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杂感

岁末年初我在南山小住,与儿子儿媳共同生活了两个来月。想起“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诗句,只是此南山非彼南山也!陶渊明的南山指的是庐山,我住的却是深圳之南山。然而尽管地域有异,生活内容也大不相同,可心情却都是悠悠然也!

这两个月里我国南方经历了几十年不遇的雨雪灾害,深圳虽然免灾,但却也经受了一次罕见的寒冬!在这个不寻常的寒冬里,我们的生活虽然从容平淡,心里却十分温润暖和。由于两地分居,难得相聚,现在,能够与儿子儿媳一起吃吃饭,说说话,散散步,打打球……上班出门时一声“爸妈,我们上班去了!”下班回家时一声“爸妈,我们回来了!” 儿子出去应酬吃饭时妈妈总要唠叨“记得酒别喝多了!”变天转冷时都会互相叮咛加衣……呵,呵,这再平常不过的嘘寒问暖的话语,这看似多余的唠叨叮咛,就是让人感到温润暖和的浓浓的亲情啊,它就像冬天里的阳光,最能温暖父母的心!

这两个月里,也还有一些值得记忆的东西:

*我度过了第70个生日,儿子送我的生日礼物是lenovo笔记本……
*我偶然读到一首诗:我来自偶然/像一颗尘土……
*我完整地阅读了一本既寻常又深刻的书《钝感力》……
*小两口带我们老两口到香港走了一回……
*还有几个认识不认识的朋友索要签名设计……

发表在 亦思亦录 | 3条评论

她帮我在网上买到钟爱的书

当我把书取回来时,我女儿大概是看到我一脸喜色,便说:你又可以写一篇博客了……

这是一本国际现代书法展作品集——《书.非书—开放的书法时空》。这本书我半年前就在南风文化城看到了,当时的感觉恍若“一见钟情”啊,可是一看定价却把我吓住了——竟然高达260元!我实在舍不得掏这个钱。以后只要经过那家书店,我总会进去翻翻,虽然不能拥有它,但翻翻也很养眼,很赏心悦目呀。整个泉州我跑过的大小书店,就仅此一本。然而,如今大半年过去了,它依然静静地躺在那里……

上个月我那搞美术的弟到泉州来时,说他近来正酝酿创作一些油画,于是我带他逛了几家书店,当然免不了推介这本《书.非书》,也当然受到了他的青睐,然而也只是翻翻而已。及至有一天我去花巷理发顺路到《方志》书店小坐,拜访本文题目的“她”——一位文气、出色、温文尔雅的姑娘,也就是经营这家泉州唯一的专业书店的老板。我们是几个月前的夏天才认识的。有一天我第一次去逛她的书店,她正一边看电脑一边泡茶,没想到她泡好茶竟请我喝茶!我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了,平时,我上街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大小书店书摊,而这样的礼遇却是从未有过的。于是我们便聊了起来,我看她在操作电脑,便说起我有个个人网站,她随即打开看了,当看到《签名设计》时,她要我也帮她设计一个……后来,每当我去花巷,便会到她那里坐一坐,聊一聊,翻翻书,喝喝茶。

话说回来,那天进去小坐,闲聊中我谈起了曾经看到一本喜欢的书,但价格太贵了——她立即说“啥书名?我到网上查查”——结果:最便宜的一本92元,但已售出;尚有一本130元……我说那好,等降至百元以下,我就订购一本。没想到,月初我老伴回老家时把这一信息告诉我弟,他立即来电要我买下。于是我随即委托“她”代办。不出几日,终于如愿以偿地拿到了这本钟爱许久的书了。

两天之后,我就把这书寄回老家给我弟随时浏览借鉴,这对他的油画创作也许有所裨益。不过,我已经用数码摄像机把所有书法作品转移到电脑上,算是一本电子书了。对我而言,虽无实用之效,但却也可以随时翻阅欣赏了。

还得感谢帮我买到钟爱之书的她!

发表在 亦思亦录 | 她帮我在网上买到钟爱的书已关闭评论

看我能跑到几时?

