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简体字繁体字的文摘

香港知名演员黃秋生前些时候在微博发声:“在中國寫中文正體字居然過半人看不懂,哎,華夏文明在大陸已死。”他所說的中文正体字即指繁体字,此言经媒体报道后,引发舆论热议。我浏览了正反两方的一些文章与言论,并做了部分摘抄,自己觉得颇有趣味,同时也增加了对朝夕相处的汉字相关知识的了解,真是一个再学习过程,受益匪浅……

简体字-繁体字1a
其实,从语言学界到寻常百姓,关于“汉字简繁”的争论由来已久。几年前,就有专家建议全国用10年时间分批停止使用简化字,恢复使用繁体字。而在网络时代,年轻人对繁体字的疏离与遗忘,更日渐加深文明传承与文化流失的担忧。

反对汉字简化的一个理由,是繁体字符合汉字造字规则,虽然难写,却要比简体字容易认。其实汉字演变到楷书,不管繁、简,都已是面目全非了,真想知道一个字的由来,至少也必须懂得小篆甚至甲骨文,而教儿童认字的小学教师,哪会有这样的功力?用繁体字的各位平心静气地想想,自己当初认字时有多少字是通过了解字源才记下的?恐怕绝大部分字都是靠死记硬背记下的吧?既然都是死记硬背,当然是笔划较简单的简体字好记好认好写

王X:我要回答你的社会成本问题,我们现在是一个国家两种文字,中华书局出的古籍版大多数都是繁体,不是简化字,为什么?因为简化字不能表达古代文学里面的很多内容,它作为一个载体不能承载我们中华民族的几千年的文明,所以它必须用繁体字。繁简并行的结果是同学们要学习简体字同时又要学习繁体字……

王X:我觉得今天的讨论很有意思,我对废除简体字很有信心,通过今天的讨论,我发现繁体字是这些年来我们没有得到平反跟昭雪的一个最大的冤魂,因为当初搞简体字是没有道理的,我们今天繁体字要平反昭雪,所以必须废除简体字。

在中国大陆既然已经使用了简化字,就有一种不可逆转的趋势,我觉得最好的办法是把繁体字看成是像隶书文化里面的一种非物质遗产,我们保留下来,提高它在日常人之中的普及率,让大家认识到这是我们过去的一种字体,我们日常生活中还要用这种简化字,这是一种比较好的方法。

繁体字成为中华文明的一个深厚的文化底蕴遗产。繁体字做为中华文明的像征能给人一种庄重、工致而又灵动的审美愉悦,能让我们对祖辈非凡的智慧产生敬重之心,让我们对绵延五千年的故国文明涌起一种庄重的思念。可以说,中国文学的精髓概源于此,由此而有诗词之功,而有绘画之韵,而有建筑之美。
 
“世界上没有一个民族,不重视自己的语言文字的,中国繁体汉字意蕴丰富,不但是记录语言的文字符号,而且‘字形藏理、字音通心’,传递上古先人对当今、后世的许多信息。”作为“恢复繁体字”的支持者,潘XX认为这并非是开历史倒车,文化溯源是为了向前看。“我们不能把英语的各个版本都引入国内,而独忘了民族骨血气脉魂都在其内的汉字本源。”

也有专家认为,有些简化字在简化过程中,没有遵循汉字发展规律,因此降低了港澳台同胞对简化字的认可度。对此,江XX表示,少数简化字不太理想,不能否定整个简化字系统,“简化字给人们的使用带来极大的方便,现在要逐步废除会不得人心”。

而全球化的发展趋势,也注定了简化字的生命力。据悉,简化字由于笔画比较少,在计算机上显得形体清晰,联合国已把简化字作为中文的规范字体,成为国际标准。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政府也规定华人社会使用简化汉字。正如专家所言,“简化字已经走向世界,对于传播中华文化会发挥有利的作用。毕竟,文字的使用由繁到简易,由简到繁难。”

