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国伟漆画作品展即将开幕

苏国伟画展拼图a

苏国伟即将进入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漆海南风——苏国伟漆画作品展”。展览时间:2013年12月04日—15 日。这是中国美术馆建馆50年来承办的最年青画家的个展,同时苏国伟也是新中国美术史上最年青获得全国美展金奖的画家。
苏国伟在获得全国美展金奖后,经过了近15年的自身沉淀、潜心创作,集中亮相近50多件精品,为广大绘画爱好者奉上了一道不一样的艺术盛宴。现代中国漆画从古老的漆艺之中脱胎而出,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表现形式。在现代漆画家中,苏国伟的漆画翘然独立,以强烈的个性特征,新颖时尚的题材图式,精巧绝伦的绘画技巧,传达出独具东方特色的文化意境,引领了一种关于漆画人物表达方式的新时代审美风尚,让我们感受到独特大漆之美与东方之韵。
原中国美协漆画艺委会主任蔡克振说:“苏国伟的画既做到雍容华贵又神秘多变、娓娓动人。他努力追求‘艳而不厌、繁而不烦’的美学效果”;苏国伟“有双善于捕捉‘美’的眼睛”;苏国伟“自身的‘定心’、‘定性’和‘定慧’”显得非常重要。
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吴长江同志说:“十二年来,苏国伟的漆画作品硕果累累,这源自于他的执着与开拓。可以想见,在之后探索漆画艺术的漫长之路,生性聪明、执着的苏国伟将创作出更加丰硕的佳作。‘用手说话’的苏国伟,将在漆画艺术史上写下最精彩的篇章。”
苏国伟,1979年出生,福建平和人。现为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绘画系副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十多年来,他创作了许多漆画精品,他的作品兼具东方意境与西方构成和色彩特性,既有细腻唯美的传统表达,亦有纵横恣肆的漆性抒发。先后荣获第九届全国美展漆画唯一金奖、十届全国美展铜奖、十一届全国美展获奖提名等奖项。并有两件作品由中国美术馆收藏。
我之所以特别的关注,是因为苏国伟是七章弟的女婿,也是从章弟的《合德軒美术培训班》走出去的学生也。顺带一句,弟媳和侄女也是美术工作者,算是美术之家了。总之,可喜可贺!

发表在 他山之石 | 苏国伟漆画作品展即将开幕已关闭评论

合德巷记忆碎片

合德巷的记忆碎片

# 国庆节回了阔别一年的故乡,又见到了常在梦中萦绕的合德巷老屋!七十多年前我就在这里降生,我的十兄弟姐妹都是在这里降生……

# 百多年前祖父从山格新坡到这里创业就有了这“合德巷”。这狭长的小巷子前临大街,后有小门可通“后壁城”。巷口斜对面有一间二层楼商铺——“合德布庄”。巷子里的老屋便是染布作坊兼居家了。走进小巷大约二十米,右边门即是染房,左边进门是灶间、天井及几间不足十平米的小房子;巷子最底还有一大一小老屋,后来经我的两个弟弟修缮加高成四层小楼;另有两间堂亲的老屋……十年前我闲来突发灵感,设计了个“合德巷家徽”(HD),看着看着,还有几分形似呢。看了它,我仿佛又走进那熟悉的狭长狭长的小巷子……

# 依稀记得,巷子底大间老屋里,进门是大厅,右侧靠墙是脚踩捣米石臼;左侧是一台稻谷脱壳用的“土埌”(闽南话)。最里的房间就是祖父祖母的居室了,室内有个阁楼。大厅和居室之间有个小天井,种了十几盆花,我记得有茉莉花、菊花、虎皮兰……等等。大厅左边有一小门,门外是一块空地“后园子”,应该是喂养禽畜、堆放杂物的处所,角落还有个简易茅厕。出了这园子,就是“后壁城”了。
在巷底大小两间老屋门口中间,有一个捣米用的石臼,常见妈妈在那里捣米。在染房的天井旁有一台石磨,每到年关临近就特别繁忙,许多邻居也来挂号排队,磨米浆蒸甜粿、发糕、萝卜糕;磨炒米粉印“糕仔”——米粉加红糖拌匀,然后用木模印出各种花样的“糕仔”来。我小时候就常帮妈妈磨米、印“糕仔”……

