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潮

当我们在街心闲步游散,
我心里底帆船荡摇不安,
胳膊儿无意中轻轻一触,
却有如帆船儿撞了崖岸。

当我们在屋瓦下面攀谈,
我心里底春潮漫漫细卷,
羞笑和着柔波幽幽而遇,
却有如潮水冲缺了堤栏。 (1961/10)

发表在 我的诗 | 一条评论

小白鸽

在不知什么时候的时候,
从不知什么地方的地方,
飞来一只白色的小鸽子,
宁静地栖息在我的心房。

小巧的小白鸽子啊,
在我的心灵雕啄着‘幸福’,
我抬头望‘人生’,
心底温泉般地冒出‘爱情’。

当我还在梦中漫步徘徊,
忽见只剩下鸽子的脚印,
哦,在不知什么时候的时候,
已飞往不知什么地方的地方。 (1961/12)

发表在 我的诗 | 小白鸽已关闭评论

美丽的名字

以白,以白,呵——
这是一个多么美丽的名字,
像初雪落在山岗,
像山涧潺潺作响的
甘美清泉。可是呵,
你真挚底心灵,
比你的名字更加美丽。
那纯洁、净白的心扉,
充满了青春、幻想和爱情。
对远方忠诚的朋友寄以
无限的希望、信赖与忠贞!
但是呵!我要向你透露一个
绝对的秘密——
你那远方忠诚的朋友,
在他的心坎里呵,青春的火焰
正在燃烧,躲藏的激流
有如瀑布般喧响!
他千遍万遍地呼唤着
你那美丽的名字,
记忆你那纯真的笑影,
沉浸在甜蜜、幸福的酣梦里。
你对他忠诚、热烈的爱情,
已在他的心底深深地,
深深地珍藏!
而他的心呵,连同那
充满热汁的血管,
却整个地永远属于你! (1970/10/20)

发表在 我的诗 | 美丽的名字已关闭评论

信末的诗

山间竹笋愚且痴,
绿洲白鹭应惜时,
劝君一言望记取,
佳音勿忘告我知。 (1977-5-22)

发表在 我的诗 | 信末的诗已关闭评论

行洛坑之行六首

(一)
一山一山又一山,
过了一山少一山,
奉公行洛三人伴,
山间行洛叠叠山。

(二)
六月清流凉似秋,
夜枕月光念故友,
明月竹梢对我笑,
笑我多情且多忧。

(三)
青山竹染山愈青,
竹林鸟呼我和应,
山雨骤来忽又住,
雨后青山意更新。

(四)
我宿半山一瓦楼,
三番餐饭上岭头,
山下泉边实验室,
竹影松风胜福州。

(五)
实验室里无尘埃,
山间竹管引水来,
翠竹青山窗前挂,
眼明手巧心颜开。

(六)
夜深人静虫吱吱,
一天辛劳随声逝,
研读毛选多教益,
胜吟百卷全唐诗。 (1964-8-18)

发表在 我的诗 | 2条评论

在故乡的小溪旁

在故乡的小溪旁,
有一位温静的姑娘,
她呀,像那清秀、净白的水仙,
轻唱春天的歌,留逗在我底梦乡。

姑娘呀,你可曾知道?
我在梦中见到了你的倩影,
你那饱含青春的歌声,
把我从梦中惊醒。

姑娘呀,你可曾知道?
我梦见你轻捷地向溪边走去,
披着晚霞,挽着衣篮……
那水中荡漾的笑影啊比盛开的荷花更美丽。

姑娘呀,你可曾知道?
我梦见你默默地在灯下遐想,
手里捧着宝书《老三篇》……
那深情聪慧的眼睛啊像灿烂的宝石般闪亮。

姑娘呀,你可曾知道?
我还梦见有一个人伴着你倾心如醉,
在那铺满月光的溪边小路上低语漫行,
……你应知道他是谁。

在故乡的小溪旁,
有一位温静的姑娘,
她呀,像那清秀、净白的水仙,
轻唱春天的歌,留逗在我底梦乡。 (1970/10)

发表在 我的诗 | 在故乡的小溪旁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