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爱

春应轻寒轻暖中,
酒当半醉半醒时。
情于一瞥一笑里,
爱在忽隐忽现处。 (1961/6)

发表在 我的诗 | 情爱已关闭评论

写给自己

……
风平和了,
海静息了,
山脊上拱托着一轮红日。
我走着走着……
猛回首,
呵!
逝去了!
沙滩上一行深深的脚印,
已盖上一层薄薄的柔砂。
我深信
这深深的印迹,
将伸往
太阳升起的地方,
笔直地,笔直地! (1960/10)

发表在 我的诗 | 写给自己已关闭评论

思潮

你说我底文字荡起了你的‘思潮’,
你可曾知道,
这‘思潮’正撼摇着,
我心里的小舟?

那小舟啊!随着‘起伏的思潮’,
无着地在浩海上漂泊,
就像在雾天里,
不知向西,向东?

雾海中的小舟呵……
小舟中游子,
你可曾望见浪花在跳跃,
有如珍珠一般闪烁?

雾海中的小舟呵……
小舟中游子,
那即将升起的朝阳啊,
就是你希望的火炬! (1965)

发表在 我的诗 | 思潮已关闭评论

题《松鹤图》

青松长挺秀,
白鹤乐天游。
贵人祈不老,
布衣爱自由。 (1977-5-19)

发表在 我的诗 | 题《松鹤图》已关闭评论

海滨站岗

周末的夜晚,
顶着一闪一闪的繁星,
守卫在海边滩头,
夜半过了,月儿呢?

凝视着海面,
遥对着骆驼似的远山,
握紧枪杆,对着强劲的风:
你可是夜夜海边巡游?

寂静的夜呵,并不寂静,
潮儿有节拍地涌着涨着,
喧响着的同伴呵,我换岗了,
―――你还涌着,涨着,呐喊着么? ( 1961/1/21)

发表在 我的诗 | 海滨站岗已关闭评论

爱神

爱神哟!
为什么缠着我的心儿?
使她没了
——狂风,
骤雨,
迅雷,
闪电,
那般自由,
——爱怎地就怎地!

爱神哟!
放开那套着的缰绳吧!
让她像草原上的马儿,
——跑着,
跳着,
奔着,
跃着,
爱怎地就怎地,
——那般自由吧! (1961/7)

发表在 我的诗 | 爱神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