# 记得巷子左边老屋原来有一口井,水质尚好,略偏碱性,出水量也大。早年尚无自来水时,周边的邻居都用这口井的水洗衣做饭。尤其到了年关,邻居们都在这儿洗刷锅碗瓢盆、杀鸡宰鸭,可热闹呢!父亲开小旅店那会儿,每天都要用很多很多的水,全靠这口井呢。那时,我每天都要帮着从井里提水,这,不知不觉地在我身上也留下了明显的印记——我的右臂比左臂要粗壮结实许多呢!
记得当时家中有几块梯形大石墩,这大石墩的上面凿有直线凹槽,状如洗衣搓板,在其上搓洗衣服可好使了。其中有两块放倒,就拼成了井台。可惜,自从用上了自来水后,这口井就成了废井被填埋了。那几块大石墩如今也不见了踪影。还有一块小竹床似的大石板,上面平整光滑,记得夏天酷暑时候,父亲经常赤膊在上面睡觉。这块大石板据说尚在,不过这次回家匆匆倒是没见到。——我想,这几个梯形大石墩和小床似的大石板应该就是当年染布用的傢伙吧。

# 听二哥说,祖父先是经营布庄,后来中途改行,拜师学易,出师后开设“择日馆”兼书写对联,对易经有一定的造诣,在当地远近也小有名气,人称“南寮仙”是也。目前在老屋尚存一副他手书的对联遗墨——合乎中庸堪作则/德止至善可为师——这宝贵的的遗墨就成了我们家族的祖训,晚辈们更把它作为人生的座右铭,视为自己处事做人应当遵循的准则。一次,我们几兄弟闲聊时,大哥说祖父有一驱邪保平安的46字咒语呢,当时念小学的大哥一天背一句费了好大劲才把它背下来的,后来我把它记录下来——每当出远门或到一处生疏之地过夜我也都会默念着它,祈祷平安无事:乾元亨利贞,天地引吾行,日月护吾体,北斗……

# 我五、六岁时祖父便去世了,关于祖父我知之甚少,据说晚年中风,所以祖父没留给我行走的印象,而只有他坐在床前桌子边吃东西的形像。但却记得小时候经常用小石臼捶捣花生给他配稀饭——炒熟的花生先脱皮,再加点盐……祖父老了,满口假牙,花生太硬咬不动了。现今尚存的祖父遗物也是少之又少,据我所知,除了还有两个当年书写对联用的大石砚现在章弟在用之外,就是当年捶捣花生的小石臼了。所以,如今虽早就用电动搅拌器了,可这小石臼还舍不得扔呢。

# 父亲原姓黄,出生于永定湖山坑头。生在深山,家境贫寒,少年时便外出打工谋生,几经辗转到了琯溪,经人介绍给祖父当继子,也由于这个缘故,我们十兄弟姐妹就有的姓吴,有的姓黄了。我还有个弟弟出生几个月就送回永定老家过继给伯父做儿子(而本来要送回去的是我……关于此已有另文《戏剧性变故——故乡行之二》记叙)。父亲年轻时当过药店伙计,阉鸡阉猪,赶圩卖布,经营小旅店,直至公私合营,国营……晚年终于劳累成疾弯下了脊背……回想父亲母亲含辛茹苦、操劳一生,最大的财富与最值得欣慰的是,在他们身边的我们五兄弟有四个大学毕业,最小的弟弟因为文革念到中学就半途而废了,不过最终却也有好果子——三个获得高级职称,两个获得中级职称……

# 合德巷还走出了一位新四军老战士——听妈妈说,那时,我还在她肚子里——我叔叔正是一个十六七岁的热血青年,毅然参加新四军走上抗日前线……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全无音讯。直至家乡刚一解放,家里便收到叔叔寄回来的“革命军人证明书”。我爸还买了镜框镶起来,挂在显眼的位置,这确实是很让人觉得光彩了得。不久,我大哥也高中毕业,走进了“华东军政大学”……此后的许多年,每当春节,都会舞狮秧歌、敲锣打鼓到家里来慰问,并在门口挂上两块红底金字的《军属光荣》牌匾……

# 俱往矣! 光阴荏苒,岁月沧桑,如今这百年合德巷老屋又焕发出青春的活力——也有些年头了,七章弟多年来担任县美协主席,在一中任教后期及退休后一直在开办《合德軒美术培训班》,而且长盛不衰,日见兴旺,人们经常可见到成群学生模样的少男少女在这狭长苍老的小巷仔进进出出……

