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语堂文选《我的家乡》(转载)

按:闲来无事 ,抱来《平和县志 》,随便翻翻,发现竟载有一代鸿儒林语堂文选《我的家乡》。这是1971年他已76岁高龄时所写,刊登于台湾《福建月刊》的一篇怀乡文章。平时少见有关家乡的文字,更难得见名人笔下的家乡,急急读来,倍感亲切,颇为兴奋。兴奋之余,特转载之。
林语堂(1895——1976),福建-漳州-平和-坂仔是他的诞生地,是他魂牵梦绕的故乡。他早年住上海,后居美国,晚年定居台湾。
林语堂先生是中国现代著名小说家、散文家、幽默大师,被美国文化界列为20世纪智慧人物之一。他一生创作等身,文坛成就卓著。数次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他堪称闻名世界的文化使者,将中国古老的文化介绍给西方读者,又将西方的传统文化介绍给中国读者。所以他撰联自说“两脚踏东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
美国图书馆学家安德鲁说:东方和西方的智慧聚于他一身,我们只要稍微诵读他的著述,就会觉得如在一位讲求情理的才智之士前亲受教益……
华盛顿大学教授吴纳孙说:林语堂是一位伟大的语言学家,优良的学者,富于创造力和想象力的作家。不宁惟是,他是一位通人,择善固执,终于成为盖世天才……
林语堂先生在国外度过了三十多年的时光,但他身在异国他乡,心却眷恋祖家故籍。他在《四十自叙》中曾写道:“我本龙溪村家子/环山接天号东湖/十尖石起时入梦/为学养性全在兹……”平和属龙溪地区专署,东湖即坂仔的别称,十尖、石起是坂仔的两座高山。

林语堂:《我的家乡》
我经常在赞美本省同胞的纯朴、勤劳,以及他们所具有的种种美德。这种赞扬是很自然的流露。因为本省同胞多半是从福建漳州、泉州一带迁来台湾的。他们性格上的特点,我自己是漳州人,当然很了解。
我是漳州府平和县的人,是一个十足的乡下人。我的家是在祟山峻岭之中,,四周都是高山。家乡的景色,是我在纽约的生活时所梦寐不忘的。生活在纽约的高楼大厦之间,听着车马喧嚣,恍然若有所失。我经常思念起自己儿时常去的河边,听河水流荡的声音,仰望高山,看山顶云采的变幻。
可能是老年人思想较近乎自然,而儿时家中自然的环境,也使我喜欢老年人,我觉得人是最难对付的,大家闹,大家气,争权夺利,难免要得精神衰弱病。儿时我常在高山上俯看山下的村庄,见人们像是蚂蚁一般的小,在山脚下那个方寸之地上移动着。后来,我每当看见人们奔忙、争夺时,我就觉得自己是在高山上看蚂蚁一样。
一个人在儿童时代的环境和思想,和他的一生有很大的关系。我对于家乡的环境所赋予我的一切,我都感到很满意。
我心中的家乡,也有它严肃、保守的一面,我年小的时候,妇女们都缠足,限制了妇女们的活动范围,使她们足不出户。
在镇上,每家人家的门口,都挂着一面竹帘子,妇女们只能躲在屋子里,隔着竹帘往外看,而在外面街上的人,却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形。这些重要的限制,据说是朱熹老夫子所赐予吾乡的。当然这只是没有考证的传说。
我的家乡充满了自然美,像院子里种着龙眼树、荔枝树、柿子树,引得我们做小孩子的经常用目光在树梢上摸索。
家乡的兰花——尤其是剑兰,是非常著名的。其他好像是夜百合、含笑、银角等等的,在别的地方很难一见。
家乡的出产,好像是白土粉,是妇女们化妆的必需品,,家乡的珠砂印泥,民国初年卖到七块大头一两;家乡出产的金箔都是用真金槌打制成,比纸张还薄;另外像剪绒纸花,也是以精致闻名。
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漳州的“虎渡桥”,青石砌成的大桥墩子上,架着整块的三尺见方两丈多长的大石梁,一根根并排,一组组衔接着,连接着几十丈宽的江岸。这么厚重的石头,当初是如何安放上桥墩去的,我至今仍然不解。

anyShare分享到:
此条目发表在他山之石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林语堂文选《我的家乡》(转载)》有 1 条评论

  1. wuwufu说:

    [引用这个评论] 417212641 2008-02-28 评论

    是 林语堂爷爷的作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