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德巷记忆碎片

合德巷的记忆碎片

# 国庆节回了阔别一年的故乡,又见到了常在梦中萦绕的合德巷老屋!七十多年前我就在这里降生,我的十兄弟姐妹都是在这里降生……

# 百多年前祖父从山格新坡到这里创业就有了这“合德巷”。这狭长的小巷子前临大街,后有小门可通“后壁城”。巷口斜对面有一间二层楼商铺——“合德布庄”。巷子里的老屋便是染布作坊兼居家了。走进小巷大约二十米,右边门即是染房,左边进门是灶间、天井及几间不足十平米的小房子;巷子最底还有一大一小老屋,后来经我的两个弟弟修缮加高成四层小楼;另有两间堂亲的老屋……十年前我闲来突发灵感,设计了个“合德巷家徽”(HD),看着看着,还有几分形似呢。看了它,我仿佛又走进那熟悉的狭长狭长的小巷子……

# 依稀记得,巷子底大间老屋里,进门是大厅,右侧靠墙是脚踩捣米石臼;左侧是一台稻谷脱壳用的“土埌”(闽南话)。最里的房间就是祖父祖母的居室了,室内有个阁楼。大厅和居室之间有个小天井,种了十几盆花,我记得有茉莉花、菊花、虎皮兰……等等。大厅左边有一小门,门外是一块空地“后园子”,应该是喂养禽畜、堆放杂物的处所,角落还有个简易茅厕。出了这园子,就是“后壁城”了。
在巷底大小两间老屋门口中间,有一个捣米用的石臼,常见妈妈在那里捣米。在染房的天井旁有一台石磨,每到年关临近就特别繁忙,许多邻居也来挂号排队,磨米浆蒸甜粿、发糕、萝卜糕;磨炒米粉印“糕仔”——米粉加红糖拌匀,然后用木模印出各种花样的“糕仔”来。我小时候就常帮妈妈磨米、印“糕仔”……

# 记得巷子左边老屋原来有一口井,水质尚好,略偏碱性,出水量也大。早年尚无自来水时,周边的邻居都用这口井的水洗衣做饭。尤其到了年关,邻居们都在这儿洗刷锅碗瓢盆、杀鸡宰鸭,可热闹呢!父亲开小旅店那会儿,每天都要用很多很多的水,全靠这口井呢。那时,我每天都要帮着从井里提水,这,不知不觉地在我身上也留下了明显的印记——我的右臂比左臂要粗壮结实许多呢!
记得当时家中有几块梯形大石墩,这大石墩的上面凿有直线凹槽,状如洗衣搓板,在其上搓洗衣服可好使了。其中有两块放倒,就拼成了井台。可惜,自从用上了自来水后,这口井就成了废井被填埋了。那几块大石墩如今也不见了踪影。还有一块小竹床似的大石板,上面平整光滑,记得夏天酷暑时候,父亲经常赤膊在上面睡觉。这块大石板据说尚在,不过这次回家匆匆倒是没见到。——我想,这几个梯形大石墩和小床似的大石板应该就是当年染布用的傢伙吧。

# 听二哥说,祖父先是经营布庄,后来中途改行,拜师学易,出师后开设“择日馆”兼书写对联,对易经有一定的造诣,在当地远近也小有名气,人称“南寮仙”是也。目前在老屋尚存一副他手书的对联遗墨——合乎中庸堪作则/德止至善可为师——这宝贵的的遗墨就成了我们家族的祖训,晚辈们更把它作为人生的座右铭,视为自己处事做人应当遵循的准则。一次,我们几兄弟闲聊时,大哥说祖父有一驱邪保平安的46字咒语呢,当时念小学的大哥一天背一句费了好大劲才把它背下来的,后来我把它记录下来——每当出远门或到一处生疏之地过夜我也都会默念着它,祈祷平安无事:乾元亨利贞,天地引吾行,日月护吾体,北斗……

# 我五、六岁时祖父便去世了,关于祖父我知之甚少,据说晚年中风,所以祖父没留给我行走的印象,而只有他坐在床前桌子边吃东西的形像。但却记得小时候经常用小石臼捶捣花生给他配稀饭——炒熟的花生先脱皮,再加点盐……祖父老了,满口假牙,花生太硬咬不动了。现今尚存的祖父遗物也是少之又少,据我所知,除了还有两个当年书写对联用的大石砚现在章弟在用之外,就是当年捶捣花生的小石臼了。所以,如今虽早就用电动搅拌器了,可这小石臼还舍不得扔呢。

# 父亲原姓黄,出生于永定湖山坑头。生在深山,家境贫寒,少年时便外出打工谋生,几经辗转到了琯溪,经人介绍给祖父当继子,也由于这个缘故,我们十兄弟姐妹就有的姓吴,有的姓黄了。我还有个弟弟出生几个月就送回永定老家过继给伯父做儿子(而本来要送回去的是我……关于此已有另文《戏剧性变故——故乡行之二》记叙)。父亲年轻时当过药店伙计,阉鸡阉猪,赶圩卖布,经营小旅店,直至公私合营,国营……晚年终于劳累成疾弯下了脊背……回想父亲母亲含辛茹苦、操劳一生,最大的财富与最值得欣慰的是,在他们身边的我们五兄弟有四个大学毕业,最小的弟弟因为文革念到中学就半途而废了,不过最终却也有好果子——三个获得高级职称,两个获得中级职称……

# 合德巷还走出了一位新四军老战士——听妈妈说,那时,我还在她肚子里——我叔叔正是一个十六七岁的热血青年,毅然参加新四军走上抗日前线……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全无音讯。直至家乡刚一解放,家里便收到叔叔寄回来的“革命军人证明书”。我爸还买了镜框镶起来,挂在显眼的位置,这确实是很让人觉得光彩了得。不久,我大哥也高中毕业,走进了“华东军政大学”……此后的许多年,每当春节,都会舞狮秧歌、敲锣打鼓到家里来慰问,并在门口挂上两块红底金字的《军属光荣》牌匾……

# 俱往矣! 光阴荏苒,岁月沧桑,如今这百年合德巷老屋又焕发出青春的活力——也有些年头了,七章弟多年来担任县美协主席,在一中任教后期及退休后一直在开办《合德軒美术培训班》,而且长盛不衰,日见兴旺,人们经常可见到成群学生模样的少男少女在这狭长苍老的小巷仔进进出出……

anyShare分享到:
此条目发表在亦思亦录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