发表在 亦思亦录 | 合德巷记忆碎片已关闭评论

七章弟新画作

七章油画6幅a

金秋十月,正是蜜柚收成的季节,我与老伴又回了一趟老家——蜜柚之乡平和琯溪。那天,放下行包便与章弟到大哥家,屁股还没坐热就接到力生甥的电话:说他刚驱车抵达泉州看儿子、女儿女婿,也给我带了自家的蜜柚云,呵,如果早知道,我就可以坐他的车回老家啰。翌日,九龙弟也从厦门回来相见。我们三兄弟一同去看望了宝玉姐,没想到也见到敏和訪。章弟刚从合德巷老屋乔迁新居,便与龙弟同去一览:十四楼层,登高极目,远山近水,空气清新,通透敞亮!恰巧璇侄回娘家看老爸,也就尾随而来,茶后又盛邀我们到南靖晚宴,餐后还K歌,我有十几二十年没唱过歌了,没想到竟被阿璇撬开了嘴,效果自然可想而知,不过令人高兴的是这次还见到了刚毕业工作的宏和他女友珍……呵!一年一度回老家,为的就是重温亲朋好友之亲情和友情,遗憾的是二哥尚在厦门疗养,六鳌弟又远在象湖山!呵,呵,相见亦无事,不来忽忆君!
章弟乔迁之后,合德巷老屋的《合德轩画室》除了美术培训班仍在继续之外,画室似乎更有了一些新气象——章弟的绘画创作条件更好了,但见他退休之后还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沉醉在自己所钟爱的绘画创作之中——这次我就看到好几幅最近收获的油画,他说正在筹备一个画展,所以还要加紧赶画云云……

发表在 亦思亦录 | 七章弟新画作已关闭评论

关于简体字繁体字的文摘

香港知名演员黃秋生前些时候在微博发声:“在中國寫中文正體字居然過半人看不懂,哎,華夏文明在大陸已死。”他所說的中文正体字即指繁体字,此言经媒体报道后,引发舆论热议。我浏览了正反两方的一些文章与言论,并做了部分摘抄,自己觉得颇有趣味,同时也增加了对朝夕相处的汉字相关知识的了解,真是一个再学习过程,受益匪浅……

简体字-繁体字1a
其实,从语言学界到寻常百姓,关于“汉字简繁”的争论由来已久。几年前,就有专家建议全国用10年时间分批停止使用简化字,恢复使用繁体字。而在网络时代,年轻人对繁体字的疏离与遗忘,更日渐加深文明传承与文化流失的担忧。

反对汉字简化的一个理由,是繁体字符合汉字造字规则,虽然难写,却要比简体字容易认。其实汉字演变到楷书,不管繁、简,都已是面目全非了,真想知道一个字的由来,至少也必须懂得小篆甚至甲骨文,而教儿童认字的小学教师,哪会有这样的功力?用繁体字的各位平心静气地想想,自己当初认字时有多少字是通过了解字源才记下的?恐怕绝大部分字都是靠死记硬背记下的吧?既然都是死记硬背,当然是笔划较简单的简体字好记好认好写

王X:我要回答你的社会成本问题,我们现在是一个国家两种文字,中华书局出的古籍版大多数都是繁体,不是简化字,为什么?因为简化字不能表达古代文学里面的很多内容,它作为一个载体不能承载我们中华民族的几千年的文明,所以它必须用繁体字。繁简并行的结果是同学们要学习简体字同时又要学习繁体字……

王X:我觉得今天的讨论很有意思,我对废除简体字很有信心,通过今天的讨论,我发现繁体字是这些年来我们没有得到平反跟昭雪的一个最大的冤魂,因为当初搞简体字是没有道理的,我们今天繁体字要平反昭雪,所以必须废除简体字。

在中国大陆既然已经使用了简化字,就有一种不可逆转的趋势,我觉得最好的办法是把繁体字看成是像隶书文化里面的一种非物质遗产,我们保留下来,提高它在日常人之中的普及率,让大家认识到这是我们过去的一种字体,我们日常生活中还要用这种简化字,这是一种比较好的方法。

繁体字成为中华文明的一个深厚的文化底蕴遗产。繁体字做为中华文明的像征能给人一种庄重、工致而又灵动的审美愉悦,能让我们对祖辈非凡的智慧产生敬重之心,让我们对绵延五千年的故国文明涌起一种庄重的思念。可以说,中国文学的精髓概源于此,由此而有诗词之功,而有绘画之韵,而有建筑之美。
 
“世界上没有一个民族,不重视自己的语言文字的,中国繁体汉字意蕴丰富,不但是记录语言的文字符号,而且‘字形藏理、字音通心’,传递上古先人对当今、后世的许多信息。”作为“恢复繁体字”的支持者,潘XX认为这并非是开历史倒车,文化溯源是为了向前看。“我们不能把英语的各个版本都引入国内,而独忘了民族骨血气脉魂都在其内的汉字本源。”

