捶背敲颈益健康

神仙敲棒随身带,
有空闲时敲起来。
后背颈椎常捶打,
活血舒筋更爽快。

捶背敲颈似玩赏,
举手之劳胜良方。
天长日久坚持做,
行气通络益健康。

说起捶背,就要说起蔡漫溢同学,因为这是几十年前从他那里学来的——顺便说说,他不仅是我小学、中学、大学同学,而且,毕业后分配工作又在同一条街上……文革中,他凭着记者牌子的方便,“拜师学艺“,竟学得一手按摩治病的功夫;又经过多年的钻研修炼,后来也治好过一些疑难杂症;也曾出访泰国及应邀港澳地区……而这神仙敲棒就是他的一样随身之物。
人说近墨者黑,近朱者赤,受其影响,后来我也如法炮制,用竹子做了几把敲棒。
我还有一些别样敲棒:还在广州时朱今明先生从印尼带回送的,离穗返泉后雪鸿小姐寄来的,还有自己买的台湾弹力敲棒……但我最爱的还是几十年前自己用竹子做的这一把——君不见那把手处都已乌黑发亮了!
另外还有文娟送的电按摩垫、小型电按摩器……
现在我平时散步溜达带着它,外出旅行也带着它,它都快成了我不离不弃的标志性物件——犹如卓别林的拐杖、林语堂与福尔摩斯的烟斗……哈哈!
对于老年人,捶背是一种很有益处又简单易行的保健方法,它不仅可以舒筋活血,促进局部血液循环,加速背部组织的新陈代谢,减少皮肤细胞的角质化,有利于皮肤的清洁与健康;也能缓解腰酸背疼,有利于肌肉放松,消除疲劳;还能防止慢性病及腰肌劳损的发生;对于有胃肠功能紊乱、失眠及感冒风寒等病的老人,捶背还有一定的辅助治疗作用;旅游远足走累了,敲敲后背,敲敲腿脚,也能消除疲劳,兴奋神经,振作精神,很是舒坦呢。
许多年轻人,整天工作对着电脑,由于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凝视显示屏, 颈椎曲度异常改变,久而久之,就会出现血流不畅,脖子僵硬、后背疼痛……
敲颈捶背,舒筋活血,举手之劳,有益健康,何乐而不为呢?
来吧,老年朋友,青年朋友,敲着试试吧!

相关资料:
中医认为,捶背可以行气活血,舒筋通络。因为背部脊柱两侧共有53个穴位,人体五脏六腑皆系于背,这些穴位是联络脏腑的通路,捶打可以刺激调节脏腑的功能,振奋阳气,疏通经络,促进气血运行,调和五脏六腑,起到消除疲劳、宁心安神的作用。而且人的背部皮下有大量功能很强的免疫细胞,由于自己的双手平时不容易触及背部,所以这些有用的免疫细胞处于“休眠”状态。想方设法经常捶捶背,刺激这些细胞,激活它们的功能,便可促进血液循环,增强内分泌与神经系统的功能,从而提高机体免疫力和抗病能力。达到祛病强身的目的。

回眸之一

平平常常的某一天
我看见那个长筒玻璃杯
还有院子里玉兰树那苍翠的叶片
忽然想起刚参加工作那会儿——
实验室就在福州东大路旁
那时我正年轻
22岁,48年前……

那时候
我住三楼宿舍,办公桌就在床边
桌上摆着一尊断臂维纳斯石膏像
石膏像旁有一个水晶花瓶
花瓶里有苍翠的玉兰叶一片
玻璃板下面还有一首小诗
《惜别南普陀前》……

那时候
我们常在稀疏昏暗的路灯下
三五结伴在人行道上漫步聊天
不经意地往西往西
经温泉路口,过旗汛口,直至东街口
在回来的路上
我会轻摘玉兰叶一片……

那时候
泡温泉浴算是一大享受
难得到了星期天
我们总是第一批下水的浴客
在清澈的温泉里尽情浸泡,互相搓背
淋浴后,在躺椅上轻闭倦了的双眼
昏昏欲睡飘然若仙……

平平常常的某一天
我看见那个长筒玻璃杯
还有院子里玉兰树那苍翠的叶片
忽然想起刚参加工作那会儿——
实验室就在福州东大路旁
那时我正年轻
想着,想着,就有了《回眸》二篇……

