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五十年前的老照片

去年这个时候,我正在办理第二次退休。一眨眼工夫,一年就悄然无声地过去了!不过,其实别说是一年,就是十年,几十年又怎样?也是弹指一挥间啊!下面这张老照片,就是52年前——福建平和中学初中毕业师生合影,也恍若昨天的事。看着,虽然影像模糊,眉目不清,但似乎还能唤起我五十多年前的依稀记忆,这一张张稚气的脸庞,就是当年同学少年啊!可如今都已是七十上下的老人了;而当年稚气少年眼里英年倜傥的老师们,如今却更是步履蹒跚的老者,有的甚至已经作古了。呵呵!时光匆匆,人生碌碌,岁月沧桑,有去无回!

下列名单中桔黄色是当年的老师,蓝色则是现今仍或疏或密有着电话或E-mail联系的同学。每当我写出一个名字,我的脑海里都会隐约浮现出当年那活灵活现的音容笑貌,尽管是那么短暂,稍纵即逝,但却很享受啊,这大概就是人们幻想的所谓时光隧道效应吧?!

我怀念昔日的同学少年。我期待联系更多的旧时同窗。我希望有人来对名单补遗或更正,使之成为一份完整的名单。

第一排:(左起)叶风云,黄乘长,xxx,xxx,xxx,林约翰,吴肇庆,何添福,钟名山,黄友栋,李清泉,xxx,张树庭,曾成龙,陈海天,吴五福,赖海土,林清泉,张镇中,蔡治平,吴肇璋,朱子明,xxx。

第二排:(左起)xxx,xxx,xxx,殷宏,林其祥,xxx,,张时贤,黄启焰,黄崇禧,叶活水,叶范生,吴方泽,林钦慈,曾榕南,张咸煦,蔡惠昌,欧阳重庆,张增甫,何礼宸,黄炎山,林德煦,杨秀琼,xxx,张开河,周承德,郑辛华,甘怀志,林庆山,吕怀娇。

第三排:(左起)陈振昌,李龙洋,xxx,xxx,李良,xxx,xxx,xxx,xxx,吴精锐,xxx,赖两坤,xxx,xxx,xxx,xxx,曾瑞侦,朱文华,曾瑞涛,张火力,xxx,杨大来,xxx,x生财,x阿水。

第四排:(左起)x宏麟,李木骞,李平伟,xxx,x阿敏,xxx,xxx,李宝琛,xxx,xxx,周木兰,淑贤,周水林,卢两位,xxx,周丰富,胡中秋,叶亚谅,叶利水,张壬寅,蔡正福,xxx,xxx,曾如玉,赖珠花,林素妍。

其他:

1. 记忆中还有一些同学印象犹存,在照片上却上却对不上号——黄天福,蔡其福,蔡有若,卢国义,赖朝奎,赖溪石,陈文辉,张荣洲,蔡其木,李其生……

还有,由于一件意想不到的很突然很不幸的变故而没能念到毕业的x楚木,x昆成……

2.记得教师职员还有:周同基,吴秋山,曾六雍,叶键生,王祥璋,王安玲,曾步初,卢镇荣,施铮,朱国雄,贾明荣,许彩仪,张克刚,李朝宗,冯长杰,王宝华,叶水深,郑xx……

3. 还有一位不一般的秋季班同学——难得小学、中学、大学都是同学:蔡万亿。

anyShare分享到:

“看着五十年前的老照片”的14个回复

  1. [引用这个评论] lilongyang 2007-01-15 评论

    五福发来初中毕业照,很感谢,十分珍贵,我巳收入电脑里相册内,以期长期保存.

  2. [引用这个评论] chenhaitian 2007-01-15 评论

    初中照片:叶大成、何秉斤、蔡景三、x清结等同学遗漏了。蔡其福改为蔡正福(是山格人),蔡其木(是坑里人),?宏麟,姓周还是邹,淑贤姓张,老师中有一个是李超群(大高个子)的父亲,叫李色印(出纳)也没有。

  3. [引用这个评论] wuyisi 2007-01-15 评论

    我那名单中本来有蔡正福。蔡正福,蔡其福,蔡其木(坑里)应各有其人。我不会记错吧?

    海天说的叶大成,何秉均,蔡景三,x清洁,我都记不得了。隐隐约约记得何秉钧是云霄人。”李色印”——让我想起“李锡胤”老师。当时对这个”胤”很感特别,所以有这个印象,应该没错吧?

