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年味

年味渐浓,再有两三天就“过年”了,但我却感觉不到儿时的年味——时代不同了,现在的年味似乎更加现代化、群体化,更多的体现在春运春晚、电视广播、超市里;而我记忆中的年味,却是平民化、家庭化、个体化……现在不用几家围在井边擦洗锅碗瓢盆,几家排队磨米浆预备蒸年糕、发糕、萝卜糕,香片糕,不用磨炒米粉预备印各色糕仔,不用宰鸡杀鸭,不用油炸酥肉、卤猪头肉、做香肠、腊肠、五香杂菜,不用忙着赶着一年一件新衣裳,还有忙写春联、灶糖灶饼、香烛纸钱,鞭炮焰火,还要准备一个新的小碳炉,以便除夕年夜饭“围炉”呀……呵呵!大人忙乎,年关难过;小孩梦盼,正掰着手指头算,还有几天“过年”哪……
我已经好多年不写春联了。从前每年回家过春节,写春联就是我的任务,今年算是有幸重温这仅存的记忆中的年味——写了一副春联。不过这年味也变了味:我老家兄弟多,住的是低矮的平房,房子虽小,间数却多,所以门窗也多,每个门窗都要贴春联,再加上亲戚朋友知道了也要,所以就得写好多好多春联。现在我单门独户蜗居小套房,只写一副春联也就足矣……
这是一副家传的对联:合乎中庸堪作则///德止至善可为师。我几兄弟家都用这副对联,不同的是章弟家最正统——保留了祖父的笔迹,而且有机玻璃制作,这样也不用年年更新了。

附祖父墨迹:

昨日下载了picasa3处理图片比起原来的picasa2似乎更机动有趣,可以上下前后左右随意摆弄:

anyShare分享到:

“记忆中的年味”的一个回复

  1. [引用这个评论] catwork 2009-01-22 评论

    越长大,这年过得越无趣……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