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会诗稿之二:赖两坤词五首

江城子 半个世纪后的聚会(新韵)
(2007-04-08)
同窗数载是前缘,
对书山,共登攀。
雾散新晴,蓓蕾沐春天。
热血一腔怀抱负,
擎巨笔,写宏篇。

流光易逝若云烟,
瞬息间,鬓阑珊。
风雨兼程,苦辣复酸甜。
盛事欢歌心不老,
重聚首,待来年。

蝶恋花 老同学离别四十周年聚会
(2004-05-01 追写)
远望西山千万里。
四十春秋,梦里常相忆。
今日相逢桑梓地,
举杯不识他和你。

寄语同窗休泄气。
少壮难留,一任由他去。
嗟叹白头无所益,
西斜丽日红天际。

鹊桥仙 三个老头的网趣(新韵)
(2006-09-15)
中原有我,闽南有你,
他在粤西端坐。
天南地北聚一堂,
一条线,一张网络。
他传近照,你发信件,
我献诗词习作。
老头三个弄新潮,
夕阳里,霞光闪烁。

卜算子 卢鸣同学逝世四周年祭
(2006-09-20)
风骤雨还狂,
烁烁星光灭。
音讯难传两渺茫。
四度春秋月。

枉自盼君归,
惟有空悲切。
待到重逢畅叙时,
彼岸同欢悦。

家中老炊事员(新韵)
(2007-01-09)
平生碌碌不得闲,
到老仍忙炉灶前。
脚踏晨晖临早市,
手拎鲜菜满提蓝。
精粗荤素巧搭配,
炸炒烹煎任喜欢。
席上家人夸味美,
厨中老者喜心田。

发表在 他山之石 | 一条评论

同学会诗稿之一:江洋泉诗一首

按:平和一中《保尔班》高中毕业同学50周年聚会时,要求每位同学交一篇作品,准备刊印纪念小册子,现在小册子正由亚谅、肇庆和林生等同学编辑之中,我们希望能早日见到这本小册子。在翘首等待之时,我手上正有几篇同学的诗词初稿,未征得他们同意,先行在这里发表,让其他同学先睹为快,也算是借花献佛吧。

《保尔班》断想

“他”轻轻地走来,
来到新生的中国,
来到刚揭匾的平和一中,
来到以他命名的班级。
——英雄的保尔班。
那是1954年,
秋阳正好,九畹争艳。

黑板的上方,脊墙的中央,
他那清癯而伟岸的身姿,
他那刚毅而亲切的眼神,
他那铿锵而臻美的格言;
都在简陋的教室里,
泛成
秋的贞风,春的辉光。

“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
“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
这不止是一则肺腑的心声,
这是英雄,
用自己年轻的生命,
用自己全部的精力
所玉成;
因而,是掷地千钧的座右铭!

自此之后,保而班人,
心印英雄偶像;
怀揣楷模箴言。
如磁铁,似海棉,
吮汲真知,
不负坐庠;
直至丰收的1957年。

在保尔操德琼浆中
浸染过的同伴,
毕业时刻,分手忒难。
不管工作的、升学的,
无论待业的、养病的,
一样离情依依,
一样别意浓浓;
以至于,阔别至今,
依旧,情何以堪!

五十春秋不言长,
三载往事确黯然。
素月分辉,不离书案,
风雨绸缪,互握挚攥。
所为是,
同谱青春生命的张力礼赞,
共铸益真善美的和谐乐章!

衷心地感谢,
感谢保尔。柯察金!
是“他”带着灵犀悄悄地走来,
来在平和一中,
来在我们的中间。
既然,他无私地来了!
那就必将在我们
保尔班人的心海
永存、永生。

烙印着峥嵘岁月的
母校基石,课堂子墙;
应和着笑语欢声的
琯溪清流,西山倩影。
不约而同地,
再次见证
保尔班人
永难忘怀的心迹历程。

(2007 春夜灯下 于桂林)

