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薯叶果然郁郁葱葱

儿子家阳台盆栽蕃薯藤果然郁郁葱葱!

現代人生活越來越講究養生,从前窮苦年代常吃的東西,現在反而成為了養生佳品,例如蕃薯就是,现在已被许多人所接受。而蕃薯叶则较少人吃,其实只要家常清炒就可以炒出一碟爽滑细腻、清甜嫩绿的美味菜肴来。

据有关资料,蕃薯叶的热量低,含有多种矿物质且钙、维生素a的含量很高,高含量的维生素a,可维持头发、皮肤、呼吸道及消化道等部位的上皮组织健康,并保护视力;还富含酚类,具有抗氧化力及抗癌的功效。所以蕃薯叶确是优良且富营养的绿色蔬菜。

如果自家盆栽,一可观赏,二可食用,还不必担心农药之害呢!

发表在 亦思亦录 | 3条评论

难得出门……

前天(28/2)16:15老两口离泉飞深。景送机场。虽是阴天,可云层之上却是阳光灿烂!我们有如在云海上踏着银白色的波浪疾飞……
飞机准点抵达,取好旅行箱走出机场,只见儿子儿媳已在迎候……
离泉前夕写了几幅字,下面即其中之一幅。

唐张继诗: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发表在 差差书法 | 2条评论

封面设计

这是15年前为《晋江市投资指南》设计的封面

(小资料)

晋江市位于福建东南沿海,泉州市东南部,1992年撤县设市,下辖15个镇。该市集闽南金三角经济开放区、全国著名侨乡、台湾同胞主要祖籍地于一体。

晋江市三面临海,可谓枕山面海,土地总面积649平方公里。年平均气温20—21度,一年四季如春。

2003年末,总人口1024331人,其中非农业人口183153人;外来人口40多万人。

改革开放以来,晋江经济一直保持高速增长的发展态势,年均增长率达26.16%。从综合实力看,1991年首次评选“全国百强县”时,晋江名列第55位;2000年,又跃升第10位,进入“全国十强县(市)”行列;2008年全国县域经济百强县(市)第6名

发表在 亦思亦录 | 封面设计已关闭评论

废纸堆里的字

我从小喜欢看字,也比较注重写字。但是,除了小学时候习过字,却未曾拜过师,临过帖,平时也不常写,这当然指的是毛笔字。只是无论走到哪里,都会留意商家招牌或门上好看的字,奇异的字,驻足揣摩一番,还有书籍杂志,甚至旧报纸或包装纸上的字也不放过,这大概就是“心摹”了吧。如此这般,久而久之,我从小在所处人群里就被认为写字好手了。后来在工作的千人单位里,还被推举为书画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呢,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了,哈哈!也因此,遇有单位里举办书法展,或省里本系统的书法展,都会去凑凑热闹。不过,每当这个时候,大都不是一笔而就——写完了总会觉得哪里写得不好,再写,原来不好的地方改进了,可又会出现新的毛病,每次写2-3幅是常有的事,总之,难得满意。于是,只能劣中求好,勉强挑出一幅凑数了,这大概就是所谓“眼高手低”吧。
最近在一卷旧纸堆里就翻出几幅十七、八年前作废了的字稿。
其一:《南方来风》——学习口口口南巡讲话有感
其二:《祖国万年青明朝更好看》
其三:《喜气洋洋》祝贺侄黄杰林碧恋新婚大喜
其四:《羊年夏月双喜》
现在把这些当年作废的字稿加盖印章拍照放到自己的网页上,也算是留下一个曾经的脚印,权作纪念。也许,这也是闲着没事找事的无聊之举吧。
不过——自娱自乐,乐在其中呀!

南方来风(忽如一夜春风来 千树万树梨花开)


祖国万年青今朝更好看


喜气洋洋


羊年夏月双喜


发表在 差差书法 | 废纸堆里的字已关闭评论

古城元宵 千年花灯

据说昨夜的月亮是52年来最大最圆的元宵月。唐伯虎有元宵诗云:“有灯无月不娱人,有月无灯不算春。春到人间人似玉,灯烧月下月如银。”
在古老的泉州,元宵节真是全民的狂欢节。昨夜泉州是万人空巷,游人如潮,人们争相走上灯市,赏灯、看戏、踩街、游街、弄狮舞龙、观歌吹漫步,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
在古老的泉州,元宵节又离不开花灯,这已经有千年的传统了。在后街、文庙、天后宫等处满街是灯,处处是灯,灯展上更是花花绿绿、林林总总花灯的海洋,真是“万枝灯烛度花楼”啊!看那孔明灯在欢呼声中冉冉升起,又让我回到了津味底童年……
顺带一笔,我虽忌糖,但在元宵节早晨也象征性地吃了一颗元宵汤圆;我虽居泉州近30年,却是首度参观灯展。人山人海,走马观灯,幸得SAMSUNG相助,尚有收获……

 

 

发表在 亦思亦录 | 2条评论

美女酒杯

春节前儿子儿媳从SZ回来,格外高兴,便启用放置多年的一套酒杯——我觉着颇为简朴又标致,杯子上的美女图,画工精细,色彩清新,甚是可人。客厅也亮着一盏平时很少点亮的变色灯(这还是大约20年前参加泉州市总工会举办的辩论会的纪念品呢。记得当时一同参加辩论会的还有董志全、陈文秀、林维钦……)呵!在这阴冷的冬天里似乎多了些许暖意,这酒喝起来也有着别样的温润爽喉。一家团聚,其乐融融。
过后,禁不住就照了几张小照,用picasa3处理了一下,留个纪念吧。

发表在 亦思亦录 | 3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