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读七章的新画

这次清明回老家,看到了我弟七章新近创作的一组十几幅油画,感觉这些画极具个性,有着明显属于自己的东西,他把我国五千年的传统文化与现代油画技法糅合在一起。它们之中,有的既是画布上色彩斑斓的油画,又有着宣纸上水墨画的朦胧韵味;有的像是抽象画,有的就是现代书法;既有古文字,又有象形文字;有的造型美、构图美,有的色彩美、意境美。它们大都内涵深邃,富有哲理,十分耐看,回味无穷。其中有物,其中有象,可以把我们有限的兴味引入无限之中,引领我们神思遐想……
这不禁让我想起十几年前(1991年)他在上海崇明岛的三人画展。当时上海《文汇报》曾发表一篇专栏评论文章《观吴七章的画》并同时刊登他的国画《风吹草低见牛羊》,我想,这篇评论文章正可作为新近这些画作的注脚,所以特转载之。同时也展现几幅最近的画作:《行于心田》、《开放》、《乱七八糟》、《漫漫人生路》。

风吹草低见牛羊(国画)

观吴七章的画
(转载自1991.04.16上海文汇报。作者广之)
艺术贵在创新,素来讲究“法度”的中国画论就非常强调“画到生时是熟时”。吴七章对中国传统绘画及“书画同源”的理论有其独到的领悟。他认为,五千年的象形文字早已化为炎黄子孙的血肉,笔墨传统优秀雄厚,固然有法可依。但是,对传统的继承不仅仅是笔墨形式的发扬光大,更重要的是对中华民族精神把握。至于今天所谓的“反传统”,所谓的“无法”,都将成为明天的传统。因此,他作画不拘一格,变化多端。不管是油画、版画,还是西方现代派的手法,适我者取之:无论是山水、花鸟,还是古今人物题材,心念之则入画,可谓“惨淡经营”,却也“左右逢源”。
他大量的作品亦字亦画,以象形文字为其创作契机,以书画笔墨成其体势。如《醒》和《母子》中浓郁的篆书笔墨,《一片丹心》和《风吹草低见牛羊》诸画中盎然的诗意。而借鉴西方现代派的创作手法,对他来讲,也是家常便饭。《山鬼》是画家们乐于表现的题材,他的《山鬼图》就不同寻常,浪漫的想象,大胆的构思,点面的巧妙运用,一扫平庸与俗气。画中鱼虾禽兽自由自在,日月星辰交相辉映,山水变幻之间,裸露得一丝不挂的山鬼似睡似醒,纯洁如玉如水晶……面对此画,不能不叫人精神为之一振。
内涵深邃,富有哲理,是贯穿吴七章所有作品的一大动脉。如《卜.延安日出》,浑厚的笔墨,浓烈的色彩,不仅仅是对河山的讴歌,不仅仅是对圣地延安的礼赞,而且是对中华民族未来的思考与预卜。


《行于心田》


《开放》


《乱七八糟》


《漫漫人生路》

anyShare分享到:
此条目发表在亦思亦录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