龙洋出招是妙计,
天天慢跑五公里。
口鼻呼吸各四步,
掌控心率莫太急。
屈指数来三月余,
身心健康添活力。
七十起步犹太迟?
贵在坚持大有益。

从今年7.1开始,我每天早上从家门口慢跑到刺桐公园,又在园内环园跑8圈,再绕园漫步一圈,就这样边慢跑边听广播或mp3,而后漫步回家……也别有一番快意呢。
其实,早在几年前我还在广州那时候,龙洋老同学就建议我慢跑,可我一直未曾实行。直至几个月前血检发现血糖忽然偏高许多,龙洋兄才又旧话重提。他还教我一些慢跑的要领——如何呼吸(口呼鼻吸,四步一换)、注意掌控心率(170-年龄/分钟)……等等。
说来有趣,刚开始跑时,因为要跑8圈,头几圈还能记清楚,待到6-7-8圈就含糊不清了,这大概是年纪大了之缘故吧。
于是动了小脑筋,第二天便跑完一圈,摘一片小树叶放在口袋里,及至8片就知道跑完8圈了,但却颇觉得麻烦。
于是第三天改用减法,跑之前先摘一枝8片树叶在手,跑完一圈便摘去一片,待8片都摘完了,也就跑完8圈了。这减法是简单些,但天天这么办有违绿色环保也不行呀!
于是就想到了用戒子法,即剪一长度约5毫米的塑胶水管作为戒子,跑第一圈时戴在末指,跑第二圈戴无名指,依次中指,食指,再循环一次,总共就是8圈了。真是既简单便当,又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我想,拍几张照片,写一首打油诗,记下一段文字,既是玩乐,也作个纪念——看我能跑到几时?

发表在 亦思亦录 | 5条评论

设计《达顺DS/ds》标志

近日,受朋友之托,设计了个标志——达顺(DS/ds),专营葡萄酒。

再没有比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更快乐了!活络活络脑子,构思好了,有了几个腹稿,及至要动手了,却发现碳素墨水挥发得剩下个底,变浓了许多。绘图笔也堵塞了,出不了墨水。没有曲线尺,就找来一段粗塑胶电线代替……

总算画出了三个稿子。不知有能用者否?——只管耕耘,不计收获,不,我已经收获了快乐!

第一稿:黑白分明,诚信公道(ds)

第二稿:醉眼朦胧,好酒好酒(DS)

第三稿:酒自天流,百里闻香(ds)

发表在 业余涂画 | 一条评论

儿子小抽屉里的诗

知道儿子 wlj 文章写得还可以,思维并不愚鲁有加,成文也快,文字还算通顺流利,念得下去。不想在他多年不曾翻动的小抽屉里,我不仅看到了他在校办刊物《沙舟》及《泉州晚报》上的文章,而且很意外地看到一首诗。当我把这一意外发现告诉wlj 时,他也颇为惊讶,全然不记得了。无论诗写得是好是坏,我原封不动一字未改抄列于后,就当是留下他少年成长中的一个足迹吧。同时,我也把其他文章的题目也列于后,让他回忆少年美好时光时多一些蛛丝马迹可寻。

《假戏真做》 (吴鲁加)

坐在台下 看着台上
观众的心绪被戏中人的一颦一笑
所牵动

戏里的故事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戏中的人物混迹于观众之中
戏终 观众散去

许多年后
台上的人依旧涂着油彩在吟唱
台下的人不涂油彩
也努力地 做戏

其他文章题目:
《人活着图个啥?》
《人才交流市场下——校园里的操动》
《广告霓虹——泉州广告业浅谈》
《冲过红线》
《感受贫困》
《重视建筑工程质量问题》
《在“实”字上下功夫 帮助贫困乡致富》

发表在 儿女小抽屉 | 5条评论

林语堂文选《我的家乡》(转载)