    我曾接肇庆电话:保尔班同学聚会4月7日报到,具体等候文字通知。你们都回来吧?海天以前也说过要回来的,你高中虽不在平和一中,但大部分还是熟悉的初中同学。

  4. [引用这个评论] lilongyang 2007-01-15 评论

    初中老同学还有蔡能科(山腰人)蔡福正(山格下面) 超群,姓忘了,我印象深,有一次我被人欺负,他站出来保护我,好象家住崎岭.海天在我海里好象是侨生,是从暹逻(泰国)回来的.前一阵子如玉问起海天啥样 子,我还把侨生事说一下,不知脑里东西怎么生出来的.很是奇怪.莫非真有其事,只有海天来回答了.

  5. [引用这个评论] wuyisi 2007-01-16 评论

    龙洋补充蔡能科,不错,我记得,是我写漏了。还有”蔡福正”?是蔡正福吧,名单中已有蔡正福了。超群,我不记得。我知道有个李超群,我大哥三阳的同学,个子很高,打排球,后来当体育老师(好像在二中)。

  6. [引用这个评论] lilongyang 2007-01-16 评论

    五福发来《0407》信息收到是好事,力争赴约.秉钧就坐我前面课桌,李锡胤的儿子叫超群,大个子后当体育老师.咱班那个超群个子小些,保护过我,至今面貌还十分清晰.蔡正福应是福正,他是左撇子,还有个左撇子叫芦春秋,还有清泉下坂人,…….想起来以后再说

  7. [引用这个评论] chenhaitian 2007-01-16 评论

    同意你们意见:有高格子的李超群,是学生会干部,后来和谁搞恋爱,被曝光。小格李超群,如李老讲得有恩于他。五福,你不应该忘记蔡景三,他和张镇中坐在一起,蔡正福,是山格人,李老记亿超人,蔡是左撇。何秉钅是云霄人没错。叶达诚和亚亮同一课桌,是卢溪双峰人,和叶家珠同乡。很奇怪!如玉对海天一点印象都没有了,还是小学同学呢。李老对我记的很牢。我父亲,是个长工–鸭倌,吃不饱穿不暖,我祖母是个要饭的。后来父亲逃到南洋,当工人。攒钱自己开启小店,做手工。我九岁那年,他带我回祖国读书。我一下子就和你们同一班,是读第七册,班主任是卓秉仪(卓朝阳的哥哥还是叔叔?),那时,我还厅不懂闽南话,更不能说,我发奋读书,把整本书都背下来,帮了我大忙,很快我就跟上。和你们交成好朋友,当时,李进国、曾成龙很努力成绩好,我就赶超他们……,小学六年级放假我回卢溪,大家传话说“海天得了鼠疫”……。

  8. [引用这个评论] wuyisi 2007-01-17 评论

    《0407平和》,龙洋说是“力争赴约”,有没有搞错啊!一定要回来啊!

    x超群,我真忘记了,芦春秋,也一点影子都没有。还有叶大成,何秉钧,蔡景三,x清洁,呵呵!可见你们记忆真好,连坐哪个位置,左撇子什么的都记得,了不得!!
    至于清泉,我那名单上已有了。
    蔡正福或是蔡福正?海天也说是蔡正福,现在是二比一,待到《0407平和》见分晓了。
    叶初淡记不清是初中或高中同学?

  9. [引用这个评论] lilongyang 2007-01-17 评论

    叶初淡是高中同学,他老婆好象叫李玉梅,她哥是咱班同学,名字忘了,他家在顶街尾,开打铁店。还有一位叫李宝琛,家住炮楼咐近,是清泉挚友,清泉就住他家。他两人都暗恋班上两女生,青春萌动,但没果实,就各东西.我还记得是哪两位哩!多么美好的年华,可惜都成烟云永远逝去,只留下淡淡的印记,让古稀之年回味无穷!《070407》目前只能力争,我杂务太多,老伴椎突症又半月板损坏,有时走不了路,要卧床,,我就走不开,祈祷上天给我好运.但同学之谊永远滋润在心田。

  10. [引用这个评论] chenhaitian 2007-01-17 评论

    “蔡正福”一点错都没有!平和一中考到漳州一中的有:曾庆旋(他父亲是搬运工人,家在商会胡同那里)、赖宗邦、陈海英(上述都是初三上)、蔡正福(是我们班),且到漳州一中后又和我同班,据说,他没考上大学,后到东山岛中学教书(和曾祥钦同一学校)。芦春秋和叶初淡,我也记不清。但十之八九,不是初中同学,待考证吧。