清明诗

连日来,绵绵细雨断断续续下个不停。今天清明正日,几兄弟家人四部小车在老大家集中,出发上山扫墓,祭奠先人……
走在山路上,肚里有诗一首,七章弟听后说:“细雨纷纷正清明”不如改为“细雨纷飞踏清明”,又送我“苍茫”一词,好!
《清明诗》
细雨纷飞踏清明,
山色苍茫闻炮声。
祭奠亲人忆往昔,
合德祖训定传承。(注)

注:合德祖训——我家住合德巷,有祖父手书对联:合乎中庸堪作则/德止至善可为师

青春似梦《保尔班》

(按:接到通知,下个月将在家乡举行《平和一中保尔班同学高中毕业50周年聚会》,还说要出刊一本纪念小册子,要求每位同学写一篇文章什么的。于是就写了一首小诗,拼凑了这篇杂感准备交差。)

青春似梦保尔班,

如烟往事也斑斓。

慢慢变老五十载,

友情依旧相聚难。

人生无常路漫漫,

坦然淡然得自然。

华年奉献未虚度,

有诗有酒乐天年。

我翻出了1957年《保尔班高中毕业师生合影》的老照片,呵!思绪一下子回到五十年前……一切都恍若昨天啊。看着,看着,虽然影像模糊,眉目不清,但似乎还能唤起当年的依稀记忆,这一张张稚气的脸庞,就是当年同学少年啊!可如今都已是七十上下的老人了;而当年稚气少年眼里英年倜傥的老师们,如今却更是步履蹒跚的老者,有的甚至已经作古了。看着,看着,我脑海里不由隐约浮现出当年那活灵活现的音容笑貌和烂漫天真,尽管是那么短暂,稍纵即逝,但却很愉悦很享受啊!这大概就是人们幻想的所谓时光隧道效应吧?!

呵呵!时光匆匆,人生碌碌,岁月沧桑,有去无回!

我怀念少年时光。我们曾经年轻,我们曾经追求理想,梦想爱情,寻觅希望,憧憬未来……

回想1957年,我们都是怀着那颗铭刻有奥氏名言的赤诚之心,走进大学,走进社会……我们虽然没有饱尝过战争的苦难,但却也经受了动乱的洗礼。在半个世纪的漫漫人生道路上,奥氏名言和保尔-柯察金那钢铁般的英雄形象,一直陪伴着我们,激励着我们,鼓舞着我们!

诚然,我们每一个人的机遇大不相同,景况也很不一样,但是,我们都在各自不同的岗位上,为祖国,为人民的建设事业奉献了毕生精力,可谓鞠躬尽瘁!

因为热爱生活,生活便甜美芬芳;因为热情工作,工作便出色美丽。

我很乐意再次高声朗颂:“人生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属于我们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在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呵!我们都老了,但愿我们在生命临将终结时,也能问心无愧地说:我们没因虚度年华而悔恨。

借此机会,

我要感谢母校的多年培育!感谢老师的谆谆教导!

也感谢《保尔班》这个令人一生难以忘怀的集体!

最后,我还要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是他们把我带到了这个世界上。

谈诗的一封信

二00二年,我的高中同学卢林生(1961年福建师院中文系毕业,平和教师进修学校中学高级教师。)对我《珍贵的回忆》一诗作了评析。一年前,他又曾来信,对我的被侥幸保存下来的几十首诗中的若干首作了评析。诚然,写诗是一种快乐,写诗评也是一种快乐;读诗是一种快乐,读诗评同样也是一种快乐。下面就是这封来信全文,立此存照。(注:我的被侥幸保存下来的几十首诗,就在本网站之《鱼目混珠》栏目里,这些所谓的诗,正如栏目的冠名,鱼目混珠罢了。)
继续阅读“谈诗的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