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诗的一封信

二00二年,我的高中同学卢林生(1961年福建师院中文系毕业,平和教师进修学校中学高级教师。)对我《珍贵的回忆》一诗作了评析。一年前,他又曾来信,对我的被侥幸保存下来的几十首诗中的若干首作了评析。诚然,写诗是一种快乐,写诗评也是一种快乐;读诗是一种快乐,读诗评同样也是一种快乐。下面就是这封来信全文,立此存照。(注:我的被侥幸保存下来的几十首诗,就在本网站之《鱼目混珠》栏目里,这些所谓的诗,正如栏目的冠名,鱼目混珠罢了。)

五福学友:

您好!2006新年即将来到,祝您新年快乐,身体健康,合家幸福!

很荣幸拜读了您的诗作。反复研读,感慨颇多。您读理科,却挥毫写下这么多精彩的诗篇。着实不易。跨越了四十多年时空,还保留这么完整,实在难得。而且内容丰富,有写乡情、爱情、友情的,有写工作、学习、生活的。大略可分为三个时期吧:大学时期,毕业后工作时期,退休后发挥余热时期。而每个时期都有代表作。

我想就其中几首,谈一点感想吧。

《平安最好》可列为养生诗吧。“无忧无虑”、“中庸至善”、“知足长乐”这些都是养生之道,至理名言。若能做到这几条,必高寿无疑。但要真正做到,难矣!就说“知足长乐”吧,“足”的标准是什么?各人不同,同人不同时也不同。所以,真正实践者,必高人也,非凡人也。我也想“知足长乐”,但有时却“乐”不起来,我知道自己修养不够。但现在年老体弱,什么也干不了,不“知足”也不行了。现在,我差不多做到“知足长乐”了,我的“足”就是“健康”,若能实现您诗中所说的“能吃能睡无大病”就“足”了,也就“乐”了。此诗语言朴实无华,道理切实有用,我将记住诗题《平安最好》。

《春潮》通过“帆船撞崖”“潮水冲堤”的贴切比喻,细腻地描写了青年男女在恋爱时那种喜悦、羞涩、激动的心理活动。“轻轻一触”“柔波幽幽”的细节描写,真实而生动地写出男女间的浓浓的爱,脉脉的情,甜甜的意。

《行洛坑之行六首》纪录了毕业后的工作情况。出差矿区住深山瓦楼,喝竹管泉水;白天听鸟鸣,晚上闻虫声。可以想像,环境多凉清,工作多辛劳,生活多艰苦。“山间行洛”“夜枕月光”“研读毛选”就是这段地矿测试生活的真实写照。而“明月竹梢对我笑”“翠竹青山窗前挂”则是此诗优美的写景佳句。

《钢光印象八首》是您为钢光创立十周年而作的。这是一首热情洋溢的赞歌:它赞颂了钢光的创立、发展、壮大,它赞颂了钢光如花园般的美丽,它更赞颂了那300多位为钢光创业而日夜奋战的英雄。而钢光的辉煌业绩,有您一份功劳。您为它呕心沥血耗去十年宝贵年华。您与钢光感情深厚,命运相连。可以说,写钢光的巨变,也是写作者的巨变。这首诗与前面《六首》在格调上截然不同:《六首》充满冷和清,看到的是青山翠竹,听到的是鸟叫虫鸣,而《八首》则是热和闹,看到的是一台台机器,一座座楼房,听到的是阵阵的铿锵交响乐。这两首诗,从内容或从风格看,可谓不同时期的代表作吧。

挂在厅堂上的《五福在家》不但书法好,而且构思巧妙,富有创意。巧在何方?妙在何处?其一,语带双关。既是“五福临门”中的五个福,又是实名中的五福。合二为一,让读者去理解去想像吧。其二,推陈出新。把常人用俗了的“临门”加以恰当的改造,改为“在家”,妙笔翻新,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其三,语含深情。“五福在家”表达了作者对家的眷恋、关爱,与家人永在一起的思想,显示这是一个团结、友爱、和谐的美好家庭。其四,赞美幸福。别人贴在门上的是“五福临门”,这个“福”仅“临”而已,而“五福在家”这个“福”已“在”,即进入家了。这个“五福”是实实在在的,已实现了的。一个“在”字,境界大不相同,它暗含着作者的满足感、幸福感和自信心、责任心。

五福,您把这几十首诗与老同学交流,让老同学与您一起分享您的诗情,欣赏您的诗艺,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也是人生一件大乐事,很令人高兴的。我感谢您给我带来这分读诗品诗的快乐。

新年大快乐!

学友卢林生 2005/12/20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