    李玉梅,我印象很深,低我们一年,是李金声老师那一班的学生。住在顶街尾,李老记忆好,她家是打铁,哥哥叫李铁生,哥妹俩都没上初中。玉梅很漂亮,她的先生是不是叶初淡?我没有发言权。李老你说:清泉是哪一位?是姓李(和赖海土同一课桌),姓曾是坐在木兰前面(靠南墙)。为什么我对玉梅有印象?因为学校演过“王秀峦”,她是舞蹈队员,在一起排练过。曾清泉听谁说一嘴,当上营长,那时的营长,也是很威武,令人钦佩,祝愿他万事如意!

  11. [引用这个评论] lailiangkun 2007-01-18 评论

    《04.07》聚会是好事,我特别想念五十年未见面的同学,他们现在怎么样,面貌如何。大家欢聚一场,畅叙友情,圆一圆五十年的相思梦。不过这个时间,对我来说稍有问题。我的新房装修春节后进行,估计怎么也得一个多月,有点紧张。我已给阿亮打电话,说给各位同学的信已发出,不能推迟了,那我只好赶工了,服从大局。实在参加不了也就没法了。
    你们谈的名单,我就对何秉钧有印象,云霄石鼓人。他是我的入团介绍人,所以没忘。还有叶初淡,初中同学(?),大溪人,是和一个别号叫《打铁》爱跳舞的女同学相好,但后来离婚了,也没有工作,生活过的很艰难。九七年老同学聚会去灵通岩游玩,十几位同学特意去看他,农民样,有点可怜。你们说的别的名字似乎隐约有印象,人什么样却是毫无印象。
    海天是归侨,以前我也不知道。

  12. [引用这个评论] Cht380113 2007-01-18 评论

    每当我面对着那张五十二年前的影照,心中觉的美美、甜甜,甜甜、美美……。因为,过去的幼稚无知、天真活泼、无忧无虑、无边的幻想……。今天回想到那美妙、欢乐的童年,能不美?能不甜吗?我们中有的经历了难以言语的风风雨雨,忍受着人生的艰辛……,回忆过去,看看现在,感到“生活是海洋,生活是芬芳……”为理想而奋斗,造就、锻炼了我们中的一批人,难道不美美、甜甜?天天我从单位回到“老窝”时,老伴就说:“今天,有乐吗?”,有!我们都是七十上下的老头子,今天不乐?还等何时?!尽情地乐吧。不过,在乐之余我总记住“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属于我们只有一次。一个人的生命是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他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这样。在临死时候,他就能够说:“我整个的生命和全部的精力,都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事业而斗争。”

    让美美、甜甜,甜甜、美美,陪伴我们一生!

  13. [引用这个评论] wuyisi 2007-01-19 评论

    海天同学:

    从你的字里行间我能感受到你对生活的热爱、对工作的热情。

    因为热爱生活,生活便甜美芬芳。

    因为热情工作,工作便出色美丽。

    你引用了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名言,让我倍感亲切,尤为感动。呵呵!我们高中正是平和一中《保尔班》,今年0407要举行毕业50周年聚会呢!

    回想1957年,我们都是怀着那颗铭刻有奥氏名言的赤诚之心,走进大学,走进社会……我们虽然没有饱尝过战争的苦难,但却也经受了动乱的洗礼。奥氏名言和保尔-柯察金那钢铁般的英雄形象,一生陪伴着我们,激励着我们,鼓舞着我们!

    我们怀念少年的时光。我们曾经年轻,我们曾经追求理想,梦想爱情,寻觅希望,憧憬未来……

    我们每一个人的机遇与所处的社会环境大不相同,但是,我们都在不同的岗位上,为祖国,为人民的建设事业奉献了毕生的精力,可谓鞠躬尽瘁。

    我很乐意再次高声朗颂:“人生最宝贵的东西是生 命。生命属于我们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在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的 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呵!我们都老了,但愿我们在生命临将终结时,也能问心无愧地说:我们没因虚度年华而悔恨。

  14. [引用这个评论] 林慕理 2009-04-26 评论

    老师名字有误,请更已:张含煦应改为张咸煕—-数学老师。张德煦应改为林德熙—林秋山老师爱人,语文老师。

    林慕理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