按:闲来无事 ,抱来《平和县志 》,随便翻翻,发现竟载有一代鸿儒林语堂文选《我的家乡》。这是1971年他已76岁高龄时所写,刊登于台湾《福建月刊》的一篇怀乡文章。平时少见有关家乡的文字,更难得见名人笔下的家乡,急急读来,倍感亲切,颇为兴奋。兴奋之余,特转载之。
林语堂(1895——1976),福建-漳州-平和-坂仔是他的诞生地,是他魂牵梦绕的故乡。他早年住上海,后居美国,晚年定居台湾。
林语堂先生是中国现代著名小说家、散文家、幽默大师,被美国文化界列为20世纪智慧人物之一。他一生创作等身,文坛成就卓著。数次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他堪称闻名世界的文化使者,将中国古老的文化介绍给西方读者,又将西方的传统文化介绍给中国读者。所以他撰联自说“两脚踏东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
美国图书馆学家安德鲁说:东方和西方的智慧聚于他一身,我们只要稍微诵读他的著述,就会觉得如在一位讲求情理的才智之士前亲受教益……
华盛顿大学教授吴纳孙说:林语堂是一位伟大的语言学家,优良的学者,富于创造力和想象力的作家。不宁惟是,他是一位通人,择善固执,终于成为盖世天才……
林语堂先生在国外度过了三十多年的时光,但他身在异国他乡,心却眷恋祖家故籍。他在《四十自叙》中曾写道:“我本龙溪村家子/环山接天号东湖/十尖石起时入梦/为学养性全在兹……”平和属龙溪地区专署,东湖即坂仔的别称,十尖、石起是坂仔的两座高山。

林语堂:《我的家乡》
我经常在赞美本省同胞的纯朴、勤劳,以及他们所具有的种种美德。这种赞扬是很自然的流露。因为本省同胞多半是从福建漳州、泉州一带迁来台湾的。他们性格上的特点,我自己是漳州人,当然很了解。
我是漳州府平和县的人,是一个十足的乡下人。我的家是在祟山峻岭之中,,四周都是高山。家乡的景色,是我在纽约的生活时所梦寐不忘的。生活在纽约的高楼大厦之间,听着车马喧嚣,恍然若有所失。我经常思念起自己儿时常去的河边,听河水流荡的声音,仰望高山,看山顶云采的变幻。
可能是老年人思想较近乎自然,而儿时家中自然的环境,也使我喜欢老年人,我觉得人是最难对付的,大家闹,大家气,争权夺利,难免要得精神衰弱病。儿时我常在高山上俯看山下的村庄,见人们像是蚂蚁一般的小,在山脚下那个方寸之地上移动着。后来,我每当看见人们奔忙、争夺时,我就觉得自己是在高山上看蚂蚁一样。
一个人在儿童时代的环境和思想,和他的一生有很大的关系。我对于家乡的环境所赋予我的一切,我都感到很满意。
我心中的家乡,也有它严肃、保守的一面,我年小的时候,妇女们都缠足,限制了妇女们的活动范围,使她们足不出户。
在镇上,每家人家的门口,都挂着一面竹帘子,妇女们只能躲在屋子里,隔着竹帘往外看,而在外面街上的人,却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形。这些重要的限制,据说是朱熹老夫子所赐予吾乡的。当然这只是没有考证的传说。
我的家乡充满了自然美,像院子里种着龙眼树、荔枝树、柿子树,引得我们做小孩子的经常用目光在树梢上摸索。
家乡的兰花——尤其是剑兰,是非常著名的。其他好像是夜百合、含笑、银角等等的,在别的地方很难一见。
家乡的出产,好像是白土粉,是妇女们化妆的必需品,,家乡的珠砂印泥,民国初年卖到七块大头一两;家乡出产的金箔都是用真金槌打制成,比纸张还薄;另外像剪绒纸花,也是以精致闻名。
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漳州的“虎渡桥”,青石砌成的大桥墩子上,架着整块的三尺见方两丈多长的大石梁,一根根并排,一组组衔接着,连接着几十丈宽的江岸。这么厚重的石头,当初是如何安放上桥墩去的,我至今仍然不解。

发表在 他山之石 | 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