也有专家认为,有些简化字在简化过程中,没有遵循汉字发展规律,因此降低了港澳台同胞对简化字的认可度。对此,江XX表示,少数简化字不太理想,不能否定整个简化字系统,“简化字给人们的使用带来极大的方便,现在要逐步废除会不得人心”。

而全球化的发展趋势,也注定了简化字的生命力。据悉,简化字由于笔画比较少,在计算机上显得形体清晰,联合国已把简化字作为中文的规范字体,成为国际标准。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政府也规定华人社会使用简化汉字。正如专家所言,“简化字已经走向世界,对于传播中华文化会发挥有利的作用。毕竟,文字的使用由繁到简易,由简到繁难。”

不过,面对当代人对繁体字的“遗忘”,专家也给出了建议。比如在中小学语文课中可增加有关繁体字的内容,使学生能认识繁体字,并掌握繁简对应关系。“为了加强两岸四地语言文字的交流,最终实现书同文的远景,目前内地应逐步做到用简识繁,在一定范围内简繁由之,台湾则用繁认简,在一定范围内繁简由之。”江XX说。

繁體字只是簡體字過去的形態。單就字體形式來說,繁體字身上確實部分承載著簡體字所不具備的文化元素,但是從甲骨文、金文開始,漢字的嬗變、演進總是不可避免地失掉一些文字學、歷史學等意義上的好東西,繁體字演變到簡體字,同樣如此。然而換個角度看,簡體字身上亦承載著繁體字所不具備的文化元素。

華夏文明,包括整個人類文明發展演變到今天,其實都有一個刪繁就簡的過程。人們都喜歡自由自在地生活,不喜歡被繁文縟節束縛,簡潔的價值觀與人類追求單純明淨的趣味也非常契合。可以說,簡潔是生活的高境界,也是文明所追求的很高的境界。

网友@包容万物恒河水:现行港台繁体字的主要依据是满清1874年的‘钦定正体字’,将大部分汉字的不同写法全部删除只保留一种,‘钦定正体字’之前汉字字形有3万多个,‘钦定正体字’之后只剩1万,名为繁体字实为残体字。

网友@桔子树小窝认为简体字的推行有着深远的意义:旧时君王为愚民统治需要,选字就繁不就简,只盼文盲遍地,以保天下江山。建国后为了让大家都认字,重新选定字表,选字就简不就繁,原是功德无量之事。

网友之间也曾为简繁之争编写过段子。坚持繁体字为“正统”的人群表示:“汉字简化后,亲不见,爱无心,产不生,厰空空,面无麦,运无车,导无道,儿无首,飞单翼,涌无力,有云无雨,开関无门,乡里无郎,圣不能听也不能说,买成钩刀下有人头,轮下有匕首,进不是越来越佳而往井里走,可魔仍是魔,匪还是匪”。他们用这种方式嘲讽大陆的简体字政策。而大陆的网友也编写桥段回敬:“汉字简化后,党内无黑,团中有才,国含宝玉,爱因友存,美还是美,善还是善,虽丑无鬼,只不过台无吉,湾无言。”大陆网友对繁体字优于简体字的说法不以为然,认为汉字简化是历史必然:“汉字从金文篆书一直到现在简化是大势所趋。”

什么“愛”无“心”,其实我想说,文字的发展就是由繁趋简,成为一种表意的符号,否则得写甲骨文和篆书(这才是孔子教的字)。
英文的“Love”中有“heart”吗?
还有什么字体相近难以区分——那是因为你根本没学过简体字,不懂乱说。要说相近pq bd bp这些英文字母更相近,但是大家都分得出来。真正难分的是当字较小时,比如电脑屏幕上,笔划繁多的繁体字一团模糊。
请问下面这些字,繁与简,到底哪个更容易识别
書晝畫(书昼画)——前三个繁体字在电脑荧幕上笔划几乎一样,难以分辨,简体字却一目了然。
興與輿(兴与舆),態熊(态熊)、義羲(义羲)、業叢(业丛)等等到底哪个更容易辨识???

