实际上构成一个个英文单词,文化间不可逾越的鸿沟,似乎被抹平了,其实却带出了更深重的荒谬感,这一方面是对既定秩序与文化惯性的嘲弄,另一方面也未尝不是对汉字文化面对全球化的姿态的一种反思。徐冰的作品另一特点是总包含一定的技术性,他曾经耗费三年时间杜撰出3000多个无法识别的方块字,并用版刻印刷的方式,使其占满300余平方米的展厅,那就是轰动一时的《天书》。同样的,他在英文书法里,也煞费苦心地设计了一整套将汉字的偏旁部首转换为字母的规则,与很多当代艺术家不同,他强调观念的同时,还保留了艺术的手工性。也正因如此,他的作品参与性及行为感很强,无论是否以汉语为母语,观者都可以通过简单的学习,得到一种解谜的乐趣,并且亲身参与到作品书写中来。

anyShare分享到:
此条目发表在亦思亦录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