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人

收录了五代的姓名——同辈兄弟姐妹(正方形),上溯父辈祖父辈(三角形),下续子辈孙辈(圆形)。
图两侧之对 联是祖父留下的家训——合乎中庸堪作则,德正至善可为师。
左下方图标是自己设计的家徽——合德巷(H.D.)。它让我联想起我家祖屋的形貌。
红字为亲人们的现居住地。
还有根据大哥口述记录的避邪咒语:乾元亨利贞……

记忆故乡

故乡永远是梦与幻不尽之源泉。尤其是老年人记忆中儿时的故乡,经常让人在睡梦中流连忘返……

你的名字有故事吗?

我的名字叫五福,但我在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七,而我的晚辈又称呼我三叔,三伯,三舅……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这是为什么?
我们兄弟姐妹的名字都是我祖父取的。祖父吴名山,号南寮,对易经对书法都有一定的造诣,人称 ‘南寮仙’,百多年前在平和设有‘择日馆’,家居合德巷,现家中尚有一家传手书对联:合乎中庸堪作则/德止至善可为师,还有一避邪咒语口传后世:乾元亨利贞,天地引吾行……
我有四个姐姐,二个哥哥,四个弟弟。如果按先来后到排列,应是大姐,二姐,三哥,四姐……但不,而是男女分列,女列依次为月华,月英,宝珠,宝玉,老三是男的,于是男列依次为三阳,四维,五福,六鳌,七章,八贤,九隆。这便是为什么我排行第七,名字却叫五福,而又被晚辈称呼为三……之缘由了。
何为五福呢?据最古老的《尚书》记载,五福大意为第一福长寿,第二福富贵,第三福康宁,第四福好德,第五福善终。五福齐备,应是幸福的最高境界了。然而,人一生的境遇能有这么完美的应是少之又少的,这只不过是人们的一种美好祈盼罢了。况且,对于幸福,自古以来就有种种不同的理解与定义,如:
马克思说:斗争就是幸福。
法国诗人哥德说:幸福寓于真正的劳动和创造之中。
古希腊学者亚里士多德说:所谓幸福的生活是指依赖道德的生活。
还有人认为健康即幸福;为别人即幸福……等等,等等。
‘五福’这名字就本义而言不能说不好,但,‘吴五福’呢?就未必。由于吴与无、吾均同音,所以多解也!然而,一个人的名字,本来就是符号而已,不必太看重了。回想我从小到老,就曾经用过好些名字:五福,亦思,牧童,吴艾,任愁,聊天,五湖……等等,其中有的名字背后也许隐藏有故事,但大都只是或作为写文章笔名,或为了写在新书扉页上,或签于信末,如此而已。总之,只是一个记号罢了。当然,人们都喜欢自己有个好名字——好叫,好听,易写,易记,意思又好的名字。我给儿子取的名字‘吴鲁加’,自我感觉就不错:愚笨而且有加!哈哈:) 但前面冠以‘吴’,作‘无’解,则也并非那么愚笨,恰到好处也!联想苏东坡有诗云: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也有些意思呢!前几年也曾为一广州老朋友的孙子取名‘朱可亮’,朱与珠同音,亮与靓同音,直白,响亮,意思也好,小时候是‘靓仔’,长大了将来必定成材呢!所以这名字颇受青睐、赞赏。况且,日后小伙伴们在一起玩乐,总喜欢互相叫绰号,那他的绰号一定是‘诸葛亮’了! (2004/11/23)

甲申岁末会友五首

—-亦灵亦思偕洪朱二君同赴茂名会见海天同学

亦灵年年到羊城,
客座研究探微生。
久未谋面常相忆,
一年一见许多情。

二亦兴会黄岗边,
驱车茂名约在前。
海角天涯终可聚,
琯溪一别五十年。

大雨滂沱海天情,
预订酒家喜相迎。
车上车下急相认,
往事如烟慢品评。

又见锡裕却偶然,
二十年前聚武汉。
亦灵设宴三人饮,
雪染霜缀弹指间。

灵伴朱君初相见,
却道小溪是故园。
本来应是旧相识,
西山同学高二年。

附记:2004/12/21傍晚我如约抵穗,歇脚广测招。18点,灵朱从洪处归,得见,面生的朱源水君竟是中学高两班同学!是夕,广科院广微所宴灵,同往,席间知冬至。翌晨,地化所洪锡裕君来,上次见面是1984年在武汉,两次见面均甚意外。共进自助早餐,毕,四人同赴茂名。高速初通,车极少。近午12点抵茂名。大雨中多次问路,终见五十年未见的小学初中同学陈海天。径赴酒家,有槟榔芋薏米煲、X鸡等名肴,灵喝二杯装白酒,好酒量!餐毕,晴。到海天家,喝茶,照相。17点许离茂,约22点抵广微专家公寓。二亦聊至凌晨2点,眠。12/23 7点起床,餐毕,漫步黄花岗,登一步一低头石阶,凭吊七十二烈士石碑。照相。约10点小冯车来,道别,离穗返番禺。
2005/1/8 亦思于番禺

钢光印象:T铁之歌八首

钢光印象:T铁之歌八首

一.

在美丽的珠江之畔
有一座闪亮的
T铁之城——钢光
走进钢光
只见姹紫嫣红的杜鹃
爬满围墙
苍翠欲滴的绿树芳草
更是抢眼
院子里修剪齐整的九里香
像少男少女刚刚美容梳妆
那三棵高俊的大叶榕
犹如钢光娇健的雄姿
苍劲 挺拔 潇洒 茁壮
呵!不是花园,胜似花园 (2004/11)
继续阅读“钢光印象:T铁之歌八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