有几个常用字特别值得一提:
“龟”字,繁体近二十笔龜,简直是一笔一画在画一只龟,难写(我至今不知其正确笔顺、笔画),难记(经常阅读繁体字书籍的尚且我认得写不得,何况小学生),简化后保留其轮廓,仅剩七笔。
“忧郁”的“郁”,繁体多达二十九笔鬱!写法极其复杂,也很难记,据说有一次汉学会议上有人靠写出这个字赢得一片掌声,简化后以“葱郁”的“郁”代替,仅八笔。
“吁”繁体字多达三十一笔籲,也极难记住写法,简化后改为“口”形“于”声的形声字,好记得很,且不过六笔。
“衅”的繁体字二十六笔釁,写法也相当古怪,明白了其字源也未必能记得其写法,简化后仅十一笔。这些都是人人必须记得的常用字,想当初学繁体字的小学生光记这几个字就不知花了多少精力,而用简体字的人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它们记住,难怪有人对简体字大为不满——他当初的心血简直是白费了。繁体字动则十几、二十几笔,而简体字平均七八笔,不仅书写快速,对于计算机用字也极其方便

有一些简体字,本来是古字,比繁体字更符合造字规则,我举两个例子。
先说“众”字。简体的写法是三个人叠一块,这是“众”字的最原始的写法,甲骨文就已经这么写了,就是《周语》所谓:“人三为众。”非常地好认好解释。可是繁体字的“众”字,有多少人知道它为什么那么写?原来它的下部,实际上也是三个“人”,只不过变了样了,不说还不容易看出来;而上部呢,根本就是写错了,本来的写法应该是一个横着的“目”,《说文》解释说:“目,众意。”我琢磨它的意思,大概这个“目”应该是“纲举目张”的“目”,也就是网孔。网孔密密麻麻的,确实是“众意”。既然“三人,众意”,“目”也是“众意”,未免重复累赘,去掉这个含义不明显而且写错的上半部,剩下原本的三人,不是很好吗?
再来看“从”字。简体的写法是两个“人”字并在一起,这也是“从”的最古老写法,也见于甲骨文,取“两人相从”之意。繁体的“从”可就不太好解释了,它的右上角,是两个“人”,保留了“从”的最初写法,可是其他部分呢?我们对照小篆,才发现这个字也是写错了,它的双人旁和右下角应该合在一块,成为一个表示行走的偏旁,这大概是在小篆的时候才添上去的,楷书再把它割成两半,可就有点莫名其妙了。
类似这样的简体字还不少,比如“尘”、“礼”、“云”、“电”、“胡”、“须”、“处”等等,不一一解释了。

 简体字是汉字演变的逻辑结果。汉字从甲骨文、金文变为篆书,再变为隶书、楷书,其总趋势就是从繁到简。楷书在魏晋时开始出现,而简体字已见于南北朝(4-6世纪)的碑刻,到隋唐时代简化字逐渐增多,在民间相当普遍,被称为“俗体字”。我们今天使用的许多简化字,在这时候就已经开始出现,例如“营”、“寿”、“尽”、“敌”、“继”、“烛”、“壮”、“齐”、“渊”、“娄”、“顾”、 “献”、“变”、“灯”、“坟”、“驴”,等等。宋元明清12种民间刻本中所用的简体字多达6240个,其中与今天使用的简体字完全相同的有“实”、“宝”、“听”、 “万”、“礼”、“旧”、“与”、“庄”、“梦”、“虽”、“医”、“阳”、“凤”、“声”、“义”、“乱”、“台”、“党”、“归”、“办”、“辞”、 “断”、“罗”、“会”、“怜”、“怀”等等共达330多个。

 汉字是世界上仅存的表意、象形文字,是中国人民智慧的结晶,是中华民族的文明之光,也是中华文化的基因和载体,对中国灿烂文化有着伟大的贡献。

汉字具有多种特性和作用,工具性是其最根本的属性。工具就要简单灵巧,实用好用。5000多年来,汉字有很大的发展进步,但相对英文来说,易学易记易写的问题至今没有完全解决好。几千年来汉字演变的趋势,从整体上说是从图画到线条到笔画。简化的结果,文字的神秘色彩被淡化,字形中包含的原始意义被淡忘,人们越来越把文字作为一个词的符号来对待,象形符号不断向简炼、规则化方向发展,线条化、平直化、简单化是基本趋势和要求。

 简化的汉字不仅易写,而且多数也更美了,简化与美化得到了兼顾。著名文字学家、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先生说,认为书法一定要写繁体字才好看并不尽然。书圣王羲之行书“兰亭序”有324个字,其中102个是简化字,占总数近1/3。历代大书法家写简化字者甚多,许多简化字就是他们创造出来的。

