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后谈过年——不合时令

年后谈过年,虽然有些不合时令,不过在超市里不合时令果蔬已不再稀奇的今天,也不足为奇了。
    我记忆中小时候的年味,从“腊月二十四,掸尘扫房子”(掸尘即扫尘,全家动手,打扫房屋,擦洗碗橱桌椅与锅碗瓢盆……)与送灶神上天(记得这一天晚上每一条街都会堆起高高的篝火,孩子们最是高兴了,等篝火将熄,大人小孩都会来夹一块火红的残柴或木炭回家,说是来年可以养大猪云……)开始,过年的大幕就拉开了——家家磨米浆预备蒸年糕、发糕及萝卜糕,磨炒米粉以备印制各色糕仔,宰鸡杀鸭,油炸酥肉、做香肠、腊肠、五香杂菜等等,等等。还有忙着一年一件新衣裳,以及写春联、备办灶糖灶饼、香烛纸钱,鞭炮焰火,还要准备一个新的小碳炉,以便除夕年夜饭“围炉”呀……呵呵!大人忙乎,年关难过;小孩梦盼,正掰着手指头算,还有几天“过年”,等着穿新衣、拿红包呢!年初一早早地穿上新衣裳出门看热闹,舞龙、舞狮、化妆高跷、攻炮城……
    如今都没了,都省了,还有什么呢?对联倒是还是有的,只是可以买现成机印的;鞭炮烟花也还是有的,而且比从前更加响亮震耳欲聋——我却觉得干扰春晚,厌烦至极……
    至于年夜饭么,近些年来,已经一改小时候丰盛的排场,过去一般得凑足12碗,鸡、鸭、鱼、肉,煎、煮、炒、炸……干饭煮一大盆,意思是年年有余,明年还有得吃,图个吉利吧。现在只是煮个喜欢的三五碗就行,但我母亲说过,别的可以省,白斩鸡一定得有,这大概是那时鸡显得金贵,只有在过年的餐桌上才能见到牠的身影之故吧,而且要摆上鸡头鸡尾,鸡腿鸡翅膀……
    这几年在深圳过年,为了图省事,都是预定酒家。今年可好,年夜饭更是颠覆传统,来个素餐!儿子说:爸妈旅台时对“山水缘”的素食好像蛮感兴趣,要不今年年夜饭就来个素餐如何?——于是早早地便在南山“福田林素食馆”订了餐……
——所谓素食,就是无鱼、无肉、无蛋、无奶、无味精、无杂七杂八添加剂而以纯天然蔬菜、豆制品及菌类为主,以素仿荤,每道菜不但色、香、味、形、质俱佳,更保持了自然植物中营养精美的特点……不过点得实在有点多,最终只得打包。餐毕找牙签——这牙签非木非竹,竟是玉米做成的……
——然而,相比之下,无论色、香、味、形、质,还是台湾“山水缘”之素食略胜一筹。他们不仅用少油、少盐及简单的调味方式做出清淡美味的料理,其最大特色是他们在高山上自辟菜园子,栽植各式蔬果野菜,如香椿、刺蔥、蕃薯葉、南瓜、明日葉…等,所以食材多是自家栽培、不含任何化学药剂,其烹調用油也是自榨的純苦茶油……呵,如此贴近自然,如此全素蔬食,如此巧手烹调,再加上亲切的乡音,热情的攀谈,深得我们一行赞赏!翌日我们前往“清境农场青青草原”参观后,竟又折回“山水缘”饱尝一顿,流连一番,才依依不舍地离开,继续上路南行……

anyShare分享到:
此条目发表在亦思亦录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