不过,面对当代人对繁体字的“遗忘”,专家也给出了建议。比如在中小学语文课中可增加有关繁体字的内容,使学生能认识繁体字,并掌握繁简对应关系。“为了加强两岸四地语言文字的交流,最终实现书同文的远景,目前内地应逐步做到用简识繁,在一定范围内简繁由之,台湾则用繁认简,在一定范围内繁简由之。”江XX说。

繁體字只是簡體字過去的形態。單就字體形式來說,繁體字身上確實部分承載著簡體字所不具備的文化元素,但是從甲骨文、金文開始,漢字的嬗變、演進總是不可避免地失掉一些文字學、歷史學等意義上的好東西,繁體字演變到簡體字,同樣如此。然而換個角度看,簡體字身上亦承載著繁體字所不具備的文化元素。

華夏文明,包括整個人類文明發展演變到今天,其實都有一個刪繁就簡的過程。人們都喜歡自由自在地生活,不喜歡被繁文縟節束縛,簡潔的價值觀與人類追求單純明淨的趣味也非常契合。可以說,簡潔是生活的高境界,也是文明所追求的很高的境界。

网友@包容万物恒河水:现行港台繁体字的主要依据是满清1874年的‘钦定正体字’,将大部分汉字的不同写法全部删除只保留一种,‘钦定正体字’之前汉字字形有3万多个,‘钦定正体字’之后只剩1万,名为繁体字实为残体字。

网友@桔子树小窝认为简体字的推行有着深远的意义:旧时君王为愚民统治需要,选字就繁不就简,只盼文盲遍地,以保天下江山。建国后为了让大家都认字,重新选定字表,选字就简不就繁,原是功德无量之事。

网友之间也曾为简繁之争编写过段子。坚持繁体字为“正统”的人群表示:“汉字简化后,亲不见,爱无心,产不生,厰空空,面无麦,运无车,导无道,儿无首,飞单翼,涌无力,有云无雨,开関无门,乡里无郎,圣不能听也不能说,买成钩刀下有人头,轮下有匕首,进不是越来越佳而往井里走,可魔仍是魔,匪还是匪”。他们用这种方式嘲讽大陆的简体字政策。而大陆的网友也编写桥段回敬:“汉字简化后,党内无黑,团中有才,国含宝玉,爱因友存,美还是美,善还是善,虽丑无鬼,只不过台无吉,湾无言。”大陆网友对繁体字优于简体字的说法不以为然,认为汉字简化是历史必然:“汉字从金文篆书一直到现在简化是大势所趋。”

什么“愛”无“心”,其实我想说,文字的发展就是由繁趋简,成为一种表意的符号,否则得写甲骨文和篆书(这才是孔子教的字)。
英文的“Love”中有“heart”吗?
还有什么字体相近难以区分——那是因为你根本没学过简体字,不懂乱说。要说相近pq bd bp这些英文字母更相近,但是大家都分得出来。真正难分的是当字较小时,比如电脑屏幕上,笔划繁多的繁体字一团模糊。
请问下面这些字,繁与简,到底哪个更容易识别
書晝畫(书昼画)——前三个繁体字在电脑荧幕上笔划几乎一样,难以分辨,简体字却一目了然。
興與輿(兴与舆),態熊(态熊)、義羲(义羲)、業叢(业丛)等等到底哪个更容易辨识???

