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线之美(林语堂)


文章无波澜,如女人无曲线。
天下生物都是曲的,死物都是直的。自然界好曲,如烟霞,如云锦,如透墙花枝,如大川回澜。人造物好直,如马路,如洋楼,如火车铁轨,如工厂房屋。美术则在善用其曲。中国美术建筑之特点,在懂得仿效自然界的曲线,如园林湖石,如通幽曲径,如画檐,如板桥,皆能尽曲折之妙,以近自然为止境。
中国艺术的冲动,发源于山水;西洋艺术的冲动,发源于女人。
西人知人体曲线之美,而不知自然曲线之美。中国人知自然曲线之美,而不知人体曲线之美。

  中国人画春景,是画一只鹧鸪。西人画春景,是画一裸体女人被一个半羊半人之神追着。
  西人想到胜利、自由、和平、公理,就想到一裸体女人的影子。为什么胜利、自由、和平、公理之神一定是女人,而不是男人,这是中国人永远也不会懂的。
  中国人喜欢画一块奇石挂在壁上,终日欣赏其能代表山川自然之曲线。西人亦永远不懂,为什么专画皱纹,如画老太婆的脸一样。
  《读者》2012年第10期(余娟摘自上海社会科学出版社《林语堂论中西文化》一书)

anyShare分享到:
此条目发表在剪报&文摘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