电脑的出现虽然使人用手写字的机会少了,但手写仍有必要,因此,简化的步伐不能停止。比如常用汉字中就有如“藏”、“囊”等还是笔画多不好写,写出来也是一片墨迹黑疙瘩,既不易认也不美观。人们期待着某些字进一步简化
日本语中的汉字也进行过简化。新加坡简化字比中国的多8个。马来西亚的简化字全抄中国的。韩国、越南也有简化汉字,不过汉字在这两个国家已经被老大们枪毙了。 大家或许以为日本的汉字都是繁体字。其实不然,他们在很多年前简化过他们的汉字,但是只有100多个,其中如“国,学,会,号,独”等好些汉字和中国简化字一模一样。

今天中国和世界正处于一个历史性的大变革时期,汉字不但不能恢复繁体,而且还可以再简化,有些字包括最常用字还很不易写,比如“谢谢”这个人们需要说和喜欢用的词,写起来却很费劲。类似情况还不少,国家语委公布的2500个常用字中10画以上的就有1081字,15画以上的就有145字,这些字写起来麻烦,写出来也显得壅塞挤压,既不美观,也不方便,亟待简化。……人民群众有无限的创造力,如果问计于民,包括征求海外华人的意见,一定会有很多精彩的简化方案,让汉字易识、易记、易写、易学。

附:第一批简化字的简化原则和方法(网上资料)
    汉字简化的原则是:“述而不作”、“约定俗成,稳步前进”,也就是说尽量采用已经在民间长期流行的简体字,只作收集整理和必要的修改,不擅自造字。
  汉字简化的方法是以钱玄同在1922年提出的方法为基础的,共有七种:  
1、采用笔画简单的古字。如“从-從”、“众-眾”、“礼-禮”、“无-無”、“尘-塵”、“云-雲”等等,这些字都见于《说文解字》,比繁体字更符合“六书”。  
2、草书楷化。如“专-專”、“东-東”、“汤-湯”、“乐-”樂、“当-當”、“买”-買、“农-農”、“孙-孫”、“为-為”等。  
3、用简单的符号代替复杂的偏旁。如“鸡-雞”、“观-觀”、“戏-戲”、“邓-鄧”、“难-難”、“欢-歡”、“区-區”、“岁-歲”、“罗-羅”、“刘-劉”、“齐-齊”等。  
4、仅保留原字的有特征的部份。如“声-聲”、“习-習”、“县-縣”、“医-醫”、“务-務”、“广-廣”、“条-條”、“凿-鑿”等。  
5、原来的形声字改换简单的声旁。如“辽-遼”、“迁-遷”、“邮-郵”、“阶-階”、“运-運”、“远-遠”、“扰-擾”、“犹-猶”、“惊-驚”、“护-護”等。  
6、保留原字轮廓。比如“龟-龜”、“虑-慮”、“爱-愛”等。  
7、在不引起混淆的情况下,同音字合并为简单的那个字。比如“里程”的“里”和“里面”的“里”合并,“面孔”的“面”和“面条”的“面”合并,“皇后” 的“后”和“以后”的“后”合并,“忧郁”的“郁”和“郁郁葱葱”的“郁”合并。

主要摘自:
簡體字繁體字均可傳承文明(涂啟智) 2013年07月18日08:04   來源:光明日報
一则微博再引汉字简繁之争/解码:汉字 什么模样才端正(记者郑轶整理) 2013年07月23日08:47   来源:人民日报
学者称恢复繁体字没必要也不可能  汉字应再简化(周溯源  张广照) 2013年02月19日08:33  来源:光明日报
繁体字和简体字的来源(网上资料)

发表在 剪报&文摘 | 关于简体字繁体字的文摘已关闭评论

泡泡爱吃芝麻糊

孙女泡泡3周岁生日刚过,忽然想起半年前在深圳的一张泡泡吃芝麻糊生活照片拼图还搁在文档里,补发了吧:芝麻开花节节高,泡泡成长乐乐顺!