发表在 他山之石 | 同学会诗稿之一:江洋泉诗一首已关闭评论

《保尔班》同学聚会追记

平和一中《保尔班》高中毕业同学50周年聚会4月8日在母校举行了座谈会。28位同学及部分同学夫人出席座谈会,92岁的林钦慈老师、84岁的杨大来老师和82岁的卢镇荣老师应邀出席并即席讲话,会上向三位老师送匾,表达感恩之情,县教育局长陈耀灯和母校校长赖乐生也到会讲话,座谈会由叶亚谅主持。9日游览了三平寺,据说广济祖师公灵感显赫,驰名中外;参观了坂仔林语堂故居,曾撰联自说“两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的幽默大师林语堂就是在这里出生并度过他的童年。晚上在《喜来福》会餐,席间大家举杯频频,颇尽酒兴。
…… 记忆之中,从小溪老城中心——三角坪西行市尾菜市穿过坎头路,便是一条不知走过多少遍的不长的小路,小路右侧有个农械厂,小路左侧是一条数米宽的小河,过了河表牌坊就是母校的东大门了,牌坊南面是体育场,记得东大门近邻还有一片芭乐园,夏天这里可是纳凉读书的好去处呢。后来大门移到了南面,也气派多了。南大门面对“溪园”村落,这便是驰名的平和“琯溪蜜柚”的发源地了。走进校门……呵!这就是多少次梦中萦绕的亲切的母校!
继续阅读

发表在 亦思亦录 | 一条评论

签名设计(28)

发表在 签名设计 | 签名设计(28)已关闭评论

签名设计(27)

发表在 签名设计 | 签名设计(27)已关闭评论

青春似梦《保尔班》

(按:接到通知,下个月将在家乡举行《平和一中保尔班同学高中毕业50周年聚会》,还说要出刊一本纪念小册子,要求每位同学写一篇文章什么的。于是就写了一首小诗,拼凑了这篇杂感准备交差。)

青春似梦保尔班,

如烟往事也斑斓。

慢慢变老五十载,

友情依旧相聚难。

人生无常路漫漫,

坦然淡然得自然。

华年奉献未虚度,

有诗有酒乐天年。

我翻出了1957年《保尔班高中毕业师生合影》的老照片,呵!思绪一下子回到五十年前……一切都恍若昨天啊。看着,看着,虽然影像模糊,眉目不清,但似乎还能唤起当年的依稀记忆,这一张张稚气的脸庞,就是当年同学少年啊!可如今都已是七十上下的老人了;而当年稚气少年眼里英年倜傥的老师们,如今却更是步履蹒跚的老者,有的甚至已经作古了。看着,看着,我脑海里不由隐约浮现出当年那活灵活现的音容笑貌和烂漫天真,尽管是那么短暂,稍纵即逝,但却很愉悦很享受啊!这大概就是人们幻想的所谓时光隧道效应吧?!

呵呵!时光匆匆,人生碌碌,岁月沧桑,有去无回!

我怀念少年时光。我们曾经年轻,我们曾经追求理想,梦想爱情,寻觅希望,憧憬未来……

回想1957年,我们都是怀着那颗铭刻有奥氏名言的赤诚之心,走进大学,走进社会……我们虽然没有饱尝过战争的苦难,但却也经受了动乱的洗礼。在半个世纪的漫漫人生道路上,奥氏名言和保尔-柯察金那钢铁般的英雄形象,一直陪伴着我们,激励着我们,鼓舞着我们!

诚然,我们每一个人的机遇大不相同,景况也很不一样,但是,我们都在各自不同的岗位上,为祖国,为人民的建设事业奉献了毕生精力,可谓鞠躬尽瘁!

因为热爱生活,生活便甜美芬芳;因为热情工作,工作便出色美丽。

我很乐意再次高声朗颂:“人生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属于我们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在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呵!我们都老了,但愿我们在生命临将终结时,也能问心无愧地说:我们没因虚度年华而悔恨。

借此机会,

我要感谢母校的多年培育!感谢老师的谆谆教导!

也感谢《保尔班》这个令人一生难以忘怀的集体!

最后,我还要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是他们把我带到了这个世界上。

发表在 亦思亦录, 我的诗 | 青春似梦《保尔班》已关闭评论