有几个常用字特别值得一提:
“龟”字,繁体近二十笔龜,简直是一笔一画在画一只龟,难写(我至今不知其正确笔顺、笔画),难记(经常阅读繁体字书籍的尚且我认得写不得,何况小学生),简化后保留其轮廓,仅剩七笔。
“忧郁”的“郁”,繁体多达二十九笔鬱!写法极其复杂,也很难记,据说有一次汉学会议上有人靠写出这个字赢得一片掌声,简化后以“葱郁”的“郁”代替,仅八笔。
“吁”繁体字多达三十一笔籲,也极难记住写法,简化后改为“口”形“于”声的形声字,好记得很,且不过六笔。
“衅”的繁体字二十六笔釁,写法也相当古怪,明白了其字源也未必能记得其写法,简化后仅十一笔。这些都是人人必须记得的常用字,想当初学繁体字的小学生光记这几个字就不知花了多少精力,而用简体字的人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它们记住,难怪有人对简体字大为不满——他当初的心血简直是白费了。繁体字动则十几、二十几笔,而简体字平均七八笔,不仅书写快速,对于计算机用字也极其方便

有一些简体字,本来是古字,比繁体字更符合造字规则,我举两个例子。
先说“众”字。简体的写法是三个人叠一块,这是“众”字的最原始的写法,甲骨文就已经这么写了,就是《周语》所谓:“人三为众。”非常地好认好解释。可是繁体字的“众”字,有多少人知道它为什么那么写?原来它的下部,实际上也是三个“人”,只不过变了样了,不说还不容易看出来;而上部呢,根本就是写错了,本来的写法应该是一个横着的“目”,《说文》解释说:“目,众意。”我琢磨它的意思,大概这个“目”应该是“纲举目张”的“目”,也就是网孔。网孔密密麻麻的,确实是“众意”。既然“三人,众意”,“目”也是“众意”,未免重复累赘,去掉这个含义不明显而且写错的上半部,剩下原本的三人,不是很好吗?
再来看“从”字。简体的写法是两个“人”字并在一起,这也是“从”的最古老写法,也见于甲骨文,取“两人相从”之意。繁体的“从”可就不太好解释了,它的右上角,是两个“人”,保留了“从”的最初写法,可是其他部分呢?我们对照小篆,才发现这个字也是写错了,它的双人旁和右下角应该合在一块,成为一个表示行走的偏旁,这大概是在小篆的时候才添上去的,楷书再把它割成两半,可就有点莫名其妙了。
类似这样的简体字还不少,比如“尘”、“礼”、“云”、“电”、“胡”、“须”、“处”等等,不一一解释了。

 简体字是汉字演变的逻辑结果。汉字从甲骨文、金文变为篆书,再变为隶书、楷书,其总趋势就是从繁到简。楷书在魏晋时开始出现,而简体字已见于南北朝(4-6世纪)的碑刻,到隋唐时代简化字逐渐增多,在民间相当普遍,被称为“俗体字”。我们今天使用的许多简化字,在这时候就已经开始出现,例如“营”、“寿”、“尽”、“敌”、“继”、“烛”、“壮”、“齐”、“渊”、“娄”、“顾”、 “献”、“变”、“灯”、“坟”、“驴”,等等。宋元明清12种民间刻本中所用的简体字多达6240个,其中与今天使用的简体字完全相同的有“实”、“宝”、“听”、 “万”、“礼”、“旧”、“与”、“庄”、“梦”、“虽”、“医”、“阳”、“凤”、“声”、“义”、“乱”、“台”、“党”、“归”、“办”、“辞”、 “断”、“罗”、“会”、“怜”、“怀”等等共达330多个。

 汉字是世界上仅存的表意、象形文字,是中国人民智慧的结晶,是中华民族的文明之光,也是中华文化的基因和载体,对中国灿烂文化有着伟大的贡献。

汉字具有多种特性和作用,工具性是其最根本的属性。工具就要简单灵巧,实用好用。5000多年来,汉字有很大的发展进步,但相对英文来说,易学易记易写的问题至今没有完全解决好。几千年来汉字演变的趋势,从整体上说是从图画到线条到笔画。简化的结果,文字的神秘色彩被淡化,字形中包含的原始意义被淡忘,人们越来越把文字作为一个词的符号来对待,象形符号不断向简炼、规则化方向发展,线条化、平直化、简单化是基本趋势和要求。