芝麻糊a

发表在 亦思亦录 | 泡泡爱吃芝麻糊已关闭评论

泉州当选中国首个“东亚文化之都”

8月26日,由文化部主办的中国首届“东亚文化之都”评选活动终审工作会在北京国家博物馆举行。经过紧张激烈的角逐,泉州在苏州、杭州、青岛、武汉、西安、黄山、济宁、咸阳、桂林等实力强大的初审入围城市中脱颖而出,当选为中国首个“东亚文化之都”。
    首届“东亚文化之都”评选是中日韩三国共同发起的多边性文化活动,三国于2013年分别选出一国一城,即3个城市共同当选。在今年9月下旬将于韩国举办的“第5次中日韩文化部长会议”上,泉州将与此前已评定的韩、日两国“东亚文化之都”光州和横滨,一道接受三国文化部长的正式授牌。当选城市将在2014年一年内,以“东亚文化之都”名义开展形式多样的文化活动。
早在199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进行海上丝绸之路考察活动时,就将泉州列为重点城市之一。而探寻历史的印记,我们还会发现,从《高丽史》记载宋代前往高丽国经商的以泉州商人为最多,到韩国专家认为他们发掘的新安古船来自泉州;从民族英雄郑成功的母亲为日本长崎平户人,到日本尺八团体“竹精会”来泉州寻根后改名“泉州会”……大量的史料证明,一千多年来,泉州在中、日、韩文化经济交流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置身历史与全球的坐标,泉州是国务院首批历史文化名城、海上丝绸之路起点、世界宗教博物馆,也是唐宋元时期“涨海声中万国商”的国际性大都市、“东方第一大港”,还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球首个“世界多元文化展示中心”城市。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为泉州留下了众多的文物古迹,全市仅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就有31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同样也有31处,其中泉州南音、提线木偶等四个项目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遗”名录,为全国唯一拥有全部三大类联合国“非遗”项目的城市。

泉州拼图a
泉州位于东海之滨,与台湾隔海相望,土地面积11015平方公里,人口640万。现辖鲤城区、丰泽区、洛江区、晋江市、石狮市、南安市、惠安县、安溪县、永春县、德化县和金门县(待统一),以及肖厝区域。(2008年05月13日15:16  来源:人民网-奥运频道)

泉州历史悠久,是国务院首批公布的历史文化名城。海上交通发达,早在唐代,即为中国四大外贸港口之一。宋元两代,进入全盛时期,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启锚地,为”东方第一大港“,与100多个国家和地区通商贸易,呈现出”涨海声中万国商”的繁荣景象泉州被誉为世界宗教博物馆,世界各大宗教,如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包括天主教)、印度教、摩尼教和犹太教等,随着经济、文化的交流而传入泉州。泉州又是著名侨乡、台湾同胞主要祖籍地,每年回乡探亲、寻根谒祖、投资兴业的络绎不绝。

提起泉州的寺庙,有两副对联十分耐人寻味。一副是悬挂在泉州关帝庙正殿前的对联,上联是:“诡诈奸刁到庙倾城何益”,下联是:“公平正直入门不拜无妨”。充分体现了泉州“关老爷”的刚正不阿,一身凛然正气。另一副就是开元寺山门前由大理学家朱熹撰写的对联,上联是:“此地古称佛国”,下联是:“满街都是圣人”。充分反映了泉州作为一座文化历史古城的文化底蕴。

易中天说:行走在泉州城,一不留神你就会跟历史撞个满怀。

日本综合研究大学院大学博士高野纯子曾到过西安,参观了泉州的一些景点后,深深折服于泉州悠久的文化积淀,“‘地下看西安,地上看泉州’,果然是名不虚传。”

《小城之春:泉州——寻宝之城》:泉州沉淀了太多层岁月,而且它们都还活着,这座城市,因而像个藏宝之城。在泉州闲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你将邂逅到的,是哪一个朝代,甚至哪一个国家的哪一块美丽碎片。

《小城之春:泉州——寻宝之城》:用泉州人的眼睛来看,这是个多么拥挤但温暖的城市:床有床头神,灶有灶神,祠堂的祖宗不去祭拜,就会在阴间饿坏,初一十五不去和神佛商量,他可能就忘记帮你……到了泉州,只有拥有了这种眼睛,才算真正游历了泉州。

《小城之春:泉州——寻宝之城》:据说,一个学者一次偶然到泉州考察,走进一个石头砌成的公共厕所,刚脱下裤子,无聊地看着地上的石头——右脚踩着的是一块千年的石碑,左脚踩着的是写着梵文的某个遗址,一惊,连屎尿都拉不出,大叫着跑出来。他一路狂奔到了开元寺,一抬头,看到寺内高耸的仿木石塔上雕刻的竟然是印度教的某个神灵,又发现这庙宇是用皇帝才能用的99根盘龙柱建成的——这柱子,还有许多是印度正教雕刻装饰的。这引来了大批学者进驻,学者们进而发现,泉州的古文物数量,是中国城市中唯一可以与西安媲美的。

开元寺始建于唐王朝开元二十六年(738年),占地78000余亩,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了。在佛教文化中与北京广济寺、杭州灵隐寺、洛阳白马寺齐名。在宋代最鼎盛的时候,僧众多达1500多人,附属寺庙120多座,现存的寺院是郑成功的父亲郑芝龙捐建的。

东、西塔建于宋代,历时22年才完工,是目前国内保存最为完好、塔身最高的石质塔。东塔名曰“镇国塔”,塔高48米,西塔名曰“仁寿塔”,塔高44米,两座塔外形一致,但塔面上的浮雕不尽相同。所雕的力士个个豹眼环睁,线条刚劲有力;菩萨人人曲线优美,面呈慈祥。令人不解的是,这两座石塔在历史上曾经历过八级地震至今仍岿然不动,并经历了无数次的战火洗礼,依然光彩照人。

老君岩——“老子天下第一”。道教老君造像,我国现存最大的道教石雕--老君造像,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道教尊他为教主,奉《道德经》为主要经典。老子的哲学思想在我国占有重要位置,影响十分深远。是我国古代春秋时期著名的哲学家、思想家。
老君造像雕于宋代,据《泉州府志》记载:“石像天成,好事者为略施雕琢。”寥寥数语,使之更具有神 秘色彩。石像高5.1米,厚7.2米,宽7.3米,席地面积为55平方米。整个石像衣褶分明 ,刀法线条柔而力,手法精致,夸张而不失其意,浑然一体,毫无多余痕迹。逼真 生动的表现了老人慈祥、安乐的神态,因而成了一种健康长寿的象征。泉州民间俗 语“摸着老君鼻,活到一百二“,但是真要摸到它的鼻却也不容易呀。

海内第一桥——洛阳桥,是我国这第一座跨海的大石桥(原名万安桥),素有“海内第一桥”之誉。是古代著名跨海梁式石构桥,在中国桥梁史上与赵州桥齐名,有“南洛阳,北赵州”之称,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称之为“中国古代桥梁的状元”。世界著名科技史专家李约瑟也对它做了很高的评价。它始建于1053年,整整花六年时间才建成。石桥一共有1200米长,5米宽,有44座桥墩。桥上两边有扶栏。如今石桥只剩下31座桥墩,1188米长了。

清源山位于泉州市北郊,俗称“北山”;主景区距泉州城市区3公里。清源山海拔572米,山脉绵延20公里,象形岩石,千恣百态,有“闽海蓬莱第一山”之美誉,是泉州四大名山之一。
清源山是泉州十八景之一,是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区,为泉州市首个荣获5A级风景区称号,由清源山、九日山、灵山圣墓三大片区组成,总面积62平方公里。据泉州府志记载,清源山最早开发于秦代,唐代“儒、道、释”三家竞相占地经营,兼有伊斯兰教、摩尼教、印度教的活动踪迹,逐步发展为多种宗教兼容并蓄的文化名山。景区内流泉飞瀑、奇岩异洞、峰峦叠翠、万木竞秀,以宗教寺庙宫观、文人书院石宝以及石雕石构石刻等文物为主的人文景观几乎遍布清源山的每个角落,现存完好的宋、元时期道教、佛教大型石雕共7处9尊,历代摩崖石刻近500方,元、明、清三代花岗岩仿木结构佛像石室3处,以及近代高憎弘一法师(李叔同)舍利塔和广钦法师塔院。

中国闽台缘博物馆是国家级对台专题博物馆,占地154.2亩,主体建筑分四层,面积为23332平方米,高度为43米。配套的景观广场面积达19000多平方米,是目前泉州市规格、档次最高的一个广场,其入口处的“九龙柱”,高19米、宽2米,是祖国大陆最高的一对“九龙柱”
中国闽台缘博物馆北倚国家级风景区清源山,南接风景秀丽西湖,西邻泉州市博物馆,是集收藏、展示、研究、交流和服务等功能为一体的全国性对台文化交流与合作基地,是以台湾基层民众为主要对象,以“反独促统”为目标的国家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对台宣传场所,同时也是研究闽台关系、大陆与台湾关系史的重要学术机构。 
博物馆主体建筑方案采用“天圆地方”设计理念 ,整座建筑浑然天成,运用闽台两地传统建筑“出砖入石”的特色工艺,红白相间,浑然天成,充分体现了海峡两岸的人文精神与地域特色,成为泉州最具特色的标志性建筑。
 

发表在 剪报&文摘 | 泉州当选中国首个“东亚文化之都”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