 简化的汉字不仅易写,而且多数也更美了,简化与美化得到了兼顾。著名文字学家、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先生说,认为书法一定要写繁体字才好看并不尽然。书圣王羲之行书“兰亭序”有324个字,其中102个是简化字,占总数近1/3。历代大书法家写简化字者甚多,许多简化字就是他们创造出来的。

电脑的出现虽然使人用手写字的机会少了,但手写仍有必要,因此,简化的步伐不能停止。比如常用汉字中就有如“藏”、“囊”等还是笔画多不好写,写出来也是一片墨迹黑疙瘩,既不易认也不美观。人们期待着某些字进一步简化
日本语中的汉字也进行过简化。新加坡简化字比中国的多8个。马来西亚的简化字全抄中国的。韩国、越南也有简化汉字,不过汉字在这两个国家已经被老大们枪毙了。 大家或许以为日本的汉字都是繁体字。其实不然,他们在很多年前简化过他们的汉字,但是只有100多个,其中如“国,学,会,号,独”等好些汉字和中国简化字一模一样。

今天中国和世界正处于一个历史性的大变革时期,汉字不但不能恢复繁体,而且还可以再简化,有些字包括最常用字还很不易写,比如“谢谢”这个人们需要说和喜欢用的词,写起来却很费劲。类似情况还不少,国家语委公布的2500个常用字中10画以上的就有1081字,15画以上的就有145字,这些字写起来麻烦,写出来也显得壅塞挤压,既不美观,也不方便,亟待简化。……人民群众有无限的创造力,如果问计于民,包括征求海外华人的意见,一定会有很多精彩的简化方案,让汉字易识、易记、易写、易学。

附:第一批简化字的简化原则和方法(网上资料)
    汉字简化的原则是:“述而不作”、“约定俗成,稳步前进”,也就是说尽量采用已经在民间长期流行的简体字,只作收集整理和必要的修改,不擅自造字。
  汉字简化的方法是以钱玄同在1922年提出的方法为基础的,共有七种:  
1、采用笔画简单的古字。如“从-從”、“众-眾”、“礼-禮”、“无-無”、“尘-塵”、“云-雲”等等,这些字都见于《说文解字》,比繁体字更符合“六书”。  
2、草书楷化。如“专-專”、“东-東”、“汤-湯”、“乐-”樂、“当-當”、“买”-買、“农-農”、“孙-孫”、“为-為”等。  
3、用简单的符号代替复杂的偏旁。如“鸡-雞”、“观-觀”、“戏-戲”、“邓-鄧”、“难-難”、“欢-歡”、“区-區”、“岁-歲”、“罗-羅”、“刘-劉”、“齐-齊”等。  
4、仅保留原字的有特征的部份。如“声-聲”、“习-習”、“县-縣”、“医-醫”、“务-務”、“广-廣”、“条-條”、“凿-鑿”等。  
5、原来的形声字改换简单的声旁。如“辽-遼”、“迁-遷”、“邮-郵”、“阶-階”、“运-運”、“远-遠”、“扰-擾”、“犹-猶”、“惊-驚”、“护-護”等。  
6、保留原字轮廓。比如“龟-龜”、“虑-慮”、“爱-愛”等。  
7、在不引起混淆的情况下,同音字合并为简单的那个字。比如“里程”的“里”和“里面”的“里”合并,“面孔”的“面”和“面条”的“面”合并,“皇后” 的“后”和“以后”的“后”合并,“忧郁”的“郁”和“郁郁葱葱”的“郁”合并。

主要摘自:
簡體字繁體字均可傳承文明(涂啟智) 2013年07月18日08:04   來源:光明日報
一则微博再引汉字简繁之争/解码:汉字 什么模样才端正(记者郑轶整理) 2013年07月23日08:47   来源:人民日报
学者称恢复繁体字没必要也不可能  汉字应再简化(周溯源  张广照) 2013年02月19日08:33  来源:光明日报
繁体字和简体字的来源(网上资料)

anyShare分享到:
此条目